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婚心计,老公轻点疼 第641章:你说过今天晚上全部听我的

时间:2018-06-18作者:禅心月

    今天施梦绾虽然幸运逃过一劫,没有让苏青桑看到她跟展昊泽在一起。

    可是一直到离开古城之前她那颗心都不曾放下。整个人像是被放在火上烤一样的煎熬。

    一直到回到家,施梦绾都没有从刚才在试衣间时那样羞耻的情绪中缓和过来。这也直接导致了展昊泽向她靠近的时候,她一点好脸色也不肯给他。

    她对他全部的容忍,全部的退让,都是建立在她确信了眼前的男人是她的大哥哥上。

    可是如果这个大哥哥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一心维护她的少年,已经不再是她心中的那个大哥哥时,她还要继续坚持下去吗?

    像今天这样的情况可以说是意外,但只要她一天不跟展昊泽分手,就改变不了她是展昊泽的地下情人这一个事实。

    尤其是他身边还有一个光明正大的未婚妻。

    肩膀上突然一痛。她发现展昊泽竟然又在咬她。她没有伸手,她的手被展昊泽绑住了。

    “展昊泽。”

    这个家伙从刚才回来就说她答应了他今天晚上都听他的。她已经很配合了,不但冲动把自己剥得像是个刚出生的婴儿。

    还主动的去洗干净了,躺到了床上。

    可恨他却为了所谓的情趣把她的双手绑起来,她现在像是案板上的鱼,完全不能动弹。

    展昊泽看着她满是生气的脸。生气的她,看起来比平常又多了几分美艳。

    他忍不住就想到她第一次在自己身下时的模样,明明害怕,明明还有迟疑。却像是一个献祭者一般。

    她的眼神晶亮而明媚,她的眼是好看的。艳而不妖,娇而不媚。但就是这样的一个女人,反而给人感觉是十分的姓感。

    “专心点。”他吻上那一圈淡淡的牙印:“不然下次,我可就不是咬这里了。”

    “变态。”

    施梦绾实在忍不住开口,展昊泽凑过去,在刚才那个牙印那里又一次咬下去,加深那个印记。

    施梦绾吃痛,连叫都不能叫。

    她的手机在此时响了,她转过脸,不断闪烁的屏幕上是苏青桑的笑脸。

    而这个时候,展昊泽伸出手拿起了她的手机。

    “展昊泽,你给我放下。”

    展昊泽看着上面的视频通话要求,晃了晃手机:“需要我为你接通吗?”

    “展昊泽。”她现在是什么样子?哪里敢让苏青桑看到。

    展昊泽看着她惊慌的脸,将手机往边上一举。盯着施梦绾眼中的抗拒,再一次倾下身去。

    “既然怕让人知道,就做点什么,来让我满意吧。”

    说话的时候,他将她的双手解开了。施梦绾的手恢复了自由,第一时间就是去拿自己的手机。

    只可惜还没碰到手机,展昊泽已经把她的手抓住了。

    手机屏幕已经暗了下去,施梦绾咬唇。

    “把我的手机还给我。”

    没有给她,而是将手机继续扔到一旁,同时按下了静音。他这重新覆到了施梦绾的身上。

    “你可是说过,今天晚上全部都听我的。”

    这是之前在试衣间就答应的事情,施梦绾没有失忆,当然知道他说的是什么。

    她的唇抿成一条直线,她没有动作,展昊泽也不急只是双手撑在她身体两侧,就这么盯着她看。

    最终是施梦绾败下阵来,一咬牙,抬起了手搂向了他的肩膀——

    对苏青桑来说,接下来在青城玩的这几天,整个行程都很轻松。

    霍靳尧让人把什么都安排好了,她只需要把人带着,就可以享受舒舒服服的旅行。

    两个人并没有在青城呆太久,一个星期。两个人把青城一些有名的景点都了个遍。

    回到林市,苏青桑休息了一天之后又回去上班了。老规矩,就是带了一堆青城的特产进了医院。

    她怀孕了,嫁的又是霍家那样的人家。就算是不工作,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不过苏青桑依然每天坚持门诊,还参与手术,跟没怀孕之前一样。这一点,还是她在医院很受好评的。

    事实上所有一线城市的医生在中国这样的大环境里,几乎都是轻伤不下火线。只不过是因为苏青桑是霍靳尧的太太,反而让人感觉她能做到这一点不容易。

    苏青桑随着肚子越来越大,也越来越稳定了。孕吐的情况没有了,反胃的感觉还有一些,但至少胃口不错。

    这期间除了刘童佳经常带着周婶过来给苏青桑煲汤,要么就是请她回老宅吃饭之外。

    厉千雪也又飞了两次荣城过来看她,每次过来都是大包小包。随着苏青桑的肚子越来越大,他们买的东西也开始有婴儿用的了。

    专门收拾出来的两间婴儿房已经摆满了长辈们送来的东西。

    霍靳尧也几乎不在去外面应酬了,有空就回家,没事就陪着苏青桑散步,对着肚子里的孩子说话。

    自从苏青桑上次胎动之后,他就特别喜欢朝肚子里的孩子说话。

    每次都要非常郑重的介绍自己,说他是爸爸,让孩子们记住他的声音,弄得苏青桑哭笑不得的同时,又觉得感动非常。

    时间悄悄向前走了三个多多月,苏青桑怀孕的时间也已经有八个月了。

    因为这一年润了一个月,所以过年比以往要晚了一些时候。苏青桑怀孕八个月的时候,肚子已经很大了。

    不要说是霍靳尧了,就连孙慧雅也让她不要再上班了。手术是早就不做了。

    她肚子太大,根本没办法支撑她站台。门诊还是接的,但是随着月份越来越大,苏青桑的肚子也比一般的孕妇要大。

    孙慧雅尽量安排一些轻松的工作给她。眼看就要到春节,霍靳尧跟霍家的长辈商量之后,让苏青桑直接请假,就算是开始休产假了。

    苏青桑没反对,挑了一天,让司机送自己去医院去办一下休假手续。

    霍靳尧现在对她格外不放心,但是她很坚持,他也只能随她去,只是让她办完了手续,就赶紧的回家。

    苏青桑有时候都觉得霍靳尧很搞笑,她大着个肚子,能去哪里?

    她也不是会拿自己乱来的人。让司机陪着,把手续办完,就回家了。现在开始,就正式休息了。

    休假了的苏青桑,被霍老爷子要求搬回了老宅去住。一是方便照顾,二是这边地方更大,环境也更好,更适合养胎。

    苏青桑这次倒是没有推辞,霍靳尧白天要上班,虽然家里还有玉婶,但是她毕竟怀的是双胞胎,情况不一样,万一到时候提前要生产,在老宅人手总多一些。

    苏青桑之前以为自己会不习惯的,搬来之后才发现也没什么不习惯。

    每天早上起来她都很嗜睡,经常起不来,到了这边也没人催她起床。

    吃过饭在花园看一会书,虽然不上班,不过应该要掌握的技能还是要掌握,要学习的也要学习。

    荣城的冬天很冷,她要去外面散步,都要将自己包裹得跟一个球一样。

    刘童佳对她特别不放心,每次她要出门散步,她都要自己陪着一起。

    后来觉得一个人跟着不够,还带上小夏跟小江一起在后面跟着。

    苏青桑穿着厚厚羽绒服,走在霍家老宅外面的小路上。看着刘童佳扶着她的手,她有些失笑。

    “妈,我才怀孕八个多月,离要生还早呢。你不用这么紧张。”

    “我才不紧张。”

    刘童佳嘴上这样说,牵着她的手却是握得相当的紧:“我跟你说,这个路虽然平,但是你走的时候还是要小心。要我说你就不要散步了。就在家里呆着,你看天这么冷。”

    “妈。”苏青桑不反对她的关心,不过:“我是医生,适当的走路有助于生产。而且你知道孕妇一直闷在家里也不好。”

    “你是医生,你说是就是吧。”

    刘童佳无法反驳她的话。有个当医生的儿媳妇,她感觉她以前怀孕的那些经验完全用不上。

    “可是我怎么听说,双胞胎好像不能一直走路?”

    “妈,孕妇体质不一样,情况自然也不一样。这个是需要区别对待的,你就别太紧张了。”

    “我能不紧张吗?你这可不是一个,是两个。两个。”

    刘童佳还加重了一下语气。苏青桑忍不住失笑:“妈,严格意义上来说,两个其实比一个要容易生,毕竟胎儿不可能像是单胎那样大。”

    她上次去做产检的时候,孙慧雅还说了,她的孩子都在正常值,但不算特别大。

    如果可以,建议她还是自己顺产比较好。对身体恢复也好。

    这些道理苏青桑都懂,如果可以,她希望可以顺产。如果到时候不允许顺的话,再让孙慧雅给自己手术。

    临近春节,霍家的过年气氛也是越来越浓。

    苏青桑没事跟着一起贴春联,挂窗花。这些传统的习俗因为有霍老爷子在,在霍家都是每年要进行的。

    贴对联的时候,苏青桑突然就想到了向采萍。去年过年,她跟向采萍在一起。

    那时她已经知道她不是自己的妈妈,却打算把她当成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对待,只是没想到,会发生后来那些事情。

    她心知厉千雪不会喜欢自己去看向采萍,她现在肚子越来越大了,也不方便出门。

    等霍靳尧回家,跟他说了一声,让人送了些东西过去给向采萍。

    除夕夜。苏青桑第一次跟这么大一家子人一起守岁。这个体验也是相当的新奇。

    霍靳尧已经成功的将天域集团完全的拽在掌心。霍明亮也好,霍明美也罢。他们在天域集团任职,可以拿分红,但是霍靳尧的股份几乎是压倒性的。

    他们就算是心里不满,也翻不出什么浪来。

    所以一大家子的人,看着相当热闹,至少表面如此。

    年初一,本来应该早起的苏青桑起晚了,不过这个时候没有人会去叫她。

    等她下了楼,见到了匆匆赶来的厉千雪,苏昱昕,还有厉老爷子。苏青桑几乎怀疑自己是没睡醒。

    “外公?妈?昱昕?”

    看到厉千雪他们,苏青桑太高兴了。

    厉千雪上次来看她还是一个多月前,这会看到苏青桑,觉得她胖了一点,肚子好像又大了一点。

    “恩。是啊,来看你。本来昨天就想来。不过家里毕竟有些事情要处理,今天一早我们就过来了。”

    “怎么?不欢迎啊?”

    “欢迎欢迎。”

    苏昱昕看着苏青桑的肚子,两姐弟之前经常都有视频,也经常互动。不过他还是第一次看到苏青桑的肚子。

    “怀孕都是这么恐怖吗?”

    “昱昕,怎么说话的呢?”

    厉千雪瞪了儿子一眼,苏昱昕耸肩:“是挺恐怖的啊,我看别人肚子都没有这么大的。”

    “我这个是双胞胎,肚子当然会大一点。”

    苏青桑看着苏昱昕,两个人也差不多有大半年没见了。感觉苏昱昕好像又高了点,也壮了点。

    “看来大学果然是个整容院啊。昱昕好像更帅了。”

    “那当然。”

    苏昱昕相当臭屁,不过到底是在霍家,他还算是收敛。

    一直没开口的厉老爷子看着苏青桑,眼神有明显的担心:“这肚子这么大,你检查了没有?医生怎么说?”

    “外公。”苏青桑每次听到这句医生怎么说,她都很无语:“我自己就是医生,你放心吧,什么问题都没有。”

    “真的吗?”

    厉老爷子看着厉千雪怀孕生了两个,好像肚子都没有这么大的。

    “真的。”这种被全家人怀疑她医术的感觉,这几个月苏青桑都已经习惯了。但还是很认真的解释。

    霍老爷子看着他们一家说话,招呼他们坐下再说。

    苏青桑看看左边坐着的霍家人,再看看右边坐着的厉家人。突然就觉得,人生到了这个地步,也算是完美了。

    初一这天晚,荣城意外下起了雪。

    这可是新春的第一场雪,早上苏青桑起来的时候,看着窗外那一片银白,忍不住就套上了羽绒服跑出去看雪了。

    霍靳尧来不及阻止,赶紧套上外套跟在她身边。

    “青桑,我扶你。”

    下了一个晚上,积雪很厚,差不多已经没到小腿了。

    苏青桑没有踩出去,只是站在走廊上。屋檐下没有雪,而通往外面的路今天一早就被成叔带着人给清扫干净了。

    但可以看到两边厚厚的积雪。

    “来荣城的时候不是看过了?怎么还一副乡下人没见过世面的样子?”

    “对啊对啊,我就是乡下人啊。我就是喜欢看下雪啊。”

    苏青桑冲着他扮了个鬼脸。霍靳尧失笑,怀孕到现在,苏青桑倒有些进步了,就是在他面前越来越像个小女孩。

    “我想去堆个雪人。”

    苏青桑说话的时候就要往花园里走,霍靳尧哪里敢让她动手?

    “我帮你堆,你就呆着吧。”

    “可是我想自己来。”

    “别任性了,你也不想冻着孩子吧?”

    “我穿这么厚呢。”苏青桑说完,自己也知道任性了。

    “好吧,那我看着你堆,行吧?”

    “好。”

    霍靳尧这个可以满足,他向着花园去,两边积雪很多。

    “堆个大熊猫吧。”苏青桑突发奇想:“堆四个,两大两小,行吧?”

    霍靳尧无奈的看着她,无奈的去动手。苏青桑看着他把第一个雪人的形状堆出来,忍不住上前。

    “你别动,你就站在走廊下。这路滑昨很。”

    “我这个鞋子防滑的。”

    苏青桑又向前走了两步。这个时候,厉千雪也已经起床出来了。

    在屋里没找到女儿,结果却从窗户里看到苏青桑在外面吹冷风。她一下子就紧张得跑出来。

    “青桑,你在干嘛?”

    “妈?”苏青桑听到厉千雪的声音,往后面转身。

    这个动作很平常,可是苏青桑忘记了她现在是孕妇。转身转得太快,她一下子重心不稳。

    眼看就要摔倒在雪地里,看到这一幕的霍靳尧吓得魂飞魄散。快速的冲过来接住了苏青桑的身体。

    “小心点。”

    霍靳尧说话的时候,扶着苏青桑让她站稳。

    厉千雪也跟着走了过来:“多大的人了?怎么还是这么不稳重?你想看雪,想堆雪人,就在里面呆着看就好了。”

    “知道了。妈。”

    苏青桑求饶,想让厉千雪不要说了,厉千雪却觉得不够:“你明知道自己现在的状态,别看雪了,走,我们进去。”

    说完这句,她瞪了霍靳尧一眼地:“你也是,她胡闹,你也跟着胡闹吗?”

    霍靳尧自知理亏,赶紧的扶着苏青桑往里面走。苏青桑吐了吐舌头,一脸心虚的看着厉千雪的背影。

    霍靳尧有些无奈的看着苏青桑,示意她这个时候不要跟厉千雪对着干。

    他扶着苏青桑往屋里去,上走廊台阶的时候,他以为苏青桑可以站稳,苏青桑却突然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压到了霍靳尧的身上。

    “青桑?”

    苏青桑的手放在腹部上,她的脸色这会有些不好,前面的厉千雪已经转过身来,也看到了她的脸色不太对。

    “青桑?你没事吧?”

    “霍靳尧。”苏青桑摇了摇头,极力维持镇定:“我,可能要生了。”

    “什么?”霍靳尧愣了一下:“预产期不是还近一个月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