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015章 当众认错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黄光蔡想,只要自己的侄女当众说一声,她是被威逼的,她是被屈打成招的,他拼了这一把老骨头,也得替自己的侄女讨个公道。

    “大伯……”黄月琴再度委屈的叫了一声,甚至真的就险些忘记了怎么一回事,就要准备跟黄光蔡诉委屈,说是被屈打成招的。

    白童恰到好处的上前一步:“首长好,国防兵白童前来报道,从小我就听说过你的威名,今天能亲眼看见,真的好激动……”

    她这一句“从小我就听说过你的威名”,如一瓢冷水,将黄月琴彻彻底底的泼了一个透心凉。

    白童说的是实话,她在老家,从小就听着张淑君吹嘘她家的大伯子有厉害。

    可此刻听在黄月琴的耳中,却是另一层意思了。

    要是自己此刻当众反水,说自己是屈打成招,把过错推在别人的身上,那白童也可能顺势而为,说道说道为什么从小就听说过黄光蔡的威名了。

    黄月琴这么多年来辛苦编辑的光环,也就要破灭了。

    要知道,现在这礼堂,密密麻麻坐了这么多人,不仅仅包括她文工团的人,还有别的这么多人,保不济,有人认识她,甚至认识她交往的那个男友。

    都是从别的部队中千挑万选出来的精英人物,来自各个军区,认识她那个男友完全有可能。

    冷静下来后的黄月琴,也知道权衡利弊了。

    “大伯。”她冷静的说:“没有,我没有被威逼。”

    黄光蔡一怔,下面那些文工团的人也是一怔。

    最初她们都在想,黄月琴做检讨,是不是被威逼恐吓的结果。

    现在,黄月琴的靠山来了,她的大伯来了,有人撑腰的情况下,她亲口说没有被威逼。

    “对不起,大伯,是我不对。当时我的心胸确实狭隘了一点,对于新来的成员,有了一点排斥心理,事情发生后,我也是很愧疚,我心中一直过意不去。现在经过深刻的反省,我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所以,我当众认错。”黄月琴向黄光蔡解说着。

    话筒就在她身边不远,这番话,自然是全场都听见了。

    “月琴,这是真是假啊,你跟我说个实话。”黄光蔡继续追问。

    “大伯,这是真的。”黄月琴只想现在快点下台:“我说的,全是真的。”

    “可你当初不是这么说的。”黄光蔡说。

    黄月琴只能拿出非常非常诚恳的态度:“大伯,我是犯了错,我当时不承认,是怕给你丢脸抹黑,可我现在认识到了错误,我继续这么错下去,才真的是给你丢脸抹黑,你是战斗英雄,是大家崇拜的对象,我怎么能让你这么是非不分。”

    “哦。”黄光蔡听着这一番话,终于是彻底的信了:“没事,月琴,既然你真的做错了事,好现在好好的认个错,改正改正,依旧是好同志,老人家都说过,人不怕犯错,只要知错能改,还是好同志。”

    这件事,似乎就这么划上了一个句号,事情是再清楚不过了。

    台下的文工团的众人,都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看样子,真的是黄月琴栽赃嫁祸给白童。

    其实这事,稍为用点脑子想想,也能想明白。

    可大家为什么不愿意去想明白,是因为大家错怪了白童,不好意思面对自己的错误,只好继续一错再错,哪怕张浩给了彻查的结果,大家还是不愿意接受。

    现在,黄月琴是当众承认了错误,当众念了检讨,哪怕她这个极有威望的大伯出面,替她撑腰,黄月琴还是承认着自己的错误,那是再也错不了了。

    “看来,我们是真的错怪白童了。”

    “没想到会这样啊。”有些人还在替自己找理由。

    然后,有人就看向了沈铁君:“好象当时白童说过,等真相查明后,等着你给她道歉。”

    沈铁君捏了捏拳头:“放心,我会跟她道歉的,我是那种做了事不敢当的人吗?”

    钱苇苇听着这话,将头垂得越发的低了。

    当时是她往白童的床上泼了水,结果白童追问,她没胆量承认,是沈铁君跳出来认的帐。

    现在沈铁君的这一句话,却是直接打钱苇苇的脸。

    黄月琴被带下去了。

    既然犯了错,铁证如山,她自己也当众认了罪,这该受什么军法军规处理,这是逃不掉的。

    哪怕黄光蔡本人犯了军规军纪,受处份受处理也是必然。

    黄光蔡叮嘱黄月琴,受处分期间,好好表现,争取早日改好。

    蓝胤带头鼓了掌:“黄上校不愧是我军的楷模,大公无私,我们应该向你学习。”

    黄光蔡骄傲的挺了挺胸脯:“这还用说,犯了错,该受什么处份,就受什么处份,就算她是我的亲侄女,我也决不会包庇。这一点思想觉悟,我还是有。”

    陈实、张浩、徐晟等人在下面看着这一幕,也是暗暗的给蓝胤比着大拇指啊,高,高,实在是高。

    让黄光蔡自己亲口让她的侄女接受惩罚,这手段,比什么都强啊。

    ****

    白童慢慢的往宿舍走,那些文工团的人员在后面磨磨蹭蹭,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似乎谁也没有勇气,第一个跳出来跟白童道歉。

    等着白童进了宿舍,那些女兵才一个挨一个的进来,低垂着头,你推推我,我推推你,最后还是周姿柔先站出来支支吾吾的对白童道:“对不起,白童,是我们冤枉你了。”

    “对不起啊。”

    “我们没有想到黄月琴在栽赃嫁祸你。”

    白童一口气喝掉杯中的水,她才转头对这些人道:“没什么,冤有头,债有主,是她做出来栽赃嫁祸给我,她也接受了相应的军纪处罚。至于你们,不明真相的人罢了。”

    大家听着,还是挺认同白童这话。

    “对啊,我们也是不明真相。”

    “我们被利用了。”

    “确实事前谁也没有想到,真的不好意思。”

    白童也只是要揪出幕后真凶,跟这些一个宿舍的人计较,她还真的犯不着,这世上,没脑子被人利用的多了,一个个的计较,怎么可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