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040章 赤果果的嫌弃

时间:2018-07-09作者:影沉沉

    白童在后院,洗过了脸手,又回房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孙淑华站在那儿,有些忐忑。

    怎么说她跟白建设扯证结婚的时候,也就是厂子里的一些伙计,白建设并没有大肆请客,这白家的亲戚,并不怎么认识她。

    她也怕自己哪儿做得不好,不招人喜欢。

    她一看小姑一家,都是讲究人,男的象是当官的,女的也象有钱的人。

    所以,她立刻忙着,把家中常备的糖果瓜子拿出来,又去帮着大家沏茶水。

    “来,喝茶。”孙淑华殷切的招待着,又热情的拿着糖往袁桐的手中塞:“来,吃糖。”

    “谢谢,我不要。”袁桐很矜持的说了一句。

    似乎,听上去,她很有礼貌,可这无端的,矜持的态度,让白培德心中有些不舒服。

    他指着孙淑华对袁桐道:“袁桐,这是你的小舅妈。”

    白金玉也不由抬头,重新打量了一下孙淑华。

    她倒是听说,白建设最初的那个媳妇生了孩子就跑了,白建设后来才再找了一个。

    白金玉看了孙淑华一眼,朴朴实实的妇女,衣着也是不差,手上还戴着这么一个玉镯子。

    白金玉心想,看样子,三姐支援白建设一家还支援得不少。

    白童也出来了,白培德想着两个表姐妹倒是没有怎么接触,现在多熟悉熟悉一下,总是好的。

    所以,他对白童道:“童童,你带着你表妹出去转转吧,她没来过这儿,你带她走走看看。”

    “好的。”白童应着:“表妹难得来一趟,我当然得好好招待招待。”

    可这一句“童童”,却是令袁桐心中颇为不舒服。

    明明她在家,她才是父母的掌中宝,叫着“桐桐”的,结果这么一个表姐也叫“童童”真令人不舒服,要跟风也不是这么跟风的啊。

    袁桐认定,是白童跟风,跟着她叫了这么一个名。

    她也不想想,白童是表姐,白童先出生,取名,也是白童取在前。

    所以,袁桐对白童的嫌弃,就掩饰不住了:“不用,这地方,有什么好看的,我们沪市,不知道比这儿好多了。”

    这赤果果的嫌弃啊。

    袁其刚轻皱了眉:“桐桐,怎么说话的呢?”

    这摆明是训斥着袁桐。

    白童听着这“桐桐”两字,也是无语。

    果真这两个字的叫音一样,一不小心,还以为是批评自己呢。

    白金玉立刻就护着袁桐了:“桐桐没说错啊,这地方,也确实没什么好,跟沪市是差多了。”

    白童呵呵了,这沪市再好,你请人去转转了吗?

    难怪这么多年没往来,这一股子瞧不起人的劲,跟在一起,也是麻烦。

    袁其刚陪着白培德说话,也顺便问了问白童的情况。

    当听说白童在京城的a大上学,他不免关切的问了一句:“那学校,不好考吧。”

    毕竟,袁桐这开学,马上就要高三了,对于高考这事,袁其刚是很在意。

    白童谦虚了一句:

    “还行吧。”

    袁桐听着这话,就感觉,这白童吧,就是马马虎虎的考了这么一个学校。

    她在旁边道:“其实这a大,也不怎么样,排名第一的,其实是京大。”

    孙淑华听着这话,心中也是想,这口气,可真大啊,连童童读的a大,都没看在眼中。

    要知道,a大可是排名前十的大学,白童当初报告这个学校,也是全方面综合考虑的结果,她最初的目标,是要报考军校的,因为陆世杰的事,给耽误了,才转报了a大,也就是从国防生这边转过去的考虑。

    何况,白童当初可是本省的高考状元,这分数,考京大也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啊。

    可现在,听着这袁桐的口气,是没把白童考的a大看在眼中,要是白童当初报考的军校,不是更瞧不起。

    袁其刚官场中人,说话自然是有分寸得多,他对白童道:“a大其实也不错了,何况,金子在哪儿都发光。”

    这似乎就有些安慰白童的意味,袁桐听着这话,不满的嘟着嘴。

    白童极有修养的笑笑,也不争论个什么。

    她只是问着白培德:“爷爷,这时间不早了,你看是在家中吃饭,还是安排在外面吃。”

    “就在外面吃吧。”白培德发话。

    他也心痛白童和孙淑华才风尘仆仆的回来,哪还需要这么热的天,再帮着安排这饮食。

    “对了,三哥呢?”白金玉发话问着。

    “嗯,他出去送货了,差不多要回来了,小孙,你给老三打个电话,问问他在哪儿。”白培德叫孙淑华。

    “好。”孙淑华立刻去给白建设打电话。

    白建设现在正在市区的酒楼结帐款。

    现在的豆腐生意辅得大,许多小餐馆之类的,量不大,他都是当天供货当天收款。

    换作这些大的酒楼,信誉好,白建设也就是十天来结一次帐,省得天天跑路。

    现在接着电话,听闻白金玉一家人回来了,白建设还有些摸不着头脑。

    但白建设这人老实,也憨厚,听着妹子还有妹夫一家人回来了,自然是高兴的,一说请客吃饭,再看看自己现在就站在这酒楼,就直接在电话中对孙淑华道:“那就请他们来这儿吃饭吧,我在这儿等着。”

    孙淑华挂了电话后,就对白培德道:“爸,白哥说了,今天就在颐之时吃饭吧。”

    “好,那我换一件衣服过去。”白培德说。

    白金玉听着这话,有些呆了。

    她问着孙淑华:“就是市中心的那个老字号颐之时?”

    这么多年没有来这边,但对颐之时这样的老字号,她还是知晓的。

    那些年,这可以说是国营饭店啊,接待的全是外宾,白金玉自然是知道的。

    所以,她在想,是不是哪儿新开的什么餐馆,跟着打个擦边球,取了一个差不多的名,就比如,白童也有一个tong,而袁桐,也带了一个tong,可这是一个字,但就是两个字。

    “是的。”孙淑华平淡的回答。

    在她看来,这颐之时,也没什么了不起啊,天天供货,三天两头就去收款,再平常不过,没什么了不起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