日升家园目录

梦入诸天当小兵 第七章 坑爹的砍树任务

时间:2019-12-22作者:爱学习的码农

    云凡点了点头,说起了正事。

    “你任务上说的管饭,是真的吧?”

    云凡不忘初心。

    穆山听了,洒然一笑,手入怀中拿出一张票据,丢给云凡,“当然是真的,你到了饭点,拿着这个进去随便吃。”

    云凡低头看去,发现纸条很轻,上面写着‘随便吃’,落款是穆山本尊。

    虽然他不太明白,一看就很靠谱的穆山,为什么给了个这么看起来不靠谱的饭票,但是他还是一脸郑重的收下了饭票,接着干脆道:“要我怎么干?”

    穆山神色不变,从一旁地上摄来一柄长剑,递给云凡,指着练剑坪旁边的林子,“你先去砍十颗树过来。”

    云礼接过长剑,只觉手上一沉,使出了点力气便提了起来,随后挥舞了几下,又颠了颠,发现重量大小适中,异常顺手。

    他点了点头,“明白了。”

    说罢,云礼走向了树林。

    “啦~啦~啦~啦~啦~”

    俗话说的好,饭有着落好干活,云礼一路哼着曲子走进了树林。

    走了片刻后,他眼神一亮,对着一颗最粗的巨树就是一剑,随后“唰唰唰”再补上三剑,之后云凡定睛一看。

    我勒个去,这是什么树,为啥不破皮?

    只见刚刚被云凡所砍的大树,表面只是多了几道白色印记,根本连皮都不算破了。

    嗯,根据力学定律,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这其中一定有一方有什么问题。

    他低头又看了看完后无损的剑身,发现可能其中最有可能出问题的就是他这个外界因素了。

    准确的说,就是剑和树都够硬,他不行。

    不信了。

    云凡见状,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

    他使出了失传已久的疯魔剑术,“唰”“唰”“唰”,对着大树乱劈一通。

    “嘭”“嘭”“嘭”声音连绵不绝。

    云凡也不看,感觉砍住了,就收回来继续砍,反正他一点也不感觉累。

    此时,树林里一颗树旁就出现了一个幻影,幻影犹如一个机器,只会不停的向大树挥击。

    这让暗中跟在后面的穆山,目瞪口呆,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勇猛的杂役弟子,以前那个杂役弟子不是小心翼翼的往同一个地方砍,这位从身材上也看不出来,没想到居然这么莽。

    但是,当穆山看了片刻后,就摇了摇头,他发现这个杂役猛是猛了一些,但是剑法毫无章法,效率还不如普通的杂役。

    这何时能砍够树木。

    一边想着,穆山走回了练剑坪,对一个身材有些丰厚的男子,招手道:“樊东,你过来下。”

    “咚…咚…咚”

    樊东一摇三晃的走到了穆山面前,问道:“大师兄,有什么事。”

    穆山看着眼前的肉山,面色不改道:“去杂役强制征兆10名弟子过来,这几界的杂役越来越不像话了,都已经忘了杂役任务的本质。”

    樊东乐呵道:“是,大师兄。”

    然后像球一样滚远了。

    穆山转头看了看练剑坪上所剩不多的木人,脸上有些无奈,他叹了口气,转身又走进了森林,准备监工。

    虽然他不解,传功长老为什么要让外门弟子砍木人,还要记住人身体要害,外门弟子又不是去打仗。

    ----------

    再说云凡,他劈了半天巨树,虽说不是很累,可是也会乏味的,于是他停了下来,再次观察了下砍树的进度。

    当发现满棵树一面都是密密麻麻的白色痕迹,入木并且很少的时候。实话说,他有点自卑了,一颗树为什么这么硬。

    正在此时,一片唉声叹气的声音,传了过来。

    “哎,又被强制征兆了,那个死胖子,为什么选我。”

    “算了算了,强制征兆并不算任务,明天不来就行了。”

    “话说,这个任务是不是专坑有背景的,那个胖子这次连那位都坑来了。”

    转头看去,云凡发现从树林的入口处走来了数十名杂役弟子,他们手上亦拿着一柄和云凡手中样式一样的长剑,应该是也接了到了这个坑爹任务。

    咦?

    师弟?

    云凡发现敖修明也在其中,此时正一手扛着剑面无表情的向树林深处走来。

    “师弟。”云凡叫道。

    师弟这人还是不错的,而且又有钱,要和他打好关系。

    “嗯?”敖修明听了云凡的叫声停了下来,他转身面无表情的看着云凡,好似等待下文。

    这么冷的吗?昨天明明不是这样的师弟来着。

    “哦,师弟你也接到了这个任务?”云凡不太计较,独自一人砍了半天树,他此时可谓寂寞难耐,正需要一个人来倾倒。

    “嗯。”敖修明惜字如金,万能回答。

    他决定在这有限的几天内,还是和此人保持距离的好,美好回忆什么的,算了吧。

    “师弟,你是不知道,这就是一个坑爹任务,这树这么硬,怎么可能砍断。”云凡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听,一股脑的往出倒苦水。

    敖修明见状,也不回应,反而走到了刚刚云凡劈砍的巨树旁边,双脚微曲,右手斜着持剑,只见周围猛然气息流动,挥剑便砍。

    只听“唰”的一声,长剑死死嵌入木头三分,比云凡砍了半天的总和还多。

    敖修明见状,周身又见气流,手臂用劲猛然拔出了长剑,又摆好了那个挥剑的动作,继续砍下,只见长剑顺着刚刚砍过的缝隙就扎了进去,只听“嘣”的一声,沿着那个砍过的痕迹又进去三分。

    他之后又重复三次,当树木缺口递进至树心一半后,敖修明一个撤步,猛然持剑改为横面,对着树身上侧就是一拍。

    “咚”的一声过后,随着“嘎“”嘎“”嘎”树木崩裂的声音响起,只见这颗巨树慢慢的开始倾斜,直到最后弯成了九十度角,“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周围杂役弟子议论纷纷。

    “这人是谁?这么厉害?”

    “这你都不知道?这可是敖家嫡系。”

    敖修明则表情冷漠的站在一旁,仿佛在说:这树没我硬。

    云凡看着敖修明不由目瞪口呆,“师弟,好厉害!”

    师弟果然优秀,自己半天都拿之没办法的大树,师弟几下就搞定了。

    此时,砍完树的敖修明其实脸色有点微微泛白,气息有些浮动,显然刚刚消耗应当不小,但是不知道为何,当听到云凡称赞的时候,他内心某种情绪就不由自主的膨胀了起来,以至于他脸崩不住了,猛然露出一个高傲的笑容,回道:“师兄,过誉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