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034章 要请客吃饭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童,我们走吧,我们回去了。”孙淑华已经是认了怂。

    她这么一怂,一喊着要走,孙老太跟李永芳倒是莫名的松了一口气。

    似乎,只要孙淑华一走,她们也就少了些麻烦。

    幸好,白童不是城里人,她对农村这种二流子之类的,还是有深刻的认识。

    这种二流子,说起来,也没犯啥杀人放火的大坏事,可是,整天偷鸡摸狗的小事倒是做得不少,他要是一天到晚上门来找麻烦,这些孤儿寡母的,还真的不好对付。

    这也就难怪,李永芳跟孙老太也是一点也不欢迎孙淑华回家。

    想想,这夏富贵要是真的来恶心人,整天啥事不做,就一天到晚往这门口一躺,也是让人受不了。

    果真,李永芳听着孙淑华说要走,是一点要留的意思也没有,她甚至说:“这天色也不早了,那我就不留你们了……”

    白童听着这话都险些晕倒。

    这还真的是让孙淑华不再回这儿来?

    白童骨子中的劲较上了。

    这儿穷乡僻壤,不是一个好地方,哪怕以后旅游开发,也不见得有人会来。

    孙淑华不愿意回来,这是孙淑华的选择,若是被人逼迫得不敢回来,这又是另一回事了。

    换作她白童,要是被恶人磨着,都不敢回家见亲人见父母,这糟心不糟心?

    “舅妈,你也知道,这天色不早了,我们还是弄饭吧。”白童并没有答应走。

    她安慰着孙淑华,对她道:“妈,你相信我,这件事,不肯就这么算了,不能是他来闹点事,就怕了他,就以后一直不敢回这儿来,连自己的家人都不能见一面。”

    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得更直白。

    这孙老太看着也是一把年纪了,七八十岁了,说不定隔不了多久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难道孙淑华也一直躲着不回来,连自己的妈生老病死都不管?

    “我……”

    “妈,你是不相信我有能力处理这事?”白童再度问孙淑华。

    这一说,孙淑华总算放了一点心。

    这么多年来,白童这丫头,低调懂事,不张扬,但又有几次事,不是她自己搞定的。

    安顿好孙淑华,让她在屋里呆着,不要再轻易出来,白童才走出去,跟李永芳商量正事。

    白童没有别的废话,先掏了一千块钱出来,交给李永芳:“舅妈,我跟我妈难得回来一趟,说起来,这也十几年没回来过了,这回来一趟,请左邻右舍一起吃顿饭,这是应该的,这点钱,就麻烦舅妈帮着张罗一下,操办几桌,请这左邻右舍,村里干部些一起过来吃顿饭吧。”

    她这次过来,身上的现金带得也有这么几千块钱。

    一来她不知道这儿具体情况是怎么样,二来,她也有代替白建设出面的意思,这多带一点现金在身上,也好备不时之需要,替白建设在孙淑华的娘家人这边刷刷脸。

    人家蓝家的人,都这么重视她这个媳妇,她白家的人,也没理由不重视孙淑华这个媳妇,这回来一趟,除了多备礼物,自然多带些现金。

    现在,这钱就派上了用场。

    “请客吃饭?”李永芳犹豫了一下。

    这乡下,也有请客吃饭。但一般情况就是修房子上梁的时候,请客吃顿饭,或者红白喜事的时候,这不年不节的……

    可一看着这一千的现金,李永芳只犹豫了这么几秒,就一口答应了:“好,好,我来操办。”

    就算操办几桌酒席,请左邻右舍来吃饭,成本也要不了几百块,这多的,不就是自己捏着了?何况,请了左邻右舍这些来吃饭,这人情,也是自己的,没理由不要。

    李永芳拿了钱,就立刻风风火火出门办事了。

    这要办几桌酒席,当然是她一人操劳不过来,她就叫了旁边的两家妇女过来帮忙。

    这农村,要办几桌酒席,也是容易,家家都养得有鸡鸭,宰几只鸡,杀两只鸭,再河里捞点鱼,土里弄点菜,过年薰好的腊肉香肠这么煮着……

    白童看着她们这么忙得热火朝天,心中也是概叹,果真是有钱好办事。

    灶里的火烧得旺旺的,各种菜在轮番的下锅,

    芋儿烧鸡、酸萝卜海带鸭,红烧鱼,腊肉炒蒜苗、炒青菜……大钵小钵的,看着倒是殷实。

    这边厢,李永芳也去把村里的老村长给请来了。

    这农村,青壮年都外出打工了,这当村长之类的,都是些老人。

    当然,不到一定的年龄,也不足以德高望众。

    被请来的老村长,自然也姓孙,大家都叫他老孙叔。

    老孙叔一把年纪了,今天的事也是听见村里的人说了,对于别村的二流子跑自己村来闹事,他自然也是颇为不满的。现在听得李永芳一家请客,他大概也猜得是怎么一回事了。

    在李永芳家,老孙叔是见着了所谓的今天把夏富贵打跑的那个姑娘。

    老孙叔揉着眼,甚至有些迷糊,该不是大家夸张了吧?这么一个年轻姑娘,能打得夏富贵自己跑了?

    老孙叔不在现场,不能理解当时的情况。

    白童眼睛亮着呢。

    她当然能一眼就辩认出,这个老者就应该是村长,她自己就主动过来,跟老孙叔套着近乎:“老孙叔,你好,我叫白童,是孙淑华的女儿。”

    她都把夏富贵打了,把祸给惹下了,这会儿要是再来强调,其实自己不是孙淑华的女儿,那才叫好笑。

    只会让人感觉,她在推卸责任。

    “听说今天邻村的那个来找过你们麻烦,被你打走了?”老孙叔还是不相信的问了一句。

    白童笑笑,并不居功:“应该说,是村里的人团结,把他给轰走了。”

    其实当时她跟夏富贵动手的时候,这村里的人,都是在一边看着的啊。

    一来,确实是不想惹上夏富贵这个二流子,二来,夏富贵嚷得在理,他来找孙淑华,他是孙淑华的男人,找孙淑华是应该的,打孙淑华也是应该的。

    哪怕这么多年,一再提倡男女平等,连城市里面打女人的男人都不少,何况是农村?

    农村的人自然是认为,男人打女人,不就是天经地义的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