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039章 我们名字才不一样

时间:2018-07-09作者:影沉沉

    被村民和村长这么一说,孙淑华心中总算踏实了不少,这比白童给的承诺还有效。

    毕竟,白童可以对付夏富贵,但不表示,白童能次次的跟着来。

    而现在村长和村民都一起发话表态,以后会帮着孙淑华,不会再让她被外人欺负,孙淑华的心,才算勉强落在实处。

    没落在实处的地方,那是夏富贵长年留下的阴影,哪怕这么多年过去了,这一下勾起,也不是轻易能消的。

    白童在这儿陪了孙淑华两天,孙淑华又去给去世的亲人上上坟,烧烧香,把一个出嫁女人该做的事都做了,这才起身,跟白童一起回白家。

    ****

    白家,也是热热闹闹的。

    白童和孙淑华回去的时候,看着屋子中多出来的几人,还有些莫名其妙。

    白童只看着其中一人,有些面熟。

    倒是白培德招招手,对着白童道:“回来了?过来见见你小姑。”

    这上门来的几人,自然就是白培德的幺女,白童的小姑。

    白培德的幺女,早些年在边缰,认识了下放的知青,后来返城后,也就跟着去了沪市安家落户。

    这些年,路途远,通讯也不方便,倒是极少的往来。

    白童长这么大了,似乎也只记得小时候见过面。

    眼前的女人,头发盘得精致,戴着一对绿盈盈的耳环,又穿着紫红色的旗袍,看着倒象是富贵。

    “这是傻了,自己小姑都不认识?”白金玉指着白童说。

    其实这么多年没见,白童站在她的面前,她也不见得会认识白童,只是刚才白培德提醒了一句,她就自然而然的,把白童给联系上了。

    “小姑好。”白童按着规矩,叫了一声。

    白培德又指着旁边的人,做着介绍:“白童,这是你的小姑父。”

    至于这小姑父袁其刚,白童更是彻底的没有见过。

    看样子,一脸严肃正派,倒有些象个领导的派头。

    不仅仅是她们两人,跟着一块儿来的,还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看样子,也就是白金玉的女儿袁桐。

    想想这是暑假,带着孩子一块儿回来看看,是正常的。

    果不然,白培德就作了介绍:“这是你的表妹袁桐,袁桐,这是你的表姐,白童。”

    白金玉就笑起来:“还真是巧,两人名字中,都带得有个桐字。”

    怎么说沪市也是个大城市,不管是以前还是以后,都是有名的大城市,袁桐是从这样大城市出来的姑娘,自视甚高。

    她可没把这渝城看在眼中,更没有把白童看在眼中。

    毕竟白童跟着孙淑华才从乡下回来,风尘扑扑的,前阵子军训晒得那么黑,一时半刻也没有恢复过来。

    袁桐就带着她特有的口音,一本正经的解释道:“这两个字,才不一样呢,我是桐,梧桐的桐。”

    孙淑华跟在白童的身后,听着这袁桐拿腔拿调的解释,心中还是暗自吐槽,这随便怎么说,这不一样是叫tong吗?

    白童按着规矩,还是一一的招呼了人。

    “爷爷,小姑,姑父,你们慢慢聊,我先进去洗洗脸。”白童跟大家说了一声,转头向着里面走。

    孙淑华也跟着点点头,跟了过去。

    袁其刚放眼打量着这个屋子。

    这么多年,他也没有来过这渝城,连他老婆都少跟娘家往来,他自然也没有来过。

    他以往就是知道,这白家的条件一惯差,都是城效边上的菜农,靠种地为生。

    倒是他这老婆白金玉,一惯倒是千金小姐的养着,当然,不是白家当千金小姐养着,白家那些年,还没能力把白金玉当千金小姐养着。

    把白金玉当千金小姐养着的,是在省城的三姐。

    早些年,三姐就是走南闯北的做生意,用那时候的话说,叫投机倒把,这投机倒把冒的风险极大,但挣钱也多,自然也就把这最小的小妹给当千金小姐养成了。

    按说把这小妹当千金小姐养成,这小妹应该感恩才对。

    可是,这小妹就是这么混帐,当初为了跟这袁其刚处对象,嫌三姐在当中碍事,就跟袁其刚一起检举揭发三姐做生意投机倒把的事,把三姐给弄进牛棚改造。

    为这些亏心事,白金玉自然是不好意思再跟三姐这些往来,所以,跟娘家,也是没有怎么走动。

    只是,娘家人不知道这中间的原由,只当小妹嫁得远了,回家一趟来不方便。

    也不想想,就算再远,回家一趟不方便,也不至于一年到头信也没有一封。

    这一次倒好,袁其刚一家,还是全家出动,正经八百的来回一趟娘家了。

    看样子,现在大家都在慢慢发财了,这白家,没有再住在城郊,搬到这城里来做了,电话也安上,保姆也请着。

    从这些简单的地方,袁其刚也是迅速的判断出,白家的日子,现在不说大富大贵,但也过得挺滋润。

    白金玉大概也看出丈夫的想法,她就向着白培德问了一句:“爸,三姐是经常过来看你吧?”

    在她的印象中,她是从小被三姐当千金小姐在大城市的养着,这白培德现在的这个日子,也应该是三姐在接济。

    白培德再是人老成精,也没料得,白金玉问的话中,有另外的意味。

    他在想,说三姐经常回来,似乎有些衬得白金玉不孝,不时常回来。

    所以,他含糊的说了一句:“人人都忙,只要有心就行了,实在回来不了,也没啥。”

    他明明是在替白金玉开托,可白金玉听着这一句有心就行,却是想,哼,果不然是我想的那样,这一切,全靠三姐帮衬娘家,才能日子过得这么好。

    白金玉心中很妒忌。

    这年头,做生意的是越来越赚钱,根本不象那些年,做个生意,当个体户之类的被人瞧不起。

    现在大家都说的,不管白猫黑猫,能抓住老鼠就是好猫。

    白金玉就在想,这十几年不见,大概三姐的生意做得更大了,十几二十年前,不都是一车车的走私烟,在四处倒腾吗?

    想归想,她却是没有脸面去见三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