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婚心计,老公轻点疼 第638章:如果可以你忘了他吧

时间:2018-06-18作者:禅心月

    车速有些快,一闪而过,苏青桑看着那熟悉的侧脸晃过,下意识就抬起脚想追上去看清楚。

    不等她追上去,霍靳尧已经先一步扶住了她的腰:“怎么了?慢点。”

    “我,我好像看到个梦绾了。”

    苏青桑看着那绝尘而去的车影,她总觉得那个坐在车里的侧脸是施梦绾。

    可是这个时候,施梦绾难道不应该是在林市吗?而且她好像还看到车上有另一个身影,看起来像是个男人的背影。

    施梦绾会跟一个男人在一起?

    “施梦绾?”霍靳尧看了眼刚才那辆车离去的方向:“你看错了吧?”

    “对了,你还没告诉我,这是哪?”

    “邻省的青城。”

    苏青桑点了点头,青城她知道的,跟荣城所在的省份相邻,从荣城开车过来大概是三个半小时。

    青城文化底蕴深厚,后来发展得也很好。算是东部兼具古今的城市了。

    这里离荣城开车三个小时,但是跟林市依然是一南一北,两个方向。

    施梦绾前两天还跟她视频,怎么可能会在这里呢?

    “可能真是我看错了吧。”

    苏青桑决定晚点给施梦绾打个电话。她决定来这里也是临时,施梦绾还不知道呢。

    跟着霍靳尧离开林市来荣城什么都好,就是要远离家人跟朋友这一点,确实是让她多少有点寂寞。

    同一时间,那辆刚刚离开的加长型宾利车的后面,施梦绾看了正在打电话的展昊泽。

    她脸上没多少笑意,目光转过去不看他。这一片别墅环境特别好,离市区也近。

    名字更是好听,叫樱花庄园,当初开发的人,按着这里的纬度跟气候,在这里种下了一大片樱花。

    道路两旁都是樱花,春天来的时候,两边落樱缤纷,美丽非常。

    可惜现在施梦绾来的不是时候,不是樱花开放的季节。她看不到樱花,就算是看得到,她现在也没有心情欣赏。

    耳边是展昊泽的声音,电话另一头的人是谁,她猜得出来。

    陈菲菲,展昊泽的未婚妻。

    “这几天有点忙,有什么等我回去再说。”

    “恩。你注意身体。别想太多。”

    展昊泽跟其它男人相比要清朗一些的男声,此时用十分温和的嗓音跟电话另一头的人说话。

    施梦绾的脸色不怎么好看,在展昊泽挂了电话的同时,她转回视线。

    “这么怕她多想,你直接带她出来就好了。”

    何必把她拉上?施梦绾觉得有些气闷,那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十分难受。

    “送我去机场吧,我想回去了。”

    展昊泽的反应是将她的身体一搂,轻易的提了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

    施梦绾来不及挣扎,她只是被动的贴着展昊泽的身体。两个人纠缠到现在已经近半年了。

    在他的怀中,她没有多少反抗精神,她早已经习惯了他的索取,习惯了他掠夺一般的强盗行径。

    可是再多的习惯也抵不过眼前这个男人是别人未婚夫的事实。

    她不知道是哪里出了问题,眼前这样的局面让她十分矛盾。

    她贪恋这个男人的一切,他的吻,他的怀抱,他的气息。

    可是她又抗拒他的一切。他不承认她是她的大哥哥。他甚至还有一个未婚妻。

    就像是这一镒一样,她把他赶走,告诉他既然他有未婚妻就不要再来找她了。

    可是他呢?强势的闯入她的家,然后入侵她的住所。甚至把她带来的青城。

    后腰却被他紧紧的扣住。她的身体被他带入怀中,很快的,她的唇被展昊泽堵住,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她轻蹙娥眉,眼前人的五官她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就算是闭上眼睛,她也能在心里描绘出对方的长相。

    可是这个男人却不属于她,至少——

    唇上倏地一疼,她的走神让男人不满,在她的唇上重重的咬了一下。

    她回过神来,展昊泽正盯着她的脸看。略狭长的眸子有她看不懂的阴沉。

    她来不及反应,他的手已经探向了她的衣服下摆。车子中间的深色玻璃早已经升起。前面的司机看不到他们后面的举动。

    施梦绾不欲在这样的地方让他得逞,双手架住他的手。

    “展昊泽。”

    她突然十分认真的叫着他的名字,展昊泽手上的动作一停,无声的看着她。

    “你打算一直这样吗?”

    一边哄着他那个未婚妻,一边禁锢着她,掌握着她的弱点,不让她离开。

    她此时眉眼间是掩不去的愁绪。明明长得那般娇艳的一个人,现在却满脸阴郁之色。

    “说啊,展昊泽,你是不是打算一直这样?”

    他想这样,她却不想继续了。她一直坚持到现在,始终下不了决心从展昊泽身边离开,不过是在期待,期待有一天展昊泽会想起来,想起来她是他发誓要疼爱一生的小妹妹。

    她等他想起来,他是她下定了决心要一直依靠的大哥哥。

    他们曾经相依为命,曾经不分彼此。可是她把他弄丢了,再找到他,他却忘记了他是谁。

    那双眼神实在是太忧伤了。展昊泽不想再看了,他抬起手将她的眼睛捂住,低下头,又一次吻住了她的唇。

    他看不到她的眼神,却在下一瞬间,感觉到了掌心传来的湿意。

    展昊泽的动作顿了一下,很快的,却是加深了他的掠夺。

    苏青桑伸了个懒腰,看着眼前的樱花大道,眼中有几分惋惜之意。

    “要是四月的时候来就好了,一定可以看到两边满是樱花开放的时候吧?”

    “恩。”霍靳尧点头:搂着她的腰:“你要是喜欢,明年四月我们再来。”

    这栋别墅是这里位置最好的一栋之一,再往里面还有两套。那两套占地面积最大。

    一出来就被人订走了,而这一套则是位置最佳。因为不光可以看到前面的樱花大道,还有后面的一个本市最大的内陆湖。

    他在临湖的那一边建了一个花园,坐在后面刚好可以一边吹着湖风,一边欣赏美景。

    “再说吧。”苏青桑之前在车上睡了很久,这会完全不困。

    “我们出去走走吧。”

    “好啊。”这里还有一个优点就是环境特别好,小区也特别大。

    苏青桑跟霍靳尧牵着手,沿着湖边往前走,就看到了另外一栋别墅。那栋比他们现在住的还要大一些。

    “那栋别墅也是这个小区的吗?”

    霍靳尧点头,看着那栋别墅,突然想起一件事来。

    他如果没有记错,当初买下这栋别墅的人好像姓展?青城有老牌世家里,就有展家。

    想到展家,他就想到之前在林市几次见到展昊泽。若是他没有记错,最近展家各方面的势力也是风起云涌不曾消停。

    “这一片都是你们公司开发的吗?”

    苏青桑的话让霍靳尧回过神来,他笑了笑,牵着她的手上了台阶。

    “不光是这个樱花庄园,再往外面的那个购物城,还有购物城边上的那个小区,全部是天域集团所建。”

    最开始是想着在这里建一个别墅区,毕竟这边风景不错,风水也好。

    建好别墅区之后发现附近太空了,刚好当时青城市政府在招商,天域集团又有这个实力,索性把这一片的地都圈下来,成了现在这个规模。

    “好厉害。”

    霍靳尧闻言,将脸凑到了苏青桑面前:“你老公这么厉害,你不要给我一点奖励?”

    “啵”的一声,苏青桑凑过去在他的脸上亲了一记:“我老公最厉害了,这样行吧?”

    “马马虎虎。”吻不够诚意,不过鉴于他一惯知道苏青桑在外面不怎么放得开的个性,放过她好了。

    看着前面一个凉亭里的摇椅,带着苏青桑上前坐定。

    秋风送爽,这个时候的季节给人感觉还是相当舒服的。

    “这一片都是天域集团承建的,那林市呢?”

    苏青桑一直忘记问这事:“你当初为什么去林市?还有,那天你怎么会在医院的?”

    “李峻生接到调令要去林市当市长,跟我说这是一个机会。不过我们公司本来就打算去林市开分公司,有几个项目当时就已经定好了要启动的。至于那天为什么出现在医院。我去视察工地的时候,刚好有一个工人犯了急性阑尾炎。那天杨文昌开着我的车去保养了。我就自己送那个人去医院了。”

    没想到因为对医院不太熟悉,交完费,安顿好那名工人,又打电话叫来了家属打算离开的霍靳尧走错了方向。

    “原来是这样啊?”

    苏青桑想想还真觉得有点不可思议:“这样说起来,我还要谢谢你们公司那个工人了,要不是他突然得了急性阑尾炎,那我们不就没机会相遇了?”

    “不错。”

    霍靳尧点头,苏青桑笑着将脸靠近了他,偎进他的胸膛。

    “这里好舒服啊。”

    “恩。你喜欢下次我们多来几次。”

    “好啊。”苏青桑点头,她确实是蛮喜欢这里的。

    闭上眼睛,能闻到空气中桂花的味道:“这里种了桂花吗?”

    “是啊。前面有几棵桂花树,呆会带你去看。”

    “好。”苏青桑发现霍靳尧挑的这个地方太让她满意了。她现在怀孕了,有点懒,太折腾或者太累的地方她也不想去。

    “晚点我们去吃青城特色菜,我知道这里有一店的烤全羊做得很地道。”

    “好啊。”苏青桑最近胃口不错,也不太忌口。其实很多东西都没有说的那么夸张,这个不能吃那个也不能吃。

    注意一个量,还有自己身体的实际情况,不挑食也是一种胎教。

    苏青桑以前没来过青城,霍靳尧说的地方,在靠近郊区的一个院子里。院子是标准北方四合院。

    空旷大气,种着北方的乔木。看起来就跟普通的四合院一样。

    等苏青桑跟在霍靳尧身后进了院子中间的屋里。里面跟外面完全不一样。装修得特别雅致,大厅的桌子就没几张,两边的走廊可以通向包厢,看数量似乎房间也不算多。

    “你怎么知道这个地方的?”

    “这个老板以前跟天域有过合作,后来因为总是在外面应酬,身体吃不消,所以不开公司,跑来开了这家农家乐。每天限量招待,超员就不接客人了。”

    霍靳尧说话的时候,从其中一个包厢走了一个微胖的中年男人出来。看到两个人时快速的上前,先一步对着霍靳尧伸手。

    “霍总,真是难得啊。你竟然有空来我这里。”

    “我带我太太来吃烤全羊。”霍靳尧笑着跟对方握手:“怎么样?有位置吗?”

    “你霍总来了,就算是没有,我也要给你加上啊。”那男人笑得像一朵花似的:“这边请。天字号房。”

    “多谢。”

    霍靳尧跟在老板后面,苏青桑则四下打量。她在林市真的很少看得到这样的四合院,跟帝都的四合院还是有些区别的。

    进了天字号房,霍靳尧直接让老板上烤全羊。等上菜的时间,苏青桑看了眼后面的院子。

    “烤全羊就是在后面烤的?”

    “是。”

    “直接烤?”

    “对啊。你要去看吗?”

    苏青桑还真想去看,点了点头,霍靳尧带着她往外面走。

    出了包厢,有服务生往前面一个包厢上菜。服务生进门的瞬间,苏青桑跟霍靳尧刚好就走到了那里面。

    她看到从里面出来的人很是眼熟,赫然是展昊泽。她愣了一下,展昊泽很高大,跟霍靳尧差不多的身高让她看不到包厢里面。

    不过在展昊泽出来,门关上的瞬间,她好像看到了里面坐着一个女人。

    “霍总?”

    展昊泽看到霍靳尧,率先打招呼。霍靳尧点了点头,对于展昊泽在这里并不意外。

    青城算是展家的霍阳秀,展昊泽会在这里,很正常。

    “展总也来吃烤全羊?”

    “是。”展昊泽点头,目光看向苏青桑,略一点头:“霍夫人好。”

    苏青桑的神情有些冷淡,说起来,展昊泽帮过她的忙,她应该感谢他才是。不过一想到这个男人是施梦绾的大哥哥,而他把施梦绾忘光了,还跟另一个女人在一起,她总有些不舒服。

    “展总,里面那位是陈小姐吗?”苏青桑记得展昊泽身边的那个女人是姓陈。这会也就是随口一问。

    展昊泽还没说话,霍靳尧却极为配合苏青桑一般跟着开口。

    “说起来,我们公司跟陈家也有过合作,如果是陈小姐的话,不如一起?”

    “不是。”展昊泽这会脸色不太好看:“霍总,我这边现在不太方便。下次有机会,再上门拜访好了。”

    “展总客气了。”对方这样说,霍靳尧跟苏青桑都听出来了,里面的人不是陈菲菲。

    苏青桑这会脸色也跟着不好看了。看着展昊泽往另一边的方向去,她瞪了那个背影一眼。

    “怎么了?怎么不高兴?”霍靳尧不太明白苏青桑的心思,跟着看向展昊泽的方向:“他得罪你了?”

    “是。”

    “怎么得罪你了?说出来,我帮你出气。”

    “算了。”苏青桑摇了摇头,这个展昊泽忘记了施梦绾,跟陈菲菲在一起,这会却又跟着另一个女人在这里。

    不要跟她说没什么,看刚才展昊泽的脸色就知道了。里面肯定有猫腻。

    心下有些难受,可怜施梦绾为了这样一个男人,这么多年了,拒绝了无数的追求者。至今还是单身一个人。

    可是这个展昊泽呢?在这里左拥右抱,根本不知道施梦绾是谁。

    虽然说感情是单方面的事情,但总要允许她为自己的朋友抱一下不平吧?

    只是这些心思,现在不必说给霍靳尧去听了。看着那紧闭的包厢门,那个服务生上菜到现在还没出来。

    她拉着霍靳尧的手:“不是说看烤全羊?走吧。”

    她跟霍靳尧离开了,包厢的门刚好打开。服务生从里面出来,而站在门后小心不让自己被人看到的赫然是施梦绾。

    她的一只手放在心口的位置,压抑自己几乎要跳出来的心脏。深呼吸,将身体靠在了墙壁上,突然就涌上一股心酸。

    这般见不得光的感情,真的还要一直持续下去吗?

    苏青桑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看了一会烤全羊的现场表演她马上就受不了了。那个温度太高,她现在特别怕热。

    回到包厢的她再没有碰到展昊泽。等她跟霍靳尧吃过饭,那个包厢已经有服务生开始清理了,展昊泽已经走人了。

    回到了樱花庄园的她,趁着霍靳尧去洗澡的时候给施梦绾发了一个视频要求。

    只是被拒绝了,苏青桑愣了一下,才想着再发一次。施梦绾已经主动的打电话过来了。

    “青桑。”

    “梦绾,你现在不方便吗?”

    “是啊,有个客人过来了,现在看衣服去了,呆会我要帮她量身。”

    “这么晚还有客人?这人也太没眼色了。不知道你要休息啊?”

    苏青桑语带心疼,施梦绾没接话,她也就是说一下,对于施梦绾工作狂的个性她不是不清楚。

    “没事,都习惯了。倒是你,最近怎么样?”

    “我挺好的,现在孩子也闹腾我了。吃东西也吃得下了。对了,你猜我现在在哪?”

    “在哪?”施梦绾已经知道了,所以语气并没有多少意外。

    “我在青城,没想到吧?”苏青桑没听出施梦绾声音里的不对劲来,毕竟隔着电话,看不到对方的表情。

    “晚上霍靳尧带我去吃了烤全羊,那个味道真不错。梦绾,下次你过来玩。我们再来一次。”

    “好啊。”施梦绾点头,看了眼那个刚刚从浴室出来的男人:“你怎么会想到来青城的?”

    苏青桑注意到施梦绾用的是来字,但是她也没有往那个方面去想:“霍靳尧说我妈走了,怕我一个人在家里闷,就带我出来走走。说是当度蜜月了。”

    “真好。”施梦绾笑了笑,眼中是纯然的羡慕。

    世界上能有几个人有如苏青桑这样幸运的?遇到一个男人,喜欢她,疼她,呵护她,把她捧在掌心?

    “梦绾?”苏青桑突然话锋一转,语气都跟着凝重了起来。

    “恩?”

    “那个。”这种事情苏青桑实在是不擅长,但是想到今天展昊泽的反应,她是真的替好朋友担心。

    “你,你现在还是想着你的大哥哥,不考虑其它的男人吗?”

    那一头的展昊泽,已经走到了施梦绾的身后。她的心跳漏了一拍,强自让自己的声音冷静。

    “怎么好好的说这个?”

    苏青桑很少在她面前提这件事情,这是她们姐妹难得的默契。

    “我就是觉得,你或许应该试着放下。毕竟,你心中的美好的那一份青梅竹马的感情,可能在对方看来,早已经忘光了。而且时间过了这么久,当初那个,或许已经不是当初的人了。你难道就没有想过。也许,你执着追求的只是你内心的一个不甘。或者是幻想。

    事实上那个男人,有可能已经结婚了。甚至有可能有孩子了。再不然,或许,他也有其它方面的不足。”

    “青桑?”

    “梦绾你听我说。我知道你的想法,我也一直尊重你想等的决心。但是我觉得,等也好,期待也好,都应该是放在值得的人身上。对于那些不舍得的人。实在没有必要去浪费自己的感情。那样不过是增加自己的痛苦,还有空虚。”

    沉默,施梦绾的身体被展昊泽搂进怀里,她差点把掌心的手机给摔出去。

    “梦绾?”

    “青桑,你别说了。我都知道。”

    道理人人都懂,做到却是太难。尤其是——

    展昊泽的双手已经探进了她的衣领,他的唇,带着微温的热度,落在她的后颈。

    施梦绾一阵颤栗,忍不住向前站了一步,却没能摆脱掉展昊泽的手。她被他又带回了他怀里。她控制不住的极轻的低呼了一声。

    “梦绾?你怎么了?”

    “我没事。”

    “你不会是生气了吧?你别生气,我真的只是觉得,你这样无止尽的等下去,真不是个办法。”

    苏青桑停了几秒,语气比刚才轻了几分:”如果可以。你还是忘了他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