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013章 权衡利弊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不要,这些旧事不要说出来,当我求你了,好吗?”黄月琴终于是放低了姿态,向白童恳求着。

    “本来这些事,我是不打算说的。”白童还是再度的重申着她的立场:“既然我已经跟你保证过,当不认识你,我自然也不会说这些过往。不过……宿舍内务被人恶意破坏这事,在这儿是摆明着的,大家挨了罚,心中不甘,非要这边查个彻底。现在的矛头,就是指向你我,这事,不是你做的,就是我做的。你不承认是你做的,而我也不可能白白的受这样的冤枉,而不发声,对吧?这事,总得有人出来认帐。”

    “我的底线就是在这儿,你自己承认你犯的错,当众承认你自己犯的错,那我就把一切都烂在心中,啥也不提。”白童一口气,把她的想法说出来。

    黄月琴沉默着,慢慢的思考着这中间的得失。

    她终究是低估了白童啊。

    她最初的算计,不就是想让众人把白童给孤立起来吗?只要白童被孤立,没人愿意跟她玩,没人愿意听她讲话,她也就没有机会泄露自己的秘密。

    她感觉,一个月的时间,不算长。一个月的时间一到,白童跟她们文工团就是各自分散,不会再见面。她的威胁也就随着白童的离开而解除。

    她甚至还设想了另外的两种方式,让白童背更大的黑锅,加快把白童孤立起来,甚至赶出这个团队。

    可惜,白童她们这边反应太快,在第一次受到了这样的陷害后,就立刻要求部队彻查这事,黄月琴也就被揪了出来,后面的招数,也没有机会用。

    黄月琴以为,只要自己不开口,死不承认这事,再撑到大伯来,一切都可以不了了之。

    结果白童是这么轻易的就找到了她的软肋,直接以揭穿她的底细来作为谈判的筹码。

    这认错,还是不认错?

    黄月琴还真得好好的权衡一下这中间的利弊得失。

    白童也没有催她,耐心的坐在一边,等着黄月琴思考的结果。

    半响,黄月琴权衡了所有的一切,抬起头来,对白童道:“好,我承认,这事,是我做的。”

    白童听着她主动承认,心中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这黄月琴能松口承认做过的事,再好不过。

    可是,白童要的,不仅仅是她松口。

    她需要黄月琴当众承认这事,好洗清自己的冤屈。

    “黄月琴,因为这事,是整个文工团的人,都误解了我,你仅仅在我一人面前承认错误,是服不了众的。”白童慢慢的敲打着黄月琴:“就如同张浩教官告诉大家,这事是你做出来的,都有人证,可大家还是不相信。同样,我现在去告诉大家,你承认了错误,可人家还是不相信,你自己做下的错事,你难道,不应该去当面澄清这事吗?”

    “好。我当众认错。”黄月琴无奈的接受着。

    ****

    这边厢,黄光蔡和蓝胤这边的军事人材还在谈经论道,作着各种的军事切磋。

    这一趟来,真的太值了,千值万值啊,简直是入了宝山,哪有可能空手而归。

    黄光蔡此刻完全把这当作千载难逢的机会,在好好的调研了解这神剑团的各种事务。

    至于最初来的目的,他早就抛在脑后了。

    陈实在一边,暗自偷偷的问着徐晟:“你说,他是不是来把我们的家当全给学了去?那以后,我们神剑团不就是被别人超越了?那还有威风吗?”

    徐晟淡定的回答:“放心,神剑团哪是这么轻易就能超越的。”

    “可是,他也把我们的这些秘密训练了解得太多了吧?”陈实还是担心。

    徐晟终于忍不住,还是跟陈实透了个底:“跟你说实话吧,军部方面,感觉我们这些经验方式,是极好,经过我们的试验摸索,总结出来了最好的方式方法,已经下令,要在全军推广开来。”

    这一说,陈实不由惊诧:“这什么时候的事?”

    “就下午的事,团长接到命令的时候,我刚好在旁边。”徐晟得意的说。

    “难怪。”陈实再度感叹:“我都在想,这搞的军事秘密训练,一直是极为保密,怎么今天团长这么大方的,就带着黄上校在参观了解了,结果,上面已经来了通知了?”

    “可不。”徐晟眼中的得意神情,是怎么也掩饰不了:“这本来就要推广出去的东西,让黄少校抢先了。”

    “高,实在是高。”陈实比了比大拇指:“团长这一招,真的是高。”

    徐晟一脸的叹息:“没办法啊,谁让我们团长一惯敬重老一辈的英雄人物呢。这叫先礼后兵吧,希望这老团长有一点自知之明,省得一辈子南征北战好不容易积累下来的威名,就这么毁了,不值得。”

    陈实也是一脸的理解。

    确实,蓝胤愿意这么迂回的应对着黄光蔡,也是顾念着黄光蔡一辈子南征北战积累下来的威名,要是黄光蔡真因为黄月琴的事来护短,闹得名声扫地,有些不值。

    等黄光蔡终于想着他来这儿的目的的时候,是他看见了黄月琴。

    他是在团部礼堂中看见黄月琴的,黄月琴正站在台上,对着稿子,一字一句的念着检讨书,承认着自己的过错。

    那一刻,黄光蔡终于想起,自己来这儿的目的是什么。

    不是他的侄女在这儿受欺负被打压,他要来替侄女撑腰的吗?

    他也顾不上听什么,直接就撇下陪同的陈实等人,直接就往台上大步流星的走去。

    “月琴。”黄光蔡一边往台上走,一边叫着黄月琴的名。

    黄月琴的检讨书,已经是念得差不多了。

    她在这儿,当众念了自己的检讨书,她承认,是自己心胸狭隘了一点,对于白童这个新加入的成员,生了排斥之心,才想着用这样的手段,孤立白童。事情发生后,她已经是深深的后悔了,现在,她已经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她对自己所做所为,表示深深的忏悔,她现在出来说明真相,希望白童能够原谅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