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025章 你没有亲人吗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钱苇苇坐在车上的时候,都还有些后怕。

    在这一个月的期间,她主动惹事的时候太多了。

    最初,她只把白童当作一个普通的插队的国防生而已。

    不仅语言上对白童出言不逊,行动上,更是偷偷泼水到白童的被子上。

    她那时候,也并不是真的很怕白童。

    就算白童跟她打一架又如何?

    她大不了把白童的丑事给捅出来。

    所以,在训练期间,白童没跟她计较,钱苇苇甚至有一种错觉,这白童是自己做了亏心事,才不敢跳出来,跟她们争论。

    可现在,钱苇苇才明白,人家白童跟蓝胤是明正言顺的夫妻,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丑事不丑事的。

    钱苇苇想着这儿,又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颤。

    这白童,会不会事后悄悄报复自己呢?

    毕竟黄月琴就是那么一个斤斤计较的女人,仗着有个大伯当靠山,欺负团里的新人是常态。

    这白童,这靠山比黄月琴的靠山还硬吧?她会不会跟黄月琴这样,事后报复呢?

    在胡思乱想间,周姿柔在旁边拉了拉她:“苇苇,你看看,那辆车,是不是来追我们的?”

    钱苇苇定睛向着后面望去,果真后面远远的,一辆军用吉普一路追来。

    车子渐渐进了,钱苇苇能清楚的看见,坐在副驾驶室上的人,是白童,而开车的,是蓝胤。

    钱苇苇心中顿时一紧。

    该不是来报复的吧?

    她提着行李的手不由一紧。

    吉普车的速度极快,公路两边的尘土激得飞扬,然后,听得两声喇叭声响,吉普车从军车旁边超车而去,后面又是留下飞扬的尘土。

    钱苇苇紧提的心,才慢慢的松懈下来。

    沈铁君看着这一幕,不由冷笑:“现在知道怕了?”

    钱苇苇没好气的回她一句:“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沈铁君摇头:“我不知道。”

    “那你平时还在阻止我少说几句?你肯定是知道了她的这一层关系,而不跟我们说。”钱苇苇迁怒着沈铁君。

    沈铁君耸耸肩:“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只是感觉她的能力太出众,并不仅仅是一个国防生这么简单,所以,才提醒你。”

    她顿了顿,又是一副无谓的态度对钱苇苇道:“你放心,人家是做大事的人,宰相肚里能撑船,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根本没空来计较。”

    钱苇苇想一想,似乎也是这么一个理。

    白童确实也忙,根本没有功夫来为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计较。

    真要计较,她早就报复打脸回付出了,会撑到现在?

    她现在,得赶回老家那边。

    她的大伯一家,还一直被关押着的。

    这么久的时间过去,白建国一家一直被关在监狱中。

    只能说,他们一家,把所有的人品都败完了,至今这么久了,都没有任何人想着要去帮她们一把。

    但现在,已经进入了庭审阶段,如果没有实际性的证据或者关键证人,朱淑华有可能判死刑。

    朱淑华这人自私自利,爱占尽便宜,白童一直很讨厌她,是恨不得她多多受些教训。

    可是,再讨厌朱淑华,也不是让朱淑华因为这个罪名去死。

    蓝胤已经让人订好了机票,两人现在是直接赶去机场,坐飞机回去。

    ****

    看守所里,白建国一家老小,都被关了看守所中。

    白建国靠在冰冷的墙边,整张脸憔悴无比,两颊的脸都没有了,法令纹深垂,令他更显老态。

    在这儿关了这么久,也绝望了。

    大概,这一辈子都不能出去了,这牢底坐穿都有可能。

    最初的几天,他还幻想着,盼望着,谁来把他们一家老少给救出去。

    可是,没人来。

    他们就象孤家寡人一样。

    别的人犯了什么事,不管父母也好,兄弟姐妹也好,三亲六戚也好,都会想办法看看,怎么搭救。

    可是他们,从关进来起,没有任何人来探望,更没有人说要来搭救他们。

    甚至,出去放风的时候,有别的嫌犯问他,你们没有家人吗?怎么都没有人来探望一下?

    这时候,白建国羞愧得深深的把头给低下了。

    果真是人品太差了,差得是将所有的亲戚都得罪完了,现在才沦落到这个地步。

    他没有家人吗?

    他有。

    他没有兄弟姐妹吗?

    他也有。

    甚至,他的关系,比一般人还强一些。

    他有那么一个睿智而生活阅历丰富的父亲,那就是全家一个定海神针般存在的人物。

    虽然白培德无权无势,可一惯乐施好善、人缘极广,他要想办法,自己的事情,也会有一点转机。

    可是,白培德并没有来看自己……

    监狱的时间太长太苦闷,没有工作,也没有别的消遣,这令白建国更是有大把的时间,来回想这些年的点点滴滴。

    为什么,父亲不来看自己?

    白建国想起白培德下放到西山农场劳改的时候。

    在西山农场的时候,条件比现在这个监狱还要艰苦吧,冬天下大雪的时候,没有任何取暖的物资,保暖也就只能靠裹紧衣服来御寒,至于生病,也是没有药物治疗,一切只能靠着硬抗。

    许多人,身体太差,都没有熬到平反的时候,就这样活活的拖死在农场。

    白建国作为家中的老大,当仁不让的掌管着全家。

    那时候,每隔一段时间,他也会去看看父亲,带一些药物过去,哪怕条件再艰苦,他也在咬着牙坚持。

    后来,朱淑华生了孩子,让原本就捉襟见肘的日子更是难过,慢慢的,他就没有再给农场的父亲送过药送过衣服……

    最初,他还有些过意不去,可慢慢的,在朱淑华整天的洗脑念叨中,他也就习以为常。

    连自己一家人的肚子都填不饱,哪还有精力再管别人,远在西山农场劳改的父亲,似乎也不那么重要了……

    想在回想,也许,那时候白培德的心情,比自己现在还要绝望吧……

    等到白培德平反回来后,白建国的心态,已经彻底的有了大的变化,他已经跟兄弟姐妹们分了家,他一心只想搞他的小家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