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068章 把后备车厢给我洗干净

时间:2018-07-09作者:影沉沉

    符轶听了这话,心中高兴,这比给他投资更令他高兴。

    对于一个有理想有抱负的人来说,钱财什么的,都是身外物,倒是知音,才是这世上最难求的。

    比如,他现在想搞原创,都有无数的人来给他泼了冷水。

    从小家人就说他搞音乐作什么?主流是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你整天唱唱歌,未必还能有饭吃?

    后来工作了,想搞什么原创,领导也是说,小符啊,你有想法是好事,不过,这东西,不能操之过急,一切还在摸着石头过河……反正就是,想想就好,实际上是不可能支持。

    好不容易熬了这么多年,小符熬成了胖符,在圈中多少有些人脉,有点话语权了,在圈中嚷着要搞原创,符轶更想的得到的,是别人的认同和理解。

    结果,不是他的同行们最先认同理解他,反而是这么一个学生理解他,这让他如何不感动?

    之前,他还以为白童就是一个普通的在校学生,误打误撞的凭着灵感给夏小云填了这么一首歌词。

    可刚才跟夏小云和余凯在这儿闲聊了一阵,他才察觉,原来,白童并不是藉藉无名之辈。

    人家早就写作了不少的东西,最最有代表的,就是上映不久的那一部电影,就是根据白童的原著所改编。

    只是,隔行如隔山,他没有怎么关注这一块罢了。

    “那你要不要跟着我们来搞原创音乐?”符轶再一次的盛情邀请。

    白童婉言拒绝。

    她指了指夏小云道:“我看好你,同样也看好她,我相信,你们合作,一定会上一个更高的台阶。”

    符轶也没有再勉强了,所谓的人各有志,就象自己现在想搞原创音乐,要是白童来拉着自己非要去文艺创作,这也不可能。

    ****

    蓝玉山站在路边,冷峻着脸,默默又点上了香烟。

    他在白童这儿,真的是一次又一次吃了闭门羹,白童简直是太滑头了,油盐不进。

    哪怕看着白巧巧这么一个仇人在面前,明明只要点点头,就能长久解决白巧巧这样的大麻烦,她都不肯点头。

    一惯冷酷沉稳的蓝玉山,也有些沉不住气,颇为焦灼的抽着烟。

    夜风吹过,空气中,夹杂着一丝莫名的异味。

    蓝玉山立刻警惕的伏在车身上,抬眼向着四下巡视,确认四周有无异状,然后,他再度的嗅了嗅,好确认,这是什么异味。

    这一下,他终于确认,这是一股尿臊味。

    而且,这尿臊味,是从他这后备车厢中传来的。

    蓝玉山似乎这时候,才想起,他的后备厢中,还绑着一个人。

    他打开车子的后备箱,果真,白巧巧被全身捆绑着蜷缩在那儿,下身一片水渍,显然是吓尿了。

    那一刻,蓝玉山心中怒意十足,这居然敢把他的车弄脏?

    而白巧巧面对这一幕,也是羞愧得恨不得钻进地缝。

    她被蓝玉山绑了这么久,一直生理问题没有怎么解决,刚才再那么一吓,就直接吓尿了。

    一个女人,一个还自认为颇有几份姿色的女人,在一个男人面前被当众吓尿,这确实是够丢人,甚至是屈辱。

    蓝玉山再嫌弃,可是,这麻烦,是他弄出来的。

    他又没有带别的人在身边。

    他厌恶的看了白巧巧一眼,砰的一声,又把后备车厢的门给关上。

    白巧巧再一度被恐惧扼住了咽喉。

    她不知道,她又要被带到哪儿去。

    该不会嫌她尿在了车上,他直接把她连人带人,倒丢下山涯去吧?

    那一刻,白巧巧感觉这一路是好漫长,漫长得她都感觉时间停止了。

    可似乎,这一路又好短,短得蓝玉山很快就停下了车。

    白巧巧甚至想,该不是,蓝玉山要动手解决她了?

    白巧巧的心跳都快停止了,然后,她又是极度没有出息的吓尿了。

    蓝玉山打开后车厢,冷着脸,厌恶的看了白巧巧一眼,手一挥,手上的那把锋利的匕首,一下就将捆绑着白巧巧的绳索给割开。

    “自己出来,收拾干净,把我的车也洗干净,再过来见我。”蓝玉山冷声丢下这话,转身向着里走。

    白巧巧这才注意到,这应该是郊区的一个私人民房,就修在路边。

    这种民房就是这么方便,向后退出几十米,就修出一个院坝,有点经济头脑的,就会把这坝子弄成什么修车厂,洗车场之类的。

    现在,她们所处的这儿,并不是什么修车厂、洗车场,就是普普通通的住家。

    白巧巧羞愤难当的蜷缩在后备车厢中,根本就没有预料得,蓝玉山不拉她一把。

    她继续蜷缩在这儿,并不是她爱上了这个后备车厢,更不是喜欢躺在她的尿液中。

    她被捆绑了这么久,手脚早就麻木,根本动弹不了。

    她躺在那儿,好一阵,才算是血液恢复了畅通,她才慢慢的,从后备车厢中爬出来。

    白巧巧磨磨蹭蹭的在水龙头下不知道清洗了多久,那股子的尿臊味,如阴影一般的存留在她的心中。

    哪怕最终,她已经换上了干净的新衣服,她都还能隐隐约约的感觉那股子尿臊味的存在。

    然后,她又打水,把蓝玉山的后备车厢中,清洗了又清洗。

    等搞好这一切,她才满脸通红的进屋去,站到了蓝玉山的面前。

    蓝玉山正坐在客厅那儿,看着电视,旁边有人在陪着他说话,显然这人就是这屋子的主人,看模样,也是蓝玉山的下属或者心腹之类的存在。

    看着白巧巧走进来,那人很识趣的说了一句:“我去外面看看。”然后,给白巧巧和蓝玉山留下私人空间。

    白巧巧心中一肚子的火。

    今晚,她又惊又怕,被吓得尿裤子,还这么折腾半天在那儿洗车。

    可反看蓝玉山,似乎一点也不急也不慌,居然还在这儿好瑕以整的看电视。

    白巧巧深吸着气,压下自己心中的那股子无名的火。

    她要怨恨的,应该是白童。

    她知道,她招惹不起蓝玉山,这男人,随便动动指头,真的可以置她于死地。

    所以,明明是蓝玉山把她绑了丢在后备车厢中,害得她尿失禁丢了脸,她却是把这一笔帐,记恨在了白童的身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