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人界物语 第18章 我与少年皆过客(4)

时间:2022-05-14作者:我只想养家糊口

    第18章 我与少年皆过客(4)

    王强通过缚魂伏鬼咒将庙中英魂暂时困在符箓中,但这并不是长久之计。

    因此匆匆忙忙从热情的大爷大妈中逃脱出来,王强便告诉王富贵他先回偏房不要让人打扰他。

    不等王富贵回答,他已经匆忙离去。

    …………………………………………

    匆匆回到王富贵家中,王强嘱咐南宫胜不要让人打扰他,独自把自己关在屋中。

    王强拿出符箓,眼中略做沉吟,还是决定试一试。他想起花三娘说过,每一位英魂生前都有功于人族,每一位都应该得到人族的敬重。

    只见王强将符箓放在桌上,右手拇指与无名指交叠,小拇指和食指微微回缩,中指伸向缚魂符箓,轻喝一声:“解!”。

    王强掐诀解了符箓之力,但见符箓绽放出微弱的光芒,似乎打通了一条冥冥中的通道。一缕缕黑雾自符箓中飘出,不过几个呼吸,在王强面前汇聚一个身材娇小玲珑的女子来。这女子面目上黑雾缭绕、模糊不清,但见她眉头紧皱,似乎承受着难言的痛苦,竟显得有些狰狞。

    “这分明就是黑息啊。”王强皱眉心道。见这浑身黑雾缭绕,王强又一次犹豫了。

    就在王强沉吟不语时,女子额间一道金光闪耀起来,滚滚黑雾迅速褪去,女子的面目清朗起来。

    女子一身银光噌亮的盔甲,腰间悬挂着一方宝剑,右手抚于剑柄之上,略显方形的脸上一双丹凤眼不怒自威,眉型似利剑一般,盯着你看时令人不禁胆寒。

    王强被看的有些尿意。

    …………………………………………

    “少年人,想来你并无师门长辈在此,否则也不会你独身一人了。”女子平静的张口道。

    “正是,不知前辈名讳,晚辈有什么能够帮到前辈的。”王强起身行礼恭敬道。

    “谢谢你了,少年郎。名字早就随同袍们去了,倒也不必再问。我这一生算得上是辉煌灿烂,也没有什么遗憾了。我拖着皮病之躯苟延残喘并非为了得到怜悯或者是拯救。”女子声音意外的和蔼可亲,脸上的笑容莫名令王强觉得亲切——所以王强心里有些难过。

    “我自闭灵源,固守精魂,是想着能替大家看一眼,看一眼为之奋斗的世间,看一眼我们守护的人族,看一眼我们不曾经历的繁华。”

    “所以希望你能陪我走一遭,不要在夜晚,我们生的光明,活的磊落,也要走的坦荡。”

    “如果可以的话,麻烦少年郎为我寻一些女儿家的脂粉,我想最后能够做个女儿家,去看看这个为之付出一切的人间。”“这是我自己的一点请求。”女子目光中亮晶晶的,闪动着骐骥。

    “前辈,也许晚辈能够帮你。”王强一时哽咽,他们生活在那个动荡、充满苦痛的时代,有人哪怕死后也要帮助御魂师守护着人世间。生为英雄,死是英魂。如果能够生活在和平年代,她只是想像个正常的女儿家一样,阁楼画堂,绿袖红装。

    “少年郎,不必为我悲伤。”说到这里,女子面容微皱,一缕缕黑气翻滚,眉间金光微弱的闪动着,似乎随时可能熄灭。

    “前辈!”王强心中一惊。

    他抬起左手,不再迟疑:“圣灵庇佑!”,一圈圈圣洁的水光自王强左手浮现,连绵不绝的涌向女子,然后以女子眉间金光为核心聚拢,只见女子额前金光缓缓稳定,眉头也舒缓开来。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水之圣灵?”女子颇为惊讶。

    “确实如前辈猜测,晚辈有幸得之。”王强坦荡道。

    “果然是年少有为。”女子欣然道。

    王强:“前辈,不知道以圣灵之力能否帮到前辈?”

    女子:“不必了,我早已油尽灯枯,不过是勉力支撑罢了。况且,我也想见一见大人的轮回。”

    王强一时怅然无语。

    …………………………………………

    村子里一时间也寻不到新衣,王强最后经女子同意,向王富贵夫人借了此生只穿过一次的大红嫁衣,又从三毛婶儿家借了不知道多少年的黑绸大油伞。

    王强在偏房门外静候了几个时辰,没有一丝的不耐。果然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正午的太阳炽热灼人,然后慢慢偏移。

    随着偏房门“吱呀”一声打开,王强忙撑起大伞。只见女子一袭红嫁衣,面若桃花,唇如涂丹,脸上没有笑,却隐隐含着春日的光辉,像是这人间的阳光填了蜜一般。

    王强撑伞默默站在女子身侧,跟随女子一路出了村长家。起风了,女子身周似有淡淡的光点飘散。

    她脚步轻轻的,似乎怕扰了这个宁静的村落;慢慢地,又似乎怕惊醒了晚风;缓缓的,陶醉在整个人间里。

    村头、篱笆、院落;田垄、青禾、惊鸟;流水、晚风、夕阳。她脸颊白中透着微红,温润如玉,像是酥了晚风;她身着红嫁衣,像是要和云霞比美;她巧笑嫣然,又像是和风月争灵。

    她兀自走着、走着,走出了黑伞,张开双臂,拥抱晚风、阳光和大地;她走进田野,掠过青草、小河和时光;她飘散在山林、天空和人世间。

    王强挥着手,没来得及和她告别。

    也没来得及再问一句:“前辈,我叫王强,我该怎么称呼您?”

    他收起大黑伞,默默地捡起飘落的红嫁衣,他想对前辈说一声:“谢谢你,前辈。我会努力守护好这个你为之付出一生一世的人世间。希望来生能看到您穿上红嫁衣,在这美丽的人间好好的走上一遭。”

    …………………………………………

    他想,她应该没有遗憾了。

    她就仿佛这人世间的精灵一样,把自己归还给了人间。

    她来的光明,走的也光明。

    王强怅然若失,心里好像有满满的话,却又偏偏不知道该说一句什么。

    他颓然的回到王家村,回到王富贵家,他要告诉南宫胜,他们要出发了。

    向着、人世间。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