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婚心计,老公轻点疼 第604章:我又欠了你一次

时间:2018-06-18作者:禅心月

    这是荣城一处有些偏僻的别墅。三层半的小别墅,不是特别大,但是胜在环境优雅,周围很安静。

    住户之间的距离隔得也比较远,**很好。

    外面花园里,放着张白色雕花小桌子。霍靳尧坐在旁边的藤椅上,看着正在往自己杯子里倒果汁的齐惜薇。

    “不好意思啊。我怀孕了就把咖啡戒了,家里只有果汁。”

    “没关系。我不是来喝东西的。”

    霍靳尧看着她,发现她的脸色比前两天看到要苍白了很多。

    “你没事吧?我看你脸色不太好。”

    “没有啊。”齐惜薇倒满了果汁,收回手,目光看着霍靳尧:“正常的啊。因为怀孕了,会有一些变化。”

    霍靳尧看着齐惜薇,他并不太相信她的说辞。

    “真的跟当初那一枪没有关系吗?”

    齐惜薇愣了一下,突然就笑了:“你想什么呢?当然没有。”

    她将面前的果汁端起来喝了一口,声音很轻:“那么久的事情了,我都忘记了。难为你还记得。”

    “怎么会不记得呢?当然会记得。”

    霍靳尧的目光有隐隐的愧疚,还有怜惜。

    他这辈子觉得愧疚的,除了自己的兄长,妹妹,还有就是对齐惜薇了。

    霍靳尧之前在耶鲁念书。他们学校有不少华人,但齐惜薇不光是华人,还是荣城人。

    一个偶然的机会,霍靳尧跟齐惜薇认识了。因为两个人都是华人,又都是荣城人。

    齐惜薇跟霍靳尧就走得近一些了。

    霍靳尧是一个很用功,也很努力的人,他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学业上。

    不过齐惜薇的能力也很强,她算得上是少数可以在公事上,还有学业上跟着上他思路的女生。

    这让本来只想着跟齐惜薇保持距离的霍靳尧,无形之中对齐惜薇多了几分欣赏。

    一来二去,两个人的关系倒是好了不少。

    知道两个人渊源的一些同学甚至一度以为霍靳尧跟齐惜薇是情侣。

    可是只有霍靳尧跟齐惜薇清楚,他们并不是情侣。不过是关系很不错的男女朋友。

    齐惜薇表面上看,长相柔弱。可是内心却相当的坚定。

    她跟霍靳尧有着相似的经历,她出身书香世家。母亲出身世家,是z大的教授,父亲是一家银行的行长。

    在这样的环境下长大,她的能力自然也是非常强的。

    但跟霍靳尧一样,她也有不幸的过往。她的母亲身为教授,身上满是文人气质。偏偏她父亲是银行副行长。

    父亲工作忙。对于利益得失跟自己的前途关注点远高于家庭。

    她母亲身为教授,一直是全心的支持父亲的工作。可是没想到,这样支持来支持去,过分的信任,却放纵了她的父亲。

    齐惜薇的父亲后来犯了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喜欢上了另一个女人。那个女人还是他的秘书。

    齐惜薇的母亲知道这事之后,吵闹无济于事。极为平静的表示要离婚。可是齐父当时正好面临升迁,他不想闹出这样的丑闻,不愿意离婚。

    齐母无心忍耐,搜集齐了齐父的出轨证据后打算打齐父谈判,没想到却在半路出了车祸。

    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不治而亡。当时齐惜薇不过是十二岁的小姑娘。

    母亲骤然离开,父亲没多久就把那个秘书带回了家,成为了她的后妈。

    有后妈就有后爹。曾经对她百般疼爱的父亲,在后妈进门之后,关系渐行渐远。在她弟弟出生以后,她的地位更是一落千丈。

    也是因为这个关系,所以齐惜薇才会小小年纪就跑去美国独自留学。

    知道她的经历之后,霍靳尧对她产生出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他的父母虽然不是后来的,但是比后来的也没相差多少。更重要的是,他们人生的转折点,似乎都是在十二岁。

    他对齐惜薇没有男女之情,却有一份超越男女朋友的怜惜还有惺惺相惜的感觉。

    齐惜薇也一样。跟霍靳尧不一样的是,她一直在想办法给母亲报仇。

    这么多年,她总怀疑母亲的死不单纯。她不相信有那么巧,母亲打算跟父亲离婚的时候刚好就出车祸?

    可恨的是她当年人太小,根本没办法。等她长大了,她却又远离了荣城。

    认识霍靳尧之后,在两个人接触越来越多之后,终于有一天,她忍不住就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霍靳尧。

    霍靳尧的能力在她之上,她相信他是有能力查出来的。

    果然,霍靳尧很快就帮她查出来的,当年她那个秘书后妈,在车上动了手脚。

    齐惜薇毫不客气的把她送进了监狱,同时把这事闹开。引得她父亲承担了连带责任。

    最后齐父丢了工作,后妈去坐牢。解决完这些,齐惜薇又回耶鲁继续自己的学业。

    霍靳尧帮齐惜薇不过是举手之劳,他觉得是顺便的事情。可是齐惜薇却认定自己欠了他一次。

    霍靳尧在学校有很多女生青睐,齐惜薇本来就被人传是他的女朋友,不过当事人没出来证实,那些女生就觉得自己还有机会。

    齐惜薇自觉欠了霍靳尧这一次,于是自动承担起了为霍靳尧挡掉那些桃花的责任。

    她的长相在欧美人士眼中是非常受欢迎的那一挂,也有很多追求者。同样的,她也用霍靳尧来挡掉那些追求者。

    但是这样的互利事件,不足以让齐惜薇觉得还得清霍靳尧对她的帮助,她一直想着回报霍靳尧一次。

    霍靳尧一直知道她的心思,却一直没有放在心上。

    霍家的资源不少,帮齐惜薇解决这种问题是分分钟的事情。但是他没想到齐惜薇竟然这么认真,而且还真的被他抓住了机会。

    那年圣诞节,同在异乡的两个人受同学邀请,一起去参加那个同学的派对。

    去之前,霍靳尧先去接了齐惜薇,然后两个人打算一起买个礼物给那个同学。

    两个人去买礼物的时候,在那条街,那条当地有名的购物街竟然发生了恐怖袭击。

    所有的一切都发生在瞬间,快得让人猝不及防,完全没有办法去防备。

    枪声一阵阵,霍靳尧看着远处拿着枪疯狂扫射的那几个人,还在想着要护着齐惜薇,带着她进最近的店里去避一避的时候,齐惜薇突然瞪大眼睛朝着他扑了过来。

    “小心。”

    齐惜薇的动作太快,她成功的将霍靳尧扑倒,同一时间,她发出了一声闷哼声。

    在霍靳尧的后方,竟然还有另外的一辆车,上面下来了两个人,正要朝这边开枪,而齐惜薇刚好看到了。

    “惜薇?”

    枪声还在继续,霍靳尧却顾不上了。他没想到,齐惜薇会用这样的方式来选择回报他。

    事实上,他这个人跟人并不容易亲近。哪怕是跟齐惜薇认识了这么久,两个人甚至是表面情侣关系,他对她也不过是欣赏多一些罢了。

    要说真正的亲近,并没有。

    可是齐惜薇却在这样的时间,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齐惜薇被枪击中了后腰,血流如注。霍靳尧不知道她伤在哪里,外面不断响起的枪声,让他连想送齐惜薇去看医生都做不到。

    他抱着齐惜薇进了最近的那家店,他看着齐惜薇苍白的脸,难得涌起了愧疚之色。

    子弹穿过了齐惜薇的子宫。当她送到医院的时候,一度休克。

    好不容易抢救过来了,医生告诉霍靳尧,齐惜薇的子宫被子弹打穿了一个孔,虽然已经抢救过来了,但是对于齐惜薇后期怀孕可能会有一定的影响。

    医生并没有说这样的影响具体到什么地步,毕竟每个人的体质不一样。还要看后期的恢复情况。

    医生说得比较保守,事实上,外国医生就算是对中国不怎么了解,也能明白中国男人在孩子这件事情上有自己的执念。

    这一次,轮到霍靳尧自责了。

    他没想到,齐惜薇会这样的方式来还他的人情。现在,欠人的变成了霍靳尧了。

    他觉得欠了齐惜薇,在她出院之后,向齐惜薇表示,要跟她成为真正的男女朋友。

    “靳尧,你别闹了,你根本不爱我。你只是同情我罢了。”

    “不是同情。”不光是同情,还有欣赏,愧疚,还有其它。

    当然,霍靳尧自己也知道,这些感情里,确实是没有爱的。

    “靳尧,那你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爱我。”

    霍靳尧看着她的眼睛,那我爱你三个字,真的说不出来。

    他清楚,她也清楚,他们两个人之间并没有男女之爱。

    但就算是如此,霍靳尧的愧疚也一时难以消除。他将自己定义为齐惜薇的男朋友。

    在生活上,各方面都尽自己的努力去照顾她。

    齐惜薇知道他的心情,并不阻止他这种减少自己愧疚的举动。

    只是当霍靳尧在毕业的时候,提出要让她回家,带她去见家长的时候。齐惜薇却被吓到了。

    不光是霍靳尧不爱她,她也不爱霍靳尧。她不可能让霍靳尧带她回家。

    他们都清楚,彼此的感情是恋人未满,友情以上。但是远没有到可以共度一生的地步。

    于是,齐惜薇逃了。她留下一封信给霍靳尧,然后离开了。她告诉霍靳尧,如果他真的为她好,就不要去找她,也不要再联系她。

    他们就这样彼此各自安好,就是最好的结果。

    这是她的要求,霍靳尧虽然不赞同齐惜薇的选择,但却真的如她所愿,没有再联系过她。

    如果这是她想要的,那么他愿意成全她。

    时光一晃过去了近八年,他没想到,两个人还会再见面。

    “其实你没必要记得。”齐惜薇的话,让霍靳尧收回了自己的神游。

    眼前的齐惜薇除了脸色有些苍白,整个人看起来跟八年前毫无区别。

    “我觉得那样很好,毕竟那表示我们扯平了。”

    怎么扯得平呢?他为她做的不过是顺手一点小忙。可是她为他做的,却是救了他一命。

    霍靳尧不欲跟她争辩:“如果你要这样说,那我这次,又欠了你一次。”

    “靳尧,你真的不要这样想。”齐惜薇说话的时候,打了个哈欠,满脸困意:“我自从怀孕以后,变得十分嗜睡,精神也不好。我真的是没有能力把那个案子做完。加上刚好回国就想着让你去做。我知道你的梦想,我知道你想让天域集团更进一步。发生中间那样的失误,说起来还是我的错。所以你真的不要再说了。”

    霍靳尧没有再说谢字,只是看着齐惜薇,神情有愧疚,有感激,还有怜惜。

    “你的身体到底怎么样?为什么好像我觉得你的状态特别不好?”

    “没有啊,就是比一般的人,要容易困一点。”

    “你上次说你跟你先生开手了。他知道你怀孕吗?如果他知道,为什么不来照顾你?”

    “既然分手了,就没必要让他来照顾我了。”

    这是她第二次用分手这个字,而不是离婚。霍靳尧想着分手跟离婚这两个字的区别。

    “就算是分手了,可是你现在怀孕了,他怎么也应该照顾你。”

    “别来了。”齐惜薇的神情淡淡的,说到那个人,神情有一闪而过的厌恶:“他不来,我还自在一点,他若是来了,我只怕更不舒服。”

    “惜薇,那个人对你不好?”

    “不说他了行吗?”齐惜薇转移话题:“我已经问过律师了,因为这个案子牵扯到的金额巨大。然后加上这件案子还牵到外方公司,我相信,你堂弟跟苏沛真一定会判得重一点。你到时跟律师打下招呼,一定能让他们在牢里呆久一点。”

    “惜薇,这些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总之这次我真的谢谢你。”

    “靳尧,你看你,对我还是这么客气。难道在你心里,我不算是你的朋友?”

    “当然算。”

    “既然是朋友,就不用说那些事情了。”齐惜薇说话的时候,又打了一个哈欠:“抱歉,我可能不能招待你了。我好像又困了。我需要去睡一会。”

    “好。你先去休息。”

    霍靳尧起身打算告辞,既然是朋友,那些感谢的话,就不必一直说,记在心里就好。

    “我知道你有些事情不想跟我说,但是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一定要开口。”

    “放心吧。我会的。”齐惜薇站了起来,头却是一阵晕眩,整个人失了力一般的往边上倒。

    霍靳尧眼明手快的扶住了她:“惜薇,你没事吧?”

    “没事。”齐惜薇摇了摇头。她没告诉霍靳尧,她的状态确实是不太好。

    怀这个孩子让她太辛苦,她的身体状况其实根本不允许她怀这个孩子。不过她还是一意孤行。

    现在,她尝到了苦果,而这样的过程,没办法跟人说。

    “我送你回房间休息吧。”

    “好,麻烦你了。”

    齐惜薇说话的时候,脸色看起来又苍白了几分。霍靳尧有心想问,却知道齐惜薇不会说真话。心里决定呆会让杨文昌去查一下。

    如果可以,他愿意尽自己的力去帮齐惜薇。

    苏青桑被霍靳尧打了预防针,知道向采萍可能会来找自己。所以当向采萍出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一点也不意外。

    “阿姨?”

    向采萍看着苏青桑,神情十分复杂。

    自从上次跟苏沛真闹翻之后,她强迫自己,不再去关心苏沛真,也不去管苏沛真的任何事情。

    之后苏沛真就像是消失了一样。她去公司,她以前的老部下告诉她苏沛真已经好长时间没来过了。

    她知道以苏沛真的骄傲,跟她闹翻是一定不会再跟她沾上一点关系的。

    有心给苏沛真打电话,却又不想先拉下这个脸。她自认对苏沛真付出了跟苏青桑一样的真心。

    但是苏沛真并不领情,不光不领情。还心心念念着想回到苏家,回到厉千雪身边。

    厉千雪是谁?那是抢了她男人,害得她半生孤苦的元凶。

    她没有办法原谅厉千雪,更不能接受她生的女儿一心想着跟厉千雪在一起。

    她强迫自己硬起心肠来,不要再联系苏沛真了。就算是真的心有不忍,她也要等苏沛真低头,承认自己的错误。

    可是没想到向采萍没等到苏沛真低头,没等到苏沛真回来认错。

    她等来了警察。

    当她知道苏沛真是因为盗窃商业机密罪被捕,当她知道苏沛真盗窃的商业机密跟天域集团有关时,她大概能猜出来,一定是苏沛真对苏青桑做了些什么。

    而且一定是做了非常严重的,甚至可以说是严重伤害到苏青桑的事情。

    以霍靳尧跟苏青桑对她存留的那一点善念,就算是苏沛真真的做了点什么,如果只是小事情,相信苏青桑一定不会计较。

    能闹到被抓起来,只能说明,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这些事情她都能猜出来,所以一开始她并没有想着来找苏青桑,而是先找了一个律师。

    可是等她问清楚了律师苏沛真可能会有的结果之后,她在家里纠结了两天,终于还是忍不住来找苏青桑了。

    “阿姨?”苏青桑看了眼时间,离她下班还有十分钟左右。

    “你等我一下,我收拾一下东西。”

    “没关系,没关系,我等你。”

    向采萍的神情有丝尴尬,苏青桑看到了,却只能强迫自己当作看不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