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军门燃情:痴汉男神宠妻录 第七十八章封郁上门 一更!

时间:2018-06-18作者:落风一夜

    】:翟老将军这会儿正被自己儿子带儿媳妇回来的狂喜冲昏脑袋,完全没有察觉自家阿渊在老管家话落的时候脸色微变。

    老爷子虽然不待见封母,对这个外孙还是很待见的,乐呵呵道:“那小子来了?怎么还没进来?”

    这时候,封郁已经走了进来亲昵喊了一声:“外公!”喊完转头刚想喊‘小舅’,只是等他瞧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脸色骤变,那一声‘小舅’是再也喊不出口,过了好半响才回神低声喊了一声小舅!

    翟渊宁把这个外甥的神色变化一点一滴收入眼底,察觉他脸色的变化,他眼神温度亮了不少,连带脸色也冷了下来。目光下意识扫到他媳妇脸上,见他媳妇对封郁这个外甥并没有其他多余过分的注意力,脸色才缓和不少。

    单瑾喻被翟渊宁那若有若无的目光瞧的莫名其妙,这时候老爷子开口笑道:“阿封,今天你这小子来的也太凑巧了,你小舅和他媳妇刚领证过来,你小子就到了,赶紧喊一声舅母!”

    封郁即使之前心里有准备他小舅同单瑾喻关系不一般,也没想过两人这么快就领证,又听到他外公那一句‘舅母’,封郁脸色僵硬,目光呆呆看着面前的女人忘了反应。

    听到他家老爷子的话,翟渊宁脸色原本渐好,可在看到他这好外甥一脸失魂落魄盯着他的女人看,他脸色再次狠狠沉了下来,脸色虽然依旧温和,可眼神怎么瞧怎么冷意十足,薄唇勾起:“还不喊舅母?”

    单瑾喻先是被老爷子这一声‘舅母’称呼呆了一下,又听到翟渊宁这男人一本正经示意对方喊她舅母,差点噎的没被自己口水呛住,面色有几分尴尬,老爷子不知道她以前同封郁的关系,这男人还会不知道?

    毕竟封郁从某种角度上来说算她前男友,如今前男友喊自己舅母,单瑾喻又是尴尬同时不得不承认有几分暗爽。

    封郁拳头紧紧撰住,久久没吐出一个字,老爷子眉头紧促,还以为这小子学他妈那一套狗眼看人低,嫌弃瑾喻二婚,可渊宁第一次带他媳妇过来,当着儿媳妇的面,他又不好当面教训这外甥,冷了冷脸道:“阿封,还不喊舅母?以前你这小子可是天天喊着要让你小舅找个舅母,怎么这会儿不叫人了?”

    “还不喊?”翟渊宁的语气平静却莫名透着几分威严的气势,一时间封郁脸色白了几分,这才咬着牙喊了一声。

    “大声点,没吃饱饭?”翟渊宁以长辈的语气冷声训斥,语气却比以往透着几分厌烦,当他知道这个外甥面上附和他,心里实则同他妈一样猜忌他,甚至还想撬他墙角以及思及以前这小子对他媳妇做的事,他简直不能忍,一时间瞧面前的封郁怎么瞧怎么不顺眼。

    封郁涨红着脸却没抬头看单瑾喻喊了一声:“舅母!”

    “抬眼看人!”

    老爷子原本想打圆场,只觉得今天自家儿子脾气有些大,不过老爷子觉得估摸这小子怠慢自家儿媳妇,渊宁这小子忙着给自家媳妇做连呢!也就没有开口。

    封郁这时,脸色阴沉抬眼看面前那个熟悉的女人,大声喊了一声:“舅母!”

    单瑾喻心里暗爽,勾起唇,唇边带着几分隐约笑意:“乖!舅母今天没你准备红包,下次补上!”

    封郁脸色越发难看起来。翟渊宁听到自家媳妇亲昵那一句‘乖’面色有些微沉,之后听完后半句她自称‘舅母’,薄唇也勾起几分若有若无的笑容。

    翟老爷子没多想,让瑾喻这个儿媳妇跟着上来,又让封郁这外甥中午留下吃饭,最后老管家吩咐厨房备好菜,今天中午多家点菜。

    老管家陪着老将军这么多年,自然立马会意老爷子的意思,先下去准备了。

    单瑾喻刚被老爷子喊上去心里有些没底,之后老爷子拿出的各种好东西,连带她都看的有些眼花缭乱,把几箱好东西一股脑都送给她。

    “这些东西都是留给渊宁媳妇的,现在那小子娶了媳妇,这些爸也就交给你了,爸是个粗人,也不知道你们姑娘家喜欢什么,一会儿让阿渊过来把东西搬进你们房间!”

    单瑾喻先是被老爷子大手笔惊了一下,然后又老爷子感动不少,说实话,她仓促跟翟渊宁这男人领证,并没有什么坚实的感情基础,这些东西她受之有愧,哪里肯收,老爷子后面直接拍案甩下一句一会儿让小子过来搬进你们房间!不收也得收。

    老爷子又摸出个红包递给她。

    红包又大又鼓!她拿着手上还有些重量,刚才她还以为老爷子会直接土豪甩手给她支票,见老爷子这么接地气的举动乐的一笑,这次没有拒绝,乖乖接受。

    老爷子这才一脸眉开眼笑,笑不拢嘴,边商量两人结婚的事情,按照老爷子的意思,这婚礼得办的盛大。

    单瑾喻虽然想过答应同翟渊宁领证,却没想过办婚礼,她不愿太高调,找了借口拒绝,老爷子随他们,让他们自己商量,只说要是两人婚礼不办,可酒席得办,至少得让京都知道谁是他翟家儿媳妇和宝贝孙子。

    这次单瑾喻再拒绝就有些不识时务,点头同意。

    楼上气氛和谐,楼下气氛就有些僵硬,封郁一向有些唬这个小舅,如今他这个小舅对他还没有点好脸色,封郁面色有些微白。

    两人还是同以往客气了几分,不过气氛却完全不一样,若没有之前猜忌一说,翟渊宁对这个外甥不至于如此冷漠,虽然他对他媳妇这个所谓的‘前任’是他外甥这事免不了有几分膈应,可谁没有过去?而且这事他早也已经知道,不是什么大事。

    可那天萧强年给他汇报的事情着实让他心寒。

    封郁不是蠢人,感觉到他小舅对他同以往的区别,可他并不觉得自己对不起他小舅,反而觉得他小舅对不起他,如果他小舅稍稍考虑过他的想法,就不应该和单瑾喻有关系。

    小家伙刚从二楼下来,在翟家不仅瞧见他爸爸还瞧见他妈咪,小脸那一个叫高兴,炮仗猛的冲过来扑到自家妈咪身上。

    翟渊宁生怕这小子力道太猛,把他媳妇碰着哪里,先一步抱起小家伙,小家伙虽然没能扑到自家妈咪身上,对这个爸爸也不排斥,软儒喊了一声:“爸爸!”

    翟渊宁心软的一塌糊涂,把自家儿子带到身边,单瑾瑜瞧见这画面,面色也柔软许多。一家三口温馨的画面看的封郁一脸复杂。

    翟渊宁勾起唇,拍拍小家伙的脑袋,让他喊人!

    翟懿深小家伙眼珠子咕噜咕噜打量面前自家爸爸让他喊的表哥,他不怎么喜欢这个表哥,也不喜欢他看他妈咪和他的眼神,不过还是乖乖喊了一声:“表哥!”

    封郁听到这一声‘表哥’却恨不得立即拔腿就离开翟家,一脸复杂看着面前这个几乎同他小舅一模一样的孩子,想到之前,他甚至没有丝毫怀疑这个孩子同他小舅的关系,或者说,当时他完全自欺欺人不想怀疑。

    他一直不明白单瑾喻这个女人到底怎么同他小舅搭上关系甚至怀孕,瞧着这孩子的岁数大小,封郁突然脸色骤变。

    午饭,封郁找了一借口本想立马走,可被老爷子喊住,只能留在翟家吃午饭。

    席间,翟渊宁旁若无人时不时给自家媳妇夹菜,老爷子一脸乐呵看着自家儿子和儿媳妇,两孩子感情越好他这老头子越高兴。

    单瑾喻刚开始还有些不习惯,不过旁边男人强势惯了,她拒绝了几次也就懒得再拒绝了,深深小家伙见他干爹,不,现在是爸爸只给他妈咪夹菜不给他夹菜,赶紧捧着小碗递过去刷存在感,大声道:“爸爸,还有我!”

    不等翟渊宁给小家伙夹菜,老爷子已经动手给小家伙碗里夹菜夹的满满的:“宝贝乖孙,爷爷给你夹菜!”

    这一顿饭封郁吃的一脸复杂和失魂落魄,还没过多久,便找了个借口起身走人。老爷子纳闷:“这小子今天怎么了?”

    不过老爷子没多想,很快被旁边自家乖孙主动给他夹菜给乐坏了。

    “儿媳妇,多吃点菜,就吃这么一点,你这也太瘦了,怪不得我乖孙也这么瘦!阿渊,给你媳妇多夹点菜!”老爷子一脸心疼瞧着自家宝贝孙子和儿媳妇,他还指望这儿媳妇和阿渊给他三年抱两,让他好好在那几个老头子面前打出风头炫耀炫耀,不过他虽然非常希望,但也不强求,有了深深这宝贝疙瘩孙子,他已经心里十分满足了。

    单瑾喻见老爷子时不时盯着她的肚子看,哪里会猜不到老爷子的想法,又想到之前那一次两人并没有避孕,脸色突然微变,不过觉得自己应该没有这么倒霉。

    这时候,小家伙撸起袖子展示他手臂的小肥肉表示他才不瘦!

    “好好……爷爷的宝贝心肝,不瘦!不瘦!”

    单瑾喻瞧着老爷子和自家儿子的相处模式,十分觉得以老爷子这种溺爱的程度,简直要把人宠成纨绔的节奏了,暗道以后不管老爷子这么宠着,她都得狠下心想制服这小子的办法。

    等老爷子离桌,翟渊宁还以为自家媳妇为老爷子的话郁闷,毕竟女人大多在意身材,不愿意增肥,他可不希望他媳妇最后跟他亲妈一样,急忙开始道:“媳妇,你不胖不瘦!正好!”他媳妇该有肉的地方有肉,该瘦的地方瘦,他可是十分清楚。说完又补充一句:“媳妇,你不用听爸的,不用特意多吃,可也不能少吃!”

    单瑾喻对男人关心的语气还算受用,知道他没听出老爷子话里的意思,干脆也不说,表示知道了,埋头吃起饭来。

    翟渊宁见他媳妇继续吃饭,没有刻意减肥,面色这才满意了起来。

    这时候小家伙偷偷凑在翟渊宁耳边道:“爸爸,刚才那个表哥是你的情敌么?”

    单瑾喻这会儿正吃饭,听到小家伙这话差点直接给喷了。

    翟渊宁脸色黑沉黑沉,就听小家伙再次道:“刚才那个表哥看着妈咪眼珠子都不会动了!”

    单瑾喻不等翟渊宁脸色骤变,立马伶着小家伙搁在她身边,捂住他的嘴,免得再听到什么惊人之语。

    翟渊宁此时却恨不得把封郁那小子拖回来好好再虐一顿,一直到吃完饭,他的脸色也没有缓和过。

    吃过午饭,翟渊宁虽然舍不得自家媳妇和自家儿子,不过他还有事处理,刚要走,老爷子又喊住他聊了一会儿翟家办酒席的事情,他十分看重办的酒席,既然人家姑娘都跟阿渊领证了,他怎么都得给那孩子做脸,还有自家宝贝孙子做脸。

    翟渊宁没有丁点犹豫同意,办的越大越好,既然他媳妇嫁给他,总不能让人再欺负他。

    至于婚礼,他不急,他总会等到他媳妇心甘情愿嫁给他的一天。

    这酒席得事情就这么拍案决定。

    翟家这边其乐融融,封家气氛有些不对,封母原本乐的他儿子去翟家,可见她宝贝儿子一脸阴沉回来,忙问怎么回事?

    封郁一脸疲色和失魂落魄:“妈,我没事!我先上楼了。”

    封郁一上楼,立马打电话让人去查那孩子的岁数。如果当时单瑾喻那个女人在他们交往间就勾搭了他小舅,封郁脸色越发沉沉。

    却说封郁一上楼,封母立马让人去查到底怎么回事。

    说来,也是封母心虚,当年她错的最大的事情就是低估她那个所谓的弟弟,眼界太窄同他交恶,如今封郁又是心虚又是后怕就怕他有一天报复。如今她在封家养尊处优被人捧着的日子全靠翟家和他那个弟弟。所以封母对翟渊宁这个弟弟又是怕又是惧。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个原因,她怕他那个弟弟手上有她的把柄,知道真相,可又觉得他要真知道真相,不可能按兵不动不对付她。

    封母这才有些安心。

    对翟渊宁这个弟弟,虽然这个弟弟比她小十几岁,可当年两人岁数相差太大,受翟母的影响,她对这个闷声不说话的弟弟并未多上心有什么亲情,又由于老爷子的偏爱,对这个弟弟更没有什么好感。

    后来在她碰巧十**岁的时候知道一个惊天真相让她深受打击,她并不是翟老爷子同翟母的亲生女儿,翟母当初对翟老爷子拆散她同她爱的男人娶她,以及娶她后时不时不在家忽视她让她受活寡多有怨恨,直接打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又去抱养了其他孩子来养。

    这是她亲耳听到翟母同她那个老情人说的。

    也是从那天开始,她总是担惊受怕生怕有一天翟老爷子知道真相,把翟家给的一切荣耀收回去,甚至把她赶出翟家。

    之后她一直给自己谋划生路,在刚成年便勾搭上封父,最后以翟家的权势如愿嫁入封家,刚开始嫁入封家,她心里也颇为得意,以为就算现在翟老爷子发现真相,对她也无可奈何。

    可年纪越大越成熟,懂的越多,再加上封家虽然在京都是四大家族之一,可到底比不上翟家,封家所有人看似在尊敬她,实则还是因为翟家那座靠山,特别是那几年她那个弟弟因为军功爬的越来越高,身份地位更是不可同日而语,翟家也蒸蒸日上水涨船高起来,封家的人对她就更为尊敬。

    可这种尊敬,她并不安心,她那个弟弟身份地位越高,也就意味权利越大,有些事情越容易查到,而且这些年她一直试图想拜托翟家,可这么多年却不得不仰其鼻息,让她心里十分不甘,整天担惊受怕,后来她想估计是做贼心虚贪心不足,为了他儿子的前途,她咬着牙在他那个弟弟出任务的时候买通奸细想让他死在那次任务中,神不知鬼不觉,到时候他一切的荣耀和翟家属于翟渊宁的一切都属于她的儿子。

    她本就对这个所谓的弟弟没有任何感情,更别说两人没有血缘关系,所以当初她没犹豫多久就狠下心动手,可惜到底她那个弟弟命大,不仅活着回来,连带成功完成任务,又记了一次军功。

    她永远忘不了当时翟渊宁那个弟弟刚回来的时候一脸煞气阴狠恨不得弄死她的表情,也因此她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恐怕败露,再也不怎么敢踏进翟家,顺带时不时怀疑对方一直想报复回来,而她最怕对方报复在她儿子身上,所以当初阿封要出国,她立即同意。

    后来翟渊宁那个弟弟这么多年估计是顾及老爷子所以迟迟没有动手,她才安心一些,不过她还是不怎么放心让阿封太过亲近接触翟渊宁那个弟弟,又舍不得放弃翟家给的好处。

    毕竟阿封若是同翟家亲近,利大于弊。

    而且她可是知道老爷子有不少价值连城的收藏,在封家她虽然不缺钱,可也不会傻傻把钱拒着往外推,再说她心里一直觉得翟家该有她一份好处。

    还有一点,随着年纪越大,眼界也宽了,除了弊端,她也看清了她这个弟弟真正的价值,单说这些年让风流的封父乖乖收敛性子安心在家,没有胡乱搞出什么私生子,她才真正清楚这个弟弟的好处,而且这些年翟家也并未发现真相,她心里也安稳了不少。

    可人她早已经得罪,想弥补也没用,所以她一直想用女人来试图缓解两人的关系以及拉拢翟家,到时候让那个女人冲翟渊宁那个弟弟吹吹枕边风,她一直觉得只要她那个弟弟没发现真相,怎么都得顾念她这个‘血缘’姐姐。

    可惜收效甚微,不过她一直不死心

    封母头疼的时候,下人已经把封郁一脸阴沉回翟家的事情弄清楚了,具体事情她没查到,不过倒是查到她那个弟弟竟然带着那个二婚女人去了翟家,也不知道那女人给那对父子下了什么**药,愣是让老头子接受了。

    封母脸色一变,一想到那个二婚的女人之前不仅同阿封在一起过,而且当时她并没有吧人放眼底,让人直言威胁。如今姓单的那个女人嫁进翟家,算是在狠狠打了她一巴掌,这一巴掌打的封母可谓不可疼。

    说实话,封母十分怀疑他那个弟弟是不是故意娶那个女人佛她的脸面甚至报复阿封,要不然翟渊宁哪个女人不娶,偏偏娶那个二婚女,她可不觉得她那个眼高于顶的弟弟能看上一个二婚的女人。

    封母脸变得时候。

    有人汇报姚家小姐来了。

    封母同样对姚星这个女人没有多大的好感,之前之所以一直试图说服翟老爷子让翟渊宁那个弟弟娶这个女人也是看在当初这个女人是唯一一个他试图处过的女人,这些年他那个弟弟一直没看中其他姑娘,她估摸着估计当年他对姚家姑娘还余情未了,而且姚星这个女人太蠢,容易掌控,她那个弟弟要是娶了这么一个媳妇,对她倒是利大于弊,所以上次姚家上来主动找她的时候,她才勉强答应。

    可惜当年姚星这个女人太作死,想起之前老爷子的警告,封母并不打算见她,不过这女人现在还有用,封母干脆让人出去安抚人打发走。

    “太太,我觉得与其便宜外人还不如便宜自己人,二小姐人优秀又漂亮,和翟少岁数也没相差多少,还不如让二小姐试试,到时候二小姐真嫁给翟少,封家所有人还不都集体感谢你?”

    “这事以后再说!”封母当然不是没有想过,不过他那个弟弟连带因为她对封家没多大的好感,这事情她敢让封家的人知道么?

    封母不想多说,让其他人先出去,总之她怎么都不能让那个女人嫁进翟家。

    只是封母的下马威和试探还没出,封家已经收到翟家举办宴会的请帖以及那位翟少同一个二婚女人领证的消息。

    而且翟家的请帖只给了一张封家老爷子,她这个亲姐姐去没收到任何请帖和消息,这明摆着间接告诉她不欢迎她去翟家么?

    一时间封母脸色十分难看。封家不少人也有不少纳闷,封父这个姐夫没接到请帖更有些纳闷,封家有几个年轻小的直接问,封母支支吾吾说不出个理由,特别是感受到封老爷子若有若无的视线,封母一脸青白交错又心虚,脸色可谓十分精彩。

    与此同时,先不说其他几大家族收没收到请帖,魏家却是收到请帖,并且是两封,这要是忽略那位翟少娶的是刚同阿城离婚的女人,别的人还以为是那位翟少有多看重他们魏家,可上次订婚那场闹剧实在闹的太大,所有人也知道那位翟少娶的女人是谁?

    魏老爷子心里那叫一个复杂,虽然他承认那个儿媳妇能干,却没想到她又这种运气,更没想到那个孩子竟然是翟家那位的还有那位翟老将军竟然会同意让一个二婚的女人进翟家的门,这着实让他没有预料到。

    如今单瑾喻那个前儿媳妇地位今非昔比,魏老爷子如今也不想攀上翟家,只盼不得罪那位就好,这些年阿城虽然对单瑾喻那儿媳妇不大好,可他庆幸自己这些年对这对母子还算不错也没亏待过她们,那位翟少怎么也不至于记恨他们,而且幸好他没有及时让明秋丽和阿城直接结婚,明秋丽做的事情也牵涉不到他们,不过说起明秋丽,魏老爷子此时恨的咬牙切齿,之前因为抱孙子急,被孙子的事情冲昏大脑,以为那女人真生了阿城的孩子养在哪处,哪里知道这女人胆大包天敢糊弄他。想到此处,魏老爷子现在还气的浑身发抖。

    那个女人就是个祸害。

    他也不打算管那个女人的死活,想了想立马让人把魏城给请过来,一来敲打这个儿子,二来告诉他请帖的事情,翟家那位明显多给了一封请帖,用意不言而喻,他不可能不说也让阿城不去。

    魏城被请到他爸书房,面无表情喊了一声:“爸!”

    魏老爷子瞧了一眼从离婚后,这个儿子并未有多少变化,心里舒了一口气,

    他以前一直为两人的感情头疼,如今他是庆幸这儿子对那个前儿媳妇没多少感情,想着到时候让这个儿子在那位翟少面前好好撇清同单瑾喻那个前儿媳的关系。

    魏老爷子也没有直接说这事,反而先提了明秋丽那个女人的事情,就怕这儿子头脑发热还想娶那女人,敲打了一番,道:“阿城,你应该知道明秋丽那个女人自作自受,怪不得别人,以后这女人你少接触!”不等魏城回话,魏老爷子又道:“爸觉得最近有个姑娘挺适合你的,到时候你去见见?”

    魏城脸色从始至终没变,淡淡说了句好。

    魏老爷子面色满意几分,然后拿出翟家的请帖递过去:“过几天跟着我一起去翟家!翟家那位领证娶媳妇了!”

    想到翟家那位娶的女人是他魏家的前儿媳,魏老爷子面色还有些不大自然。

    魏城却在看到那张请帖想到什么,脸色突然骤然一变,又立即恢复平静,快的让魏老爷子完全没有瞧见。

    魏老爷子还想叮嘱一番,见自家儿子一眼不眨盯着请帖眼珠子都不会动了,低声咳嗽几声。不过魏老爷子只以为大儿子面色不自然是因为翟家那位娶的媳妇是他之前的媳妇,他还是理解他儿子心里的想法,毕竟这孩子虽然对之前那媳妇没什么感情,可怎么样都曾经是他的媳妇,翟家那位突然这么快娶那个女人,明晃晃的打他魏家的脸,可他魏家得罪不起翟家,再加上之前阿城与对方已经离婚,对方怎么决定再嫁都同他魏家无关,想到这里,魏老爷子面色倒是缓和了不少,开口道:“你和瑾喻已经离婚,也算称了你这么多年的心意,以后你想娶谁,爸也不多干涉,男人虽然有时得争口气,不过你既然对她没意思,以后记得保持距离。从今往后她是翟家的媳妇!”

    魏城仍旧死死盯着那封请帖没有出声,可没等魏老爷子开口问,魏城转眼拿了请帖转身走出去。

    魏老爷子隐约瞧着这儿子有些不对劲,心里咯噔一声,又觉得自己多想了。要是阿城对单瑾喻那个前儿媳妇有感情,能主动提出离婚么?而且这些年在外养着几个情人对人不闻不问么?

    魏老爷子思及此,这才舒了一口气。

    ------题外话------

    今天二更在傍晚六点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