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044章 你又算哪根葱

时间:2018-07-09作者:影沉沉

    白金玉的态度,有些强势逼人的意味。

    白建设没料得会这样,他连连摆手,连声道:“不是的,我……我没有阻三阻四……”

    “没有阻三阻四,那你凭什么不要我回农村,非要我呆在沪市?”白金玉根本是不领情。

    “因为城市呆起,原本就比农村好啊。”白建设急了。

    他是真实的了解到了,这城市呆起,处处是商机,现在白家的日子过得这么红火,这是以往在乡下怎么也不敢想象的。

    白金玉冷哼:“说来说去,就是不想我回来分房产和土地是吧,然后你们全吞占了对不对?”

    “没有没有。”白建设急得都有些解释不清了:“我不是这个意思啊,是真的,农村没有什么呆头,你真需要,我老家的房子让给你就是。”

    他这话一出,孙淑华、白童都呆了。

    虽然老家的房子,她们现在是不回回去住了,估计以后,也没有机会回去住。

    但是,就这么一句话就说出来送人,这也真的太大方了。

    “好了。”白培德沉着脸,终于是说话了:“吃饭,这些事,吃过了饭慢慢再说。”

    白金玉不满意:“爸,这事还怎么吃了饭慢慢说啊?你也是不想分房产给我是吧?难道在你的眼中,你就是这么重男轻女的?我当女儿的,就不能分房产?让我以后回来都没有一个落脚的地方?”

    白培德犹豫了一下,才道:“小妹,你实在想要一点房产,想以后回来有一个落脚的地方,那我我名下的房产,按你们的人头,分点给你好了。”

    他想名下几个子女,一人分一点,再公平不过。

    何况,老家的房子,一两千块钱,一人分到手的那一点房产,也不过几百块钱,没什么大不了的。

    白童没有说话,心中对白金玉一家回来的目的,也真的只有这么呵呵哒了。

    真要有眼光,真要感觉以后拆迁这一块能发财,那怎么不折腾沪市的?

    随便折腾沪市的房产,这收益,不是比这些偏远的县效强多了?

    要知道,这房产之类的,永远都是地段地段地段,这沪市,一线大城市,无论任何时候,增值的价值,可比这县城郊区强多了。

    后世许多家庭,都是集全家之力,卖了老家的几套房产,却只能给沪市的一套房的首付。

    白金玉听着白培德都承诺了要分房产,回来的目的达到了,心中高兴,给白培德挟着菜:“爸,我就知道,你老人家最公平,对我们几个子女一视同仁。”

    白童没有多话,只是认真的吃着东西。

    这家产怎么分,要不要分,这是爷爷的事,她不会站出来指手划脚。

    “爸,你吃,吃好了,我们下午就坐车回老家,去把这些手续办了。”白金玉是一点也不含糊,打铁趁热。

    “好。”白培德爽快的回答。

    孙淑华听着这话,隐隐就感觉不安。

    她跟白金玉的情况类似,都是同样回娘家看父母,都是十几年没有回家。

    她前几天回娘家,可是大包小包

    的往家中扛,也没有想着要分父母的家产,怎么这白金玉一回来,就嚷嚷着要分家产,要分土地?

    孙淑华急得都想说话了。

    她总感觉,这白金玉也太功利了一点。

    而且,当着席桌上就在这么说。

    甚至要吃了饭就立刻回去办这些手续。

    孙淑华终于忍不住问了一句:“不可能不管老的,就只想着要分东西吧?这不是要一视同仁的?”

    白金玉自己才在说了一视同仁,这怎么能马上否认自己不管老的?

    “谁说我不管了,我当然要管老的。”白金玉连连承认。

    袁其刚也道:“这个自然,为人子女,尽赡养义务是必须的。”

    白童听着这些冠冕堂皇的话,真的很不爽。

    这些年,这小姑都没有回家,书信往来也少,更不谈什么给赡养费,这会儿要出来分家产,倒是话说得好听。

    但白童也没有说什么。

    她这一辈子,最最亲近的,就是爷爷,她也相信,她的爷爷不是糊涂蛋,如何处置,心中自有定论。

    孙淑华紧张的追问白金玉道:“那你现在是准备把这些年应该付的赡养费给付了吗?”

    这些年,可没有任何一个子女给白培德赡养费,她们的一致说辞就是,白建设顶了班,当了工人,那么,老爷子的生老病死,就应该白建设一人承担。

    甚至看着老爷子还有一些退休费,一个个都还在想着法子从老爷子手中捞点去,没有谁想过主动给老爷子钱用。

    孙淑华在白家呆了这么多年,自然是知道这些情况的。

    白建设老实,不懂说这些,白童孝顺,又是小辈,她也不可能出头来说这些,跟当小姑的人对掐,孙淑华自然是站出来当这个恶人。

    白金玉听着孙淑华这话呆了。

    她只想着回来分房产分土地,可没想着补偿老爷子的生活费。

    “你又算哪根葱?”白金玉忍耐不住,一下就冲了起来:“你一个外姓人,有什么资格来指手划脚的?”

    “合着你的哥哥不能说,我这个当嫂子的是外姓人,也不能说,白童一个小辈也不能说,全部人都不能说,就由得你一人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孙淑华针缝相对着。

    这么多年,她一直受白家的庇护,被白童关照,对老爷子也是尽心尽职,现在看着白金玉这么算计,自然而然的,孙淑华就想替白家的人维护权利。

    “够了,吃饭,这么大一桌菜,还不够吃吗?”白培德险些生气了。

    他这么一怒,孙淑华也立刻乖乖的闭了嘴。

    袁其钢一看,这闹得太僵没好处,白金玉过于咄咄逼人,只想分家产,却不肯赡养,怕说不过去。

    白建设老实念着兄妹情,不代表其它的兄弟姐妹也愿意,真要不把这些年的赡养费补上,自己是抬不起头来的。

    袁其刚打着圆场:“这赡养费,我们肯定是要给的,赡养老人,肯定是我们作子女该尽的义务。只是,我们在沪市,也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一年到头,手上也剩不了几个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