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人界物语 第3章 鱼获满满

时间:2022-05-14作者:我只想养家糊口

    第3章 鱼获满满

    翌日。

    王强完美的保留了午睡的习惯,即一眠过午。

    上工?挖矿?打铁?

    不是有张允恩呢吗。

    张允恩一大早就不见了人影,估计是忙着下矿挣钱去了。对于挣钱,张允恩是认真的。

    要说这寻矿采矿在没有现代仪器的时候,也是个技术活儿。正所谓:“寻龙分金看缠山,一重缠是一重关。关门如有八重险,不出阴阳八卦形。”

    “嗯,跑题了。”据传早在5000多年前我们的祖先就已经发现了规律。

    上有丹沙者,下有黄金。

    上有慈石者,下有铜金。

    上有陵石者,下有铅锡赤铜。

    上有赭者,下有铁。

    所以说后人并不能站在前人的肩膀上,就认为古人不过如此。“嗯,这次跑远了……”

    主要是王强不想下去挖铁矿。韩家镇这处矿区就在镇子西边不远处,矿区上还有冶铁的作坊。所以王强打算先去冶铁作坊逛逛,看看有没有什么活计。

    挖矿咱们不行,咱们可以走技术路线啊。

    啥?没技术?

    不多时王强晃晃悠悠来到一处小河边。

    脚边是一根新鲜的竹竿,手里是刚刚到冶铁作坊找活计时用作坊里废弃的边角料“顺手”粗制滥造的鱼钩,和与铁匠师傅聊天时从他家晾衣绳上“借来的”麻绳鱼线以及出恭时“又顺手”挖的几条蚯蚓;顺手系上枯枝做漂,就势往草坡上一躺,王强不禁哼唱:“轻轻~河边草~”

    ………………………………

    这条河名叫“风麟河。”

    水势不算浩大,却也清静幽深。

    河畔不过二里地就是韩家铁窑,不远处是几处农家别苑,在稍远处是一座酒肆,刚刚王强还从酒肆处借了一根长势相当喜人的竹子。

    小河边林荫处处,青草萋萋。

    近处几户农家别苑,篱笆院墙上有晾干腌制的鱼干,风中甜丝丝的鱼腥味儿,好一派生活的气息。

    这几户农家小院中还都种了蔬果,有的是小葱,有的是黄瓜,还有苦瓜,再往远处瞧去,嘿,还有西瓜。

    午后的阳光颇为毒辣,王强以臂遮阳,仰躺在河边,倒也不在乎有没有鱼,在不在吃钩,口好不好。

    反正以他王某人神乎其神的技术,空军是不可能的。

    ……………………

    傍晚。

    夕阳照耀在大地上,金色的光芒洒满人间;月亮迫不及待的早早跃上远天,与太阳一同辉映。

    正是:“新月已生飞鸟外,落霞更在夕阳西。”天光云影照落在王强身上,先是一层灿烂的金黄,然后是橙黄,然后是橘红,最后是银…………

    只见王强伸了个懒腰,起身拍了拍身上。

    感叹一声时光飞逝,时间不早了,回家给张允恩做饭去。

    于是乎王强左手里拿着竹竿,想着下次可能还要用;右手里也是满满当当,笑容满面的急急往回赶。

    身后晚霞送行,小河边是一声又一声的渔歌唱晚:“是哪个鳖孙儿薅俺家的葱!”

    “愣你马,谁偷了俺的瓜!”

    “这不要脸的把我家的苦瓜也摘了!”

    ………………………………

    “空军?”

    “不存在的。”

    ……………………………………

    王强回到房间时已是月上满天,但是张允恩却未曾在,按理说这时候张允恩应该已经下工了。

    王强倒也不担心,张允恩至少看着像个好人。

    张允恩:“…………”

    “我谢谢你啊!”

    王强来到灶台处洗了洗手,去了去可能不存在的鱼腥味儿。

    他切了半个西瓜,先美美的吃上两块。又顺手做了个凉拌苦瓜,把新鲜的小葱清洗干净,切成丁儿,再撒点儿葱花,别提有多美了。

    嘿,别说:“怪不得大妈们都喜欢做《蹭宴族》,免费的东西是香哈。”

    王强吃的正香呢,就见到张允恩左手提着一壶酒,右手提着一只烧鸡回来了。

    两人对视片刻,王强打着嗝儿和张允恩异口同声道:“哪儿来的?”

    “河边一群热情的大哥、大爷们送的。”王强挠挠头颇有点不好意思。

    他好奇的抬头看向张允恩,示意你呢?他猛然发现张允恩竟是扭扭捏捏红了脸说:“酒肆……花……花三姐送的……”

    王强震惊了。

    这混小子平时半天闷出出一个屁来,一张口能把人气个半死,又是个死要钱的混不吝,除了长得真心不错外,有什么好的。

    他还害羞不好意思了!

    “这是哪家姑娘,怕不是猪油蒙了心,瞎了眼了吧?”王强不无恶意的道。

    张允恩:“人家长得可好看了,人又善良又漂亮。再者说了,就算是瞎了眼人家也没送给你不是?”

    王强:“…………”

    …………………………………………

    “所以自己到底是不是猪脚?”

    “说好的气运之子呢?”

    “位面王者呢?”

    王强霎时间觉得刚刚吃过的西瓜不甜了,嘴里的苦瓜是真苦,老混蛋怕是没施肥!

    农户:“………………”

    “隔~”王强觉得有些憋屈又有点不甘。

    “看来你是吃饱了?伙食可以啊!”

    “哪里的大哥、大爷这么好,下次带我一起去看看。”

    “要不要再来点儿?”张允恩吃的满嘴流油。

    王强:“…………。”

    …………

    张允恩没心没肺的吃了烧鸡早早地就睡去了。

    酒没动,王强告诉他不要动,留着他还有用。

    夜色渐渐的深了。

    王强一个人坐在门槛上。

    天空中一轮明晃晃月亮,静静地悬挂在远天,四周密密麻麻的星星一闪一闪的。

    “几回花下做吹箫,银汉红墙入望遥。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这样的月色星空下,不知道会不会有谁思念着我呢?

    这是来到这里的第二个夜晚了,他不知道自己可以思念谁聊以藉慰,就像他不知道谁会不会思念他一样。

    王强转身回屋,长叹一声,竟是说不出的寂寥。

    “还是早些休息吧,明天也好看看哪个花姐姐能第一天就就知道了这张允恩。”王强沉吟着缓缓睡去。

    (本章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