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061章 互相恶心

时间:2018-07-09作者:影沉沉

    唐琪微眯了眼,再度把白童从上到下的打量了一番,才冷笑道:“不愧是当高考状元的人,还有这么一点脑子。”

    她刚才,可真是想白童冲动得直接动手。

    只要白童敢动手,她虽然挨了一下皮肉之苦,但也算是拿住了白童伤人的证据。

    这学校,这么多人看着呢,有的是人证。

    何况,她的包中,还准备了录音机之类的。

    可惜,白童再是愤怒,再是生气,最后关头,还是很沉着的控制住了情绪。

    “白巧巧,不管你找了什么人当靠山,请你记住,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白童的语气极度生硬。

    说完这话,她转身就走。

    她不清楚,白巧巧现在是找了什么样的人当靠山。

    她更不清楚,白巧巧突然跳出来蹦到她的面前来干什么。

    她现在就在赌,赌白巧巧沉不住气,主动说出来意。

    这白巧巧不可能无缘无故就这么出现在她的面前。

    她迈着脚步,向前走着,一步,两步,三步……

    刚数到第三步,身后的白巧巧果真是沉不住气了:“白童,你就不想知道,我来找你做什么?”

    “不想知道。”白童冷冷回答:“你一肚子的坏水,知道了就没有好事。”

    她一副淡然处之的模样,倒是令白巧巧有些着急上火。

    “白童,实话告诉你,我感觉,你这个学校不错,我准备到这儿来上学。”白巧巧洋洋得意的说。

    白童心中格了一下。

    当年,白巧巧可是被她的那个高中给开除了的。

    这些年,想抓白巧巧,也一直没有找到,她隐姓埋名,不知道藏在哪儿。

    这现在,突然跳出来,说喜欢这个学校,要来这儿上学。

    拜托,这可是全国知名的学府,不是什么小学幼儿园,靠个字条都能上的。

    “白巧巧,你以为,你真的有这个能力上?”白童回头,一脸嘲弄的看着白巧巧:“一个被高中学校开除的人、一个当年就混迹在夜总会当小姐的人,能有资格,进这样的学校?”

    这几乎是捏了白巧巧的痛脚。

    她在南边的城市,当着夜总会的头牌,本来那夜总会都是藏污纳垢的地方,她以烂为烂,也没感觉什么。

    可今天,她在这样的高等学府中来转了转,看着这些跟她年纪差不多大的人,一个个青春蓬发,生机勃勃,脸上都带着阳光自信的笑容,仿佛整个世界,都在他们的脚下。

    这些学子,才是真正的天之骄子。

    白巧巧看着这些,是羡慕又妒忌。

    她又想过着那种醉生梦死的虚荣生活,一边又想自己有着很高贵荣耀的身份。

    以她夜总会的小姐,来跟这些高等学府的天之骄子们相比,她自己也有些自形惭愧。

    “你胡说。”白巧巧立刻恼羞成怒的反驳着白童:“你这样说我的坏话,信不信,我告你诽谤。”

    她这话一出,白童冷笑:“行啊,白巧巧,你尽管去告,我倒要看看,你白巧巧臭名昭著,不管是学校还是派出所,都留有案底的

    人,还能翻出什么花……”

    “什么案底,我现在,可不是白巧巧,我现在的身份是……”白巧巧得意的,就想抛出她的新身份。

    可随即,她立刻察觉到了什么,立刻伸手捂住嘴,没把后面的话说出来。

    虽然没有说,但白童也猜得了这么几份。

    果真,这白巧巧是找了一个极有来头的人当靠山,帮着白巧巧把身份都改变了,所以,白巧巧有这个胆量,敢跑自己的面前来耀武扬威,根本不担心,会再惹出什么事来。

    “我不管你现在的身份是什么,等你有本事,真能进到这个学校来读书再说。”白童挑了挑眉,从容不迫的说。

    现在,是白巧巧清楚她的一切情况,而她,不清楚白巧巧的一切情况,两人就处于信息完全不对等的状态。

    别的情况她不清楚,但她现在明白,白巧巧就是来恶心她的。

    这恶心人,谁干不来啊?

    平时白童不喜欢怼人,只要不太过份,她愿意谦让一下。

    但白巧巧,绝不是她该谦让一下的对象。

    微抬了眼眸,她看见那边有同学经过,正是她以往的室友艾羽熙她们,白童扬手,立刻打了一个招呼。

    她一招呼,艾羽熙、曾馨宜等人都靠了过来,跟白童打着招呼:“白童,你在这儿做什么?”

    曾馨宜也是望向白巧巧:“白童,这是新来的学妹?”

    白童抿着嘴轻笑:“你也太小看人了吧?新来的学妹会如此的沧桑?”

    她用的词,还颇为高级,只是用了沧桑来形容。

    可看在外人的眼中,这白巧巧身上,有着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直到这些天之骄女们后来接触社会很久了,她们才搞清楚,面前这个女人,身上是一股子浓浓的风尘味。

    “那是学姐?哪个系的?”曾馨宜象个好奇宝宝似的,再度追问一句。

    白童就幸灾乐祸的看着白巧巧:“对不起啊,我也不知道你现在什么身份,要不,你自己来介绍一下。看看你是哪一届,哪一个系的?”

    这问话,是直接看白巧巧的笑话。

    这个连高中都没读完,连高考都没参加的人,能说得出自己是这个大学哪一届的?能说得清是哪一个系的?

    白巧巧咬住了牙。

    妈的,还以为,今天这么突然露个脸,能好好的震摄一下白童,哪料得,明明自己占上风,白童还是轻易的扭转了局面。

    自己现在能说出什么?自己什么也说不清。

    白童冷眼看着她。

    白童倒是希望,白巧巧现在一激之下,说出她现在的身份,或者要读哪个系,自己也能准确的反击。

    可白巧巧只是紧咬住下牙,什么也没有说。

    白童很失望。

    看样子,这白巧巧身后的靠山,也没有很上心嘛,这进大学的事,八字还没有一撇,这白巧巧就急不可耐的跑学校来炫耀。

    白巧巧不说,白童也摸不透白巧巧的底细了。

    白童很失望的一摊手:“看样子,她就是一个社会闲杂人等,太喜欢我们这个学校,所以跑进来参观参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