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075章 挟菜的风波

时间:2018-07-09作者:影沉沉

    蓝玉山越过苏沫儿的身边,走到白巧巧那边,淡然问了一声:“没事吧?”

    “没事。”白巧巧立刻笑笑,露出一副很自信很自信的表现。

    “那准备吃饭。”蓝玉山说,他这么说着,转头往回走。

    白巧巧立刻亦步亦趋的跟了上去。

    其实两人的互动,都是极为生疏的,完全是蓝玉山以一种颐指气使的态度,在命令着白巧巧。

    可是,这一幕,瞧在苏沫儿的眼中,却是刺激得她险些发狂。

    哼,还骗她,还说没什么,还说只是普通的朋友,这是普通的朋友吗?

    还以为,一个林小柔走了,蓝玉山就不会再喜欢别的女人了,他还是属于自己的,还是跟自己保持着亲密关系的小舅舅,哪怕没有别的关系,就保持以往的那种亲密状态也好。

    可为什么,要冒出这么一个女人呢?

    白巧巧跟着蓝玉山过去,准备吃饭。

    她还以为,是跟蓝老首长这些一桌吃。

    可到了后,她才感觉,她想得太天真了。

    人家那种身份的人,怎么可能跟她一桌子吃饭。

    谢玉兰一脸带笑的解释道:“老爷子肠胃不好,我们是单独给他开的饮食,你们慢慢吃。”

    白巧巧心中有些失望,看样子,这蓝老爷子是没有把她看在眼中,这是连饭也不一起吃了。

    但她也有一些如释重负的感觉,没有蓝老首长在场,她不会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可以表现得更为轻松一些。

    在场吃饭的,只有四人,也就是蓝玉山、白巧巧、白童、苏沫儿。

    这完全是四个人,四种诡异的心态。

    白童在想,早知道,蓝玉山会带白巧巧来这儿,自己就不来这儿好了。

    但转念又想,这是蓝玉山故意搞的把戏,就是故意来恶心她的,就算今天来不碰上,以后也一样会在其它的地方碰上。

    倒是现在先清楚了白巧巧的身份,后面才好应对。

    苏沫儿也是火大,凭什么,要跟伊丽莎白这样的女人坐在一起吃饭啊,看着一脸的狐媚相,都是讨厌得很。

    白巧巧偏生象看不懂别人的脸色似的,她的位置,就坐在白童的对面,她清楚,她存在的目的,就是为了恶心白童。

    蓝玉山找她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恶心白童。

    所以,她在白童对面位置坐下,冲着白童微笑着:“以后,还请多多关照。”

    这话,听着是客气,可是,白童坐她的对面,自然是看清了她眼中的挑衅与得意之色。

    确实,她也够得意,以往被白童打压得如丧家之犬,只能逃到南边的城市,改名换姓,当着最被人不耻的夜总会小姐。

    可现在,她也能咸鱼翻身了,她已经是香江人了,甚至不久,也能进入白童所在的学府读书了,成了天之娇女,而且,能出入蓝家这样存在于传说中的家庭,她如何不得意?

    白童同样回以白巧巧一个意味深长的笑意:“伊丽莎白小姐,你这话,是找错了对象,你应该对小叔说,请他多多关照才对。”

    她不紧不慢的补充道:“毕竟,伊丽莎白小姐,你都说了,你是香江人,要不是因为小叔的关系,你大概不会来这京城,更不会有机会迈入这个门槛,所以,你应该请小叔多多关照才对。”

    她是很残忍的指出这个事实。

    白巧巧的脸色顿时一僵,这确实是痛脚,她真的是因为蓝玉山的关系,才能来这个京城,才有机会迈入这个门槛,白童所言的,一点也不差。

    然后,她才强笑着对白童道:“似乎,你对我有很大的成见啊?”

    “怎么可能。”白童直接回答:“如你所言,伊丽莎白小姐,你是香江人,这一辈子,我连南边都没有去过,我更不认识你,我怎么可能对你有什么成见?或者说,你其实自己有什么亏心事,所以,才感觉,我对你有成见。”

    “因为,你刚才,不是说我象你认识的什么人吗?”白童问。

    “刚才我看错了,确实第一眼,把你看作以往的某个人了。”白童不客气的回答。

    白巧巧吃吃的笑了起来:“看样子,我不是,还让你失望了。”

    “有什么好失望的。”白童淡淡道:“古人有云:假作真时真亦假,是真是假,自己心中有数就是。”

    “吃饭。”蓝玉山终于是沉着脸说了一句。

    他都叫着吃饭了,苏沫儿也没有说话,端起饭碗,有些怨恨的看了蓝玉山一眼,不是滋味的吃着碗中的饭。

    而白巧巧却是笑着,主动的伸手,挟起了菜,搁进了白童的饭碗中:“来来,我借花献佛,你们别客气,多吃一点。”

    而白童,又怎么可能接受白巧巧替自己挟菜?

    想想,这样的仇人坐在自己的面前,偏偏还一脸无辜的给自己挟菜,这真的是成心想恶心死自己。

    不得不说,这样的操作很贱,但也真的很恶心人啊。

    白童感觉,如果蓝玉山真的是为了恶心自己,那他,算是成功了。

    自己现在是不吃饭了?还是当场翻脸发作?

    自己现在不吃饭,这不是趁了蓝玉山和白巧巧的心,恶心了自己,就是他们最得意的事?

    当场甩脸子?

    这会让蓝老爷子对自己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好感,又给打回了原处,让人感觉,自己太沉不住气了,没有一点涵养。蓝老爷子作为一家之主,都没有公然拿脸色给白巧巧看,算是给蓝玉山留了十足的面子,自己又怎么可能拿脸色给白巧巧看?

    看着碗中的那点菜,白童感觉就象看着无数的绿头苍蝇。

    吃,吃不下,甩,也甩不掉。

    白童挟起这菜,果断的就搁进了他右手边的蓝玉山的碗中:“伊丽莎白小姐,大概,你借花献佛献错了人,你应该献给我家小叔才对,他即是这个家的主人,又是你的朋友。”

    她这是成功的把这恶心的绿头苍蝇,甩进了蓝玉山的碗中。

    她敢打堵,以蓝玉山的为人和个性,是绝不会再动这一口菜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