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婚心计,老公轻点疼 第645章:正文大结局

时间:2018-06-18作者:禅心月

    这几个月,念念虽然吃的不如想想多,但是身体一直算是健康的。

    苏青桑让自己不要急,有可能只是孩子的正常哭闹。

    念念一向乖巧,从来不让人操心。这会哭得厉害,脸都红了。

    阿姨跟保姆都在,上前看着。

    “会不会是不舒服?”

    “还是说吃坏肚子了?”

    “不可能吧,都是喂的奶。能吃坏什么?”

    “会不会是惊着了?今天人那么多?”

    “有可能,我们老家一般孩子都不轻易抱出去,就是怕惊着。”

    听阿姨你一言我一语的,苏青桑越发的焦虑了。

    “你们别说了。我先检查一下。”

    她给念念做基本的检查,她是医生,家里药箱什么都是齐的。

    给念念量过体温,发现没什么事。又给她检查了一下呼吸道跟其它。顺便把尿布也换了,奶也喂了。可孩子还是哭。

    苏青桑这头正混乱呢,那一头霍靳尧来了。

    “怎么了?怎么还不睡?”

    念念看到霍靳尧,哭得更厉害了。霍靳尧见状,赶紧伸手把孩子抱过来。

    “念念怎么了?哭什么啊?”

    念念被他一抱到怀里,马上就不哭了。小脸贴着爸爸,吸了吸鼻子。头一偏,累极了的小家伙就这样睡着了。

    “合着闹这半天,就是等你来?”

    苏青桑一向知道女儿粘着霍靳尧,但没想到粘到这样的地步。

    霍靳尧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来看看儿子跟女儿,尤其是要抱抱女儿。

    念念到了霍靳尧的怀里就不哭了。她看着霍靳尧,似乎是有些委屈。

    霍靳尧抱着念念,轻轻的拍着她的背,小声的哄着她入睡。苏青桑站在不远的地方看着这一幕。

    哪怕这三个月以来她看这样的情景看过很多了,却依然不防碍苏青桑心头生出暖意。

    霍靳尧真的是一个好爸爸。

    事实上不需要他哄太久,这一天下来,念念本来就累了。没过一会,就在霍靳尧怀里睡着了。

    霍靳尧一直等女儿睡着后,才轻手轻脚的将她放到小床里去睡了。

    交代保姆跟阿姨小心一些,霍靳尧牵着苏青桑的手回了房间。

    “不错啊。霍先生。”

    一进门,苏青桑毫不吝啬自己的夸奖:“越来越有奶爸范了。”

    “谢谢夸奖。”

    苏青桑笑着摇头,想到另一件事情。

    “说起来女儿真的特别粘你。”

    看看,今天只是没有像以前那样在睡觉前去看看女儿。她竟然能哭成那样。

    “吃醋了?”

    霍靳尧圈着她的腰,脸上带着打趣。

    “是啊,吃醋了。”

    苏青桑怎么能不吃醋呢?

    “我哄了半天没把女儿给哄好,你一出手就让女儿变得乖巧,这女儿还是我生的呢。我当然吃醋了。”

    苏青桑说得有些夸张,其实是这段时间念念已经习惯每天要入睡之前,都要被爸爸抱一会,哄一会。

    霍靳尧将苏青桑抱了起来,让她跟自己对视:“恩,那我现在开始哄你好不好?”

    “好啊。”苏青桑点头,半仰起头看着霍靳尧:“你打算怎么哄我?”

    “这样——”

    他说话的时候,冲着苏青桑的唇吻了过来。苏青桑的双手勾上了他的颈项,反客为主,主动的亲吻他的唇。

    却在霍靳尧的手往下时,将他的手抓住,从他怀里离开,身体往后面退了些许。

    “行啦。我去洗澡。”

    今天累了一天,她一身都是汗。

    “没关系,一起洗。”他伸手又要去抱她。

    苏青桑瞪了他一眼,像泥鳅一样,快速的从他怀里离开了。

    进到浴室,苏青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心情有些复杂。

    三个月的时间,因为生孩子的关系,她在生之前胖了不少。

    虽然生完之后她的身材恢复了一些,但是比没有怀孕之产看了却是更丰满了。

    洗澡的时候站在镜子前看着里面的自己。苏青桑捏了捏小腹上还没有完全来得及消除的那一小圈,神情有些沮丧。

    “怎么了?”

    进门的霍靳尧,刚进来就看到苏青桑在照镜子,脸上的表情绝对称不上多愉悦。

    “霍靳尧。”苏青桑平时不是这么没有自信的人。按说她是顺产,恢复也可以很好。

    但毕竟怀的是双胞胎,需要的时间会比一般的人长一点。

    “你看我,胖了这么多?”

    也不知道能不能恢复,如果一直这样,那真的是难看死了。

    “哪胖了?”

    霍靳尧的手放在她的腹部上,确实多了一小圈肉:“我觉得这样刚好,手感都好了很多。”

    “霍靳尧,我说的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

    霍靳尧的手颇为不老实的往上,看着镜子里苏青桑的脸,在他的后颈亲了一下。

    “尤其是这里的手感,不要太好啊。”

    “你——”

    “老婆。”这几个月体谅她刚生了孩子,每天带宝宝又比较辛苦,他可是素了很久了。

    “今天你说什么也别想逃了。”

    “我都这样了。”苏青桑看着自己肚子上还未完全消失的肉,是真的郁闷。

    本来可以恢复得更好的,但是她这段时间为了让宝宝有充足的奶水,下奶的汤就没有停过。

    吃得也多,不胖才怪。她自己都有些嫌弃这样的自己。

    霍靳尧看碰上她,将她的身体转过来,极为认真的看着她的眼神。

    “老婆。在我的心里,你是最美的。更何况——”

    将手抚上她的腹部,霍靳尧看着她比以往确实是在丰腴了许多的身材。

    “你会变成这样,是因为我。难道我还会嫌弃你吗?”

    苏青桑不说话,没有女人可以真正的不在意自己的容貌,但是霍靳尧这样的话,无疑是让她极为受用的。

    “霍靳尧。你认真的?”

    “老婆,我今天一定会努力证明给你看。”

    他站了起来,轻易的将她抱了起来走向浴缸:“你对我的吸引力,比你没有生孩子之前,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年一度的圣诞节又到了。

    今天这个日子有点特殊。这是苏青桑跟霍靳尧结婚后的第三个生日,也算是她第二次过这个生日。

    毕竟之前她的生日被写成了二十六号。去年霍靳尧打算给苏青桑大肆庆祝一下,结果苏青桑怀孕了,行动不便,想带她出门去玩,也不能。

    今年就有机会了,霍靳尧提前就帮苏青桑请好假。然后把两个孩子交给了刘童佳跟霍明光。

    荣城的冬天渐冷,不过霍靳尧的兴致非常高。他一早带着苏青桑,来到了机场。

    “我们去哪?”

    苏青桑在去机场的路上,脸上还有些犹豫:“你打算带我去几天?想想跟念念——”

    以前没当妈以前,真不觉得自己会有这样的心态。

    可是自从当了妈以后,只要离开的时间稍稍久一点,她就会开始去想念两个孩子。

    每天去上班她都要抱着两个宝贝亲近好一会再走。晚上回来更是如此。

    在这样的情况下,苏青桑实在是舍不得想想跟念念。

    “老婆。”霍靳尧握紧了她的手:“我知道你舍不得两个孩子,我也舍不得,但是,我们需要一点私人时光。”

    哪怕再舍不得,他也不想委屈了苏青桑。

    儿子在他心里很重要,女儿在他心里也很重要。但是苏青桑,更重要。

    “可是——”

    “没有可是。如果我可以忍心放下念念几天,你也应该学着放下想想念念几天。”

    苏青桑的嘴唇动了动,最终只能听霍靳尧的了。

    到了机场,他们并没有去候机室,而是走了vip贵宾通道,直接去了登机口。

    霍靳尧没有急着上飞机,而是隔着巨大的玻璃墙,拉着苏青桑的手。

    “其实我要送给你的礼物就在这里。所以我要带你来看一看。”

    “什么?”

    什么礼物会在机场。

    “看清楚。”

    霍靳尧指着外面,苏青桑顺着他的手看过去。在那里,停着一架飞机。

    白色机身上有青色的云纹,顺着那长长的云纹,她看到了上面有三个非常醒目的大字。

    “青桑号?”

    “送给你的。”

    霍靳尧搂着她的腰,将下颌抵在她的颈窝里:“喜欢吗?”

    “”苏青桑眨了眨眼睛,哪怕她这几年收到过很多礼物了,她也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收到一架飞机。

    “你,霍靳尧,你会不会太夸张了?”

    “不夸张。”

    霍靳尧可不觉得自己夸张:“老婆,有了这架飞机呢。下次你想飞哪里就飞哪里。比如你要去林市看你妈妈,只要打电话跟文昌说一声,让他安排一下,你随时就可以回去看你妈妈了。”

    这太夸张了。苏青桑转过脸看他,整个人完全处于一种震惊的状态。

    “走吧。”

    “去哪?”

    “不是说了,去林市看你妈。”霍靳尧说着自己的计划:“我们先去看你妈,在林市呆几天。接下来,我们可以飞去马尔代夫,或者是爱琴海。你看你想去哪里,我们就去哪里。对了,我在太平洋那还买下过两座小岛,要不带你去看看。”

    “停。”苏青桑打断他的话:“你这样一圈下来,到底打算把我拐跑几天?”

    “几天都没关系。你相信我,爸妈一定会好好照顾好两个小宝贝。所以你实在不必太担心。”

    苏青桑不是担心,只是舍不得。两个孩子从出生到现在,就没有跟她分开过一天。

    “再说了,难道你不想你妈?”

    “想。”

    厉千雪没事经常飞荣城来看两个宝贝。不光她会来,苏成辉也会过来。

    但是很巧的是,厉千雪跟苏成辉像是有默契一样,除了孩子刚出生,还有满月的那段时间,两个人的时间几乎就碰不到一起去。

    厉千雪每次打算要走的时候,苏成辉就来了。

    有时候是苏成辉要走的时候,厉千雪就来了。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当然是因为厉千雪不想碰到苏成辉,所以每次都会问清楚。

    相处的时间多了,感情自然也就亲近了。

    说起来上次厉千雪来荣城还是一个多月以前的事情了。苏青桑还真有点想她了。

    “还有施梦绾,上次你还说要去看她的,你忘记了?”

    “恩。没忘。”

    “那就走吧。去陪陪你妈,再陪陪你外公。看看施梦绾跟你以前的同事。然后我们再找一个别的什么地方飞去玩。”

    苏青桑拧不过他,也知道这一年多的时间,从她怀孕到生产,再到把孩子生下来的这些日子,她确实是没有好好放松过了。

    现在这样,就当给自己休假吧。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搭乘私人飞机呢。

    果然跟电视里看过的一样,非常的舒适。飞机上不但有客厅,有会议室跟书房,还有两间卧室。

    苏青桑坐在沙发上,看着外面的机翼,上面也有那三个字,青桑号。

    这是她的飞机,霍靳尧送给她的,这个感觉很奇妙。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拥有一架飞机。

    “霍靳尧。谢谢你。”

    “老婆,对我你永远不必说谢谢。”

    霍靳尧握着她的手,极认真的开口。

    “是我要谢谢你。”

    谢谢她出现在他生命里,谢谢她带给他不一样的人生。

    谢谢她爱他。圆满了他的人生。

    “霍靳尧。”

    飞机冲上云霄的瞬间,苏青桑抱着霍靳尧的腰。

    “我爱你。”

    “老婆,我也爱你。”

    青桑号带着两个人飞往另一个城市。也见证了两个人的爱情。

    苏青桑相信,他们一定会好好的,努力的走下去。

    番外轮回

    三年后。

    霍彦蓁爬上了柜子,左右翻了翻。没找到自己要的东西,噘着嘴,又从柜子上爬下来。

    结果她动作太大,从椅子上下去的时候,脚下一个没站稳。眼看就要摔倒在地了。

    一双小手快速的扶住了她的后背,让她稳住了。

    霍彦蓁转过身,在看到霍彦璟时,露出了大大的笑脸,她直接从小椅子上跳了下去。

    “哥哥。”

    霍彦璟抱住了跟自己差不多高的小妹妹,将她放稳。

    “找什么呢?”

    霍彦蓁一听,嘴巴又噘了起来:“没有了,一个都没有了。”

    “你是在找这个吧?”

    霍彦璟伸出手,小手上赫然放着两颗奶糖。

    “哇,哥哥,你怎么找到的?”

    “小笨蛋。”霍彦璟将其中一颗奶糖拆开,放进了妹妹嘴里:“妈妈把糖藏起来的时候,我有看到啦。”

    “哥哥你好聪明啊,我怎么没看到?”

    “笨。谁让你自己跑去午睡。”

    “你才笨呢。”霍彦蓁回了一句,却不生气,糖好甜啊。

    她拆开霍彦璟手中的另一颗,在霍彦璟没准备的时候,把糖塞进了他嘴里。

    “你不要吗?”他知道,妹妹最喜欢吃糖了。

    “你一颗,我一颗。”

    霍彦蓁说话的时候,左右看了看,最后对着霍彦璟比了一个嘘的动作。

    “我们答应过妈妈不吃糖的,现在一天只吃一颗的话,妈妈应该不会发现吧?”

    霍彦蓁这样说,可是当糖都吃完了,她的眼睛又开始眨啊眨了。

    “哥哥,我还想吃,怎么办?”

    “你刚才还说只吃一颗的。”

    “那,那就再一颗?只要一颗就好?”

    霍彦璟看着妹妹的小脸,颇有些无奈的从口袋里又一次掏出了一颗糖。

    “给。”

    “谢谢哥哥,哥哥最好了。”

    “咳。”

    突然响起的咳嗽声让霍彦蓁吓了一跳,手上的糖差点都拿不住。

    她跟霍彦璟同时转过身,发现霍靳尧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

    “爸爸。”

    “爸爸。”

    两个小家伙一起扑进了霍靳尧的怀里。

    他的手一伸,一左一右,将两个孩子一把抱了起来。

    “告诉爸爸,刚才在做什么坏事啊?”

    “才没有做坏事呢。”

    霍彦蓁把头摇得飞快:“我跟哥哥在玩,没有在坏事。”

    “没有做坏事吗?”

    霍靳尧眨着眼睛看着女儿。她渐渐长大,眉眼间跟他长得相似,却,又有不像的地方。

    “没有。”

    “那这是什么啊?”

    霍靳尧看了眼女儿的手上,那里还紧紧的捏着一颗糖。只是她手太小,哪怕捏得很紧,也没能全部包裹住。

    “糖。”霍彦蓁的头低下去,但很快就又抬起头来看着霍靳尧:“爸爸,我只吃了一颗,真的。”

    霍彦蓁举起三根手指,似乎是保证。

    对上霍靳尧严肃的脸时,她凑过去在他脸上啵了一下。

    “爸爸。我保证,我不吃了行不行?你就不要告诉妈妈了。好不好?”

    霍靳尧还没说话,霍彦璟抢着开口了:“爸爸,糖是我找出来的,是我给妹妹的,你要惩罚就惩罚我好了。不过,能不能不要告诉妈妈?”

    两个小家伙两双眼睛,就这么眨啊眨的看着霍靳尧。

    他听着他们的童言童语,将他们两个的小身体紧紧的抱住。

    他的眼睛有些许的热,似曾相识的场景,在时隔二十几年后再次上演。

    他将脸埋进了霍彦蓁的颈窝,没有说话。

    霍彦蓁有些紧张了,她看了哥哥一眼,又看了霍靳尧一眼。

    最后像是霍出去一般的开口:“那你要是要告诉妈妈的话,能不能让妈妈不要惩罚我?我保证,我下次再也不吃糖了,行不行?”

    霍靳尧摇了摇头,把两个小人放下来。

    他一摇头,霍彦蓁的脸就垮了下去。

    “爸爸,我说了,是我把糖给妹妹的,你要惩罚就惩罚我。”

    霍彦璟相当的有男子汉气概。

    霍靳尧看了他一眼,伸手揉了揉他的发顶。

    “怎么会呢?放心吧。妈妈不会惩罚你们的。”

    在这个家里,苏青桑是绝对有地位的那一个。她确实是不许孩子多吃糖,尤其是霍彦蓁。

    当年那小小的一团,现在已经长成了一个可爱得让人心都要化掉的小姑娘。

    她有一颗蛀牙,就是因为喜欢吃糖引起的。苏青桑自从发现了以后,就不许她再吃糖了。

    可是霍彦蓁就是没办法拒绝糖的魅力。而一惯喜欢纵着孩子的刘童佳,时不时的会悄悄往家里找得到的地方放上几颗。

    看起来藏得好好的,事实上却总会被两个孩子找到。尤其是霍彦璟,他好像总是能撞见大人把糖藏在哪里。

    “真的吗?”

    霍彦蓁不怎么确定,眨着那黑葡萄似的眼睛看着霍靳尧。

    霍靳尧有一瞬间的恍神,在这一刻,他好像看到了霍无双的影子。

    可是他知道,霍无双是霍无双,霍彦蓁是霍彦蓁。

    他不会把两个人搞混,可是此时却真的感觉得到,那一直以为,内心深处始终不曾散去的缺口,在此时被悄悄的填满。

    他最爱的小女儿,把他心里那一道伤,用这样轮回的方式进行了治愈。

    她是他的天使。

    将女儿抱紧了,站了起来。霍靳尧跟她平视:“念念,不过你要答应我,在你的蛀牙没好以前,不要再吃糖了,行吗?”

    “好。”

    “你答应了我,我就让你妈妈以后允许你,一天吃一颗。怎么样?”

    “真的吗?”霍彦蓁眨着眼睛,满是惊喜:“那,妈妈能同意吗?”

    “恩。真的。你不相信爸爸吗?”

    “相信。爸爸最好了。”

    霍彦蓁又在霍靳尧的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霍靳尧笑了。抱着女儿,牵起了儿子。

    “为了谢谢念念对爸爸的信任,爸爸今天带你出去玩吧。”

    “太好了。”霍彦蓁拍起了小手:“那,哥哥也要去。”

    “当然。”

    “走吧。”霍靳尧带着两个孩子往外面走:“不过我们现在要先去接妈妈。”

    “走喽,接妈妈去了。”

    霍彦蓁跟霍彦璟一起上了霍靳尧的车。

    车子在苏青桑工作的医院门口停下。苏青桑昨天值晚班,今天早上才下班。

    从医院大门出来,就看到一大两小的三个身影站在医院门口等自己。

    苏青桑笑了,加快了脚步,向着她最爱的三个人走去。

    “念念,想想,有没有想妈妈啊?”

    “想。”

    “想。”

    “昨天晚上妈妈值班,你们有没有乖乖的啊?”

    “有。”

    “有。”

    “真的吗?”

    “呃。。。。。”

    “妈妈,我有偷吃一颗糖,但是我保证,我只吃了一颗,真的只有一颗。”

    “妈妈,是我给妹妹的。你不要怪妹妹。”

    “你们这么不听话?竟然偷偷吃糖?”

    苏青桑板起脸看着两个小家伙:“为了惩罚你们——”

    “啊?”

    “啊?”

    “为了惩罚你们,你们今天就自己睡吧。”

    “啊——”

    “啊——”

    车厢里响起了两道童稚的抗议声。伴着苏青桑跟霍靳尧的笑声,飘了很远,很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