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019章 这是军事机密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边厢,白童已经下场,站到了队伍中。

    “白童,你好厉害啊。”周姿柔满心眼的佩服着。

    “小意思。”白童淡淡的回应。

    她感觉,这个,也许就是老天赏饭吃的东西。

    在她看来,每个人,都有一定的天赋,只是,要有机会去发现,去发掘。

    比如,她要是没来参军,她会参加前期那么多的训练,有那么多的考核吗?

    要是没有训练,她有机会摸枪吗?会知道原来自己也有这么好的枪法吗?

    沈铁君看着她,心中五味俱杂。

    还准备在这实弹训练中,好好的露一手,震一震白童,板回一局呢,哪料得,居然还是输。

    虽然自己的十环九环的成绩,也不差,甚至比许多人都强,可是,跟白童这样的全部十环比起来,还是差多了。

    “真厉害。”沈铁君也向着白童比了比大拇指,甚至带了几许好奇的心事打听:“白童,你别告诉我,你们当国防生,天天都有实弹训练吧?”

    白童此刻心情好,她的眼角向着那边的蓝胤看了一眼,她的男人在那么一群人的簇拥中,越发的风姿卓越,气宇轩昂。于是,她微微笑道:“当然没有。”

    要知道,一般的战士都少有接触实弹训练的机会,何况国防生?

    “那你是从哪儿学的射击训练?”沈铁君紧追不舍的问着。

    要是问不出个所以然来,她会一辈子不甘心。

    本来她就是一个要强的人,现在遇到一个处处压她一头的人,是各方面都压她一头的人,她怎么会不问个究竟。

    “保密。”白童淡淡的应了一声。

    以前参加的那些什么选拨,她出的这些任务,都是军事机密,自然不可能随便透露。

    这些事,总不可能当吃饭逛街这样的事,随便就跟人说了。

    她说了一个保密,周姿柔在旁边听着,还有些担心,怕心高气傲的沈铁君听着这话会生气。

    可是,沈铁君的脸气只是凝了一凝,然后应了一声:“我明白了。”

    她现在,是遇上了真正的高手。

    她知道,部队经常会挑选一些极为出众的人,进行一些秘密的军事训练,然后派出去执行一些异常艰难而危险的任务。

    这些任务有多艰巨?可能到牺牲后,大家都还不会知道他做的什么事。任务结束后,部队这边也会替她们安排一些身份,慢慢恢复成普通人,重新融进这个社会。

    沈铁君现在就把白童想象成这样的人,也就能理解白童所谓的保密了。

    “我认输。”沈铁君心悦诚服的跟白童说。

    这一次,她真的是心悦诚服的认输。

    这阵子,自从进入这神剑团来,她虽然也对白童表现出一种欣赏的态度,但那时候,也是带着一种优越感的心态来看待白童,感觉她比这些文工团的女兵强多了,值得她交往。

    但她内心深处,还是有一种心高气傲的感觉,处处要跟白童比较。

    直到此刻,她才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人家真的是很谦虚很低调。

    ****

    傍晚的时候,结束了一天的训练,白童跟着这些女兵们又去澡堂洗澡。

    她现在跟这些文工团的女兵们也渐渐的修复了一些关系,虽然她不会跟这些人再怎么掏心掏肺的,可至少面上的交往还是能做到,一起吃饭,一起洗澡,不会露出与众人格格不入的状态。

    一群女兵洗完澡,洗去一身的尘土与疲惫,开心的叽叽喳喳的从洗澡堂出来,端着洗脸盆往回走。

    刚走到半路的地方,蓝胤穿着一身笔挺的军装,迎面而来。

    “团长好。”众女兵急急的跟蓝胤问好。

    蓝胤的视线移过来,从众人的脸上划过,然后,就落在了白童的脸上。

    虽然他面无表情,可是,白童还是从他那幽深的眼眸深处,看到了几许笑意。

    “团长好。”白童是跟着众人叫了一声。

    明明她跟众人是一个腔调叫的,可蓝胤就从这里面听出一丝丝俏皮的意味。

    “好。”蓝胤公事公办的应了一声,转身大步向前走。

    众女兵向他行着注目礼。

    他迈步走了两下,毫无预兆的回过头来,那些还在对着他背影发花痴的女兵,赶紧慌乱的别过眼,以免被发现。

    “白童同志。”蓝胤清清嗓,一副公事公办的态度:“你来我办公室一趟……”

    似乎,当着这么一群女兵,叫某一个人去办公室,有些令人非议的感觉,蓝胤不得不再加上一句:“谈谈关于你射击的事。”

    唉,明明两口子在再正常不过的交流,当着这么多女同志的面,还非得找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是,团长。”白童应了一声,端着洗脸盆,跟着蓝胤而去。

    为了避嫌,她还特意的落后了蓝胤半步的距离。

    可就这么两个背景,让沈铁君看着越来越心惊。

    果真跟那晚所见的背影,是如此的重合啊。

    除了没有手牵手,跟那一晚所见,是如此的相似。

    “白童真幸运。”有人羡慕着:“射击简直是太有天赋了,连团长都知道了,要跟她谈一谈。”

    “可惜我今天射击表现得不好啊,要不然,这蓝团长也会注意到我的。”

    钱苇苇打断了这些人的胡思乱想:“我说,你们省省吧,我怎么感觉两人总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有哪儿不对劲啊?”另外有些人不明白。

    “眼神啊,这眼神是不对劲的啊。”钱苇苇解释:“你看,刚才我们看着这蓝团长,要么是喜欢,要么是爱恋……”

    她话还没有说完,那些对蓝胤存了一点爱恋之心的女兵,立刻就跳出来急吼吼的纠正:“你才爱恋,我们对蓝团长,只有尊敬,只有崇拜……”

    钱苇苇此刻也不来争辩这些,她继续讲解道:“好,就如你所说,对蓝团长尊敬、对蓝团长只有崇拜……可至少,我们是这么热切的看着蓝团长,渴望他跟我们讲上这么一句两句的吧?”

    众人没有吭声,可心里,却是认可着钱苇苇的话,要是蓝胤只是跟她们应答了一句,也足够她们乐几天。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