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特种猛龙在都市 第366章 霸道王齐天

时间:2018-08-13作者:承神

    ,精彩小说免费!

    “当然是来谈搬迁的事情!”不等秦军说完,身旁的王征就开口道。

    “搬迁?”王不为道:“你说搬迁就搬迁啊?给多少钱?”

    陈东开口道:“城中村的价格是基本统一的,不同的家庭会有不同的补助政策!”

    “你踏马的谁啊?老子问你了吗?”王不为歪着头瞪了陈东一眼。

    “我叫陈东,星城公司的人!”陈东坦然的回答,星城公司重组后,他也算是公司的小股东了。

    “什么猫东,狗东的,我踏马的不认识!”王不为指着门口骂道:“滚蛋……”

    “王不为注意的你的言辞!”秦军道:“我们是带着诚意来商谈的!”

    “秦军你……”王不为的话还没说完,王齐天便打断了儿子,目光望向了秦军,问道:“你就是秦卫国的儿子?”

    “没错!”秦军点头。

    王齐天说完又望向了他身旁的王征,问道:“你是王红兵的儿子?”

    “是!”王征点头,随即反问道:“我爸和你不熟吧?”

    “哈哈!”王齐天大笑:“熟不熟他自己心里有数!”

    “王老爷子!”秦军开口道:“村里差不多都搬迁了,就剩下您老王家了,您要是有什么条件可以提,大家商量着来!”

    “哎!”王齐天叹气摆手道:“人老了,容易念旧,我这个人就愿意住乡下,不喜欢那个高楼大厦!”

    王征道:“你不喜欢没关系,你别撺掇别人不搬迁啊!”

    “哈哈哈!”王齐天大笑:“我怎么会有这个本事,他们搬不搬是自己的事情啊!”

    王征道:“您儿子王不为也老大不小了,连个媳妇都没有,您就不愁吗?”

    “是啊!”陈东跟着道:“拿了拆迁款,买车买房,娶媳妇还算什么事!”

    “闭嘴!”王不为急了,指着两个人道:“老子娶不娶媳妇,跟他妈的你们有什么关系!”

    王征不耐烦的道:“叫唤啥?跟踏马的野狗似得,真以为我不敢打你啊?”

    “草泥马来啊!”王不为上前指着自己的脑袋道:“来打老子一下试试,我看有没有胆子?”

    “来就来,谁怕谁!”王征露胳膊卷袖子,说话就要动手。

    “王征!”秦军怒喝一声。

    王征惺惺而退,冷哼一声道:“草,别嚣张!”

    “孬种!”王不为骂咧一句,狠狠的朝他翻了个白眼。

    “既然老爷子心情不好,我们改日再来!”秦军说完招了招手,带着人匆匆离开了。

    “不送!”王齐天冷哼一声,继续眯起了眼睛,自顾自的晒太阳。

    秦军等人没走多远后,女儿王步芳便道:“爸,人家态度挺好的,咱们家老房子加上老玻璃厂都快有几千万了,您怎么还……”

    女儿的话还没说完,王齐天便摆手:“不用说了,姓秦的和姓王的,都不是好东西。”

    “咱们家不也是姓王?”王不为傻呵呵的道。

    “咱们家的王和他们家的王不是一个王!”王齐天摇了摇头,缓缓站起身子。

    “不都是姓王吗?”王不为不解的道。

    “少废话,给我备车,出门!”

    “出门?”王不为一愣:“您去哪?”

    “龙山区!”王齐天说完大步出了门。

    “去那干啥?”王不为紧跟着父亲屁股后面。

    “老秦家的小崽子都上门和我叫板了,我要是不给他点颜色看看,真以为老虎不发威是病猫呢!”

    “得嘞!”王不为的蛤蟆嘴咧出笑容,二话没说掏出钥匙开车门,父子二人上车直接出了城中村。

    另一头,秦军,王征,陈东三个人坐在陈东家的院子里乘凉。

    夏季燥热,三个人端着凉啤酒吃着花生米颇显悠闲。

    “老王头到底啥意思?”王征道:“他们家两套房子还有个破玻璃厂,加起来都快一千多万了!”

    “风华集团拆迁的时候还开价一万一平,现在干脆说不搬家了!”陈东摇摇头:“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我也这么觉得!”秦军点头:“好像老王头对我和王征很有意见!”

    “是啊!”王征道:“咱们俩也没惹他,顶多小时候偷他们家白薯,当时还被他打的半死呢!”

    “聊什么呢?”王红兵吆喝一声,扛着一袋大米笑呵呵的走进了院子。

    “王叔,整两杯?”秦军举起酒瓶道。

    “嘿嘿!”王红兵咧嘴一笑,将大米袋子撂在地上,搬过马扎坐到了手下桌前,直接拿过了秦军手上的酒瓶,笑道:“走一个!”

    “走一个!”三个人立刻举杯。

    冰凉的啤酒流淌入腹,顿时全身清凉。

    “对了!”秦军放下酒瓶道:“王叔,你说咱们两家以前和他村尾的老王家有什么过节吗?”

    “你说王齐天?”王红兵道。

    “就是他!”王征道:“今天上他们家去说拆迁的事情,和和气气的,结果他们一家给我们甩脸子!”

    “哈哈!”王红兵笑了:“他们一家要是给你们俩好脸色就有意思了!”

    “啥意思?”王征道:“真有过节?”

    “有!”王红兵点头。

    “讲讲,讲讲!”王征推了推老爸。

    “都是老黄历了!”王红兵道:“没啥好讲的!”

    “没事,您说说吧!”秦军也道。

    “王叔,说说吧!”陈东也道。

    王红兵见彻底吊起了三个人的胃口,这才笑眯眯的道:“好吧,我就说说当年我和老秦的壮举!”

    “先走一个!”王红兵端起酒杯道。

    “走一个!”三个人赶忙跟着配合。

    一口气干掉了半瓶啤酒,又抓了一大把花生米,然后王红兵才说道:“这事说起来都快二十几年了!”

    王征道:“那时候我们俩还穿开裆裤呢吧?”

    “那时候你们俩都没出生呢!”王红兵摇头:“大军他爸和他妈刚刚结婚,房子还没盖呢!”

    “那这可真是老黄历了啊!”王征道。

    “啪!”王红兵将酒瓶砸在桌上,怒斥道:“大人说话,小孩别老插嘴!”

    “我也不是小孩了了!”王征不服气的道。

    “还踏马的听不听了?”王红兵瞪起了眼珠子。

    “把嘴闭上!”秦军瞪了王征一眼。

    王征赶忙摆手求饶:“我错了,爸你接着说!”

    “再走一个!”王红兵又端起了酒杯。

    “走一个!”三个人也跟着举杯。将一瓶啤酒喝光了,又打了个酒嗝,王红兵这才满意的点点头,继续将故事娓娓道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