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012章 说话自然算话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童冷冷的看着她。

    关于她死不承认这事,张浩和白玉龙都跟白童讲过,黄月琴这是打算彻底的对抗到底,哪怕都有人证,她还是不认帐。

    “你是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吗?”白童也没有再跟她强辩,她看着黄月琴,淡淡笑了笑:“可能,确实是她们搞错了,怎么可能是你做出来的事呢?说起来,我们大家都是老乡,那时候,一起打猪菜,一起去卖菜,多少还是有一些交情的,你又怎么可以做出这样的事,来陷害我,对吧?”

    “你……”黄月琴听着她提起往事,不由咬了牙。

    这些过往,都是黄月琴想彻底的抛在尘光中,不要再提及的。

    “你说过,当不认识我的。”黄月琴有些愤怒的看着白童:“你说过的话,难道不算话?”

    “我说过的话,当然是算数……可是,这算数的前提,是我自己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总不能,别人都在处心积虑的要陷害我,我还要想着什么君子之诺对吧?”白童有些玩味的看着黄月琴:“我现在都被人孤立,被人怀疑,被人针对,我要是还傻呼呼的想着什么诺言,那才是真的傻吧……”

    “我……说了不关我的事。”黄月琴还在作着低死顽抗。

    “当然,我相信你啊,他们怀疑你,可我还是一如即往的相信你。”白童笑得越发的淡定从容:“哪怕刚才张教官当着文工团这么多女团员的面,说是你陷害我,我依旧是不相信的。”

    黄月琴连连点头。

    “可是……”白童把话峰一转:“她们不这么认为,包括张教官这些都不这么认为,他们一口咬定,说事情就是你做的,是你在陷害我。”

    “他们想怎么样?非要逼死我吗?想把我屈打成招吗?”黄月琴愤愤的咬了牙,心中却是更在想,为什么,自己的大伯还不来呢?

    “放心,我决不会让他们冤枉你的。我已经跟张教官说好了,明天,我一定要在大家的晨间集训上,跟大家郑重的说明这事。我要告诉大家,我们是老乡,作为老乡,你不可能来陷害我的。我也要告诉大家,当年你在老家读书的时候,就是一个勤奋的好学生,天天除了要上学,回家要帮着做这么多的农活,就算你的父母重男轻女,没文化,用各种不堪入耳的词语对你各种打骂羞辱,你都默默的忍受着……甚至,你初中毕业后,就跑出来参军,就是为了给家中减轻负担……”白童不慌不忙的讲着这事。

    这些事,听着是夸黄月琴的各种好,可在黄月琴的耳中听来,这分明是在揭她的老底啊。

    她可没有承认她是从那样的乡下出来的。

    她编造的就是她的父母是知识份子,是人民教师,知书识理,怎么可能是种菜的农民?怎么可能对她各种打骂羞辱?

    她一惯跟文工团的成员都是吹嘘她自小接受艺术薰陶,从小就学习唱歌跳舞,怎么可能是跟着白童一块儿去打猪草,去卖菜?甚至初中毕业就跑来参军,是为了给家中减轻负担。

    “你不许这么说。”黄月琴紧张的看着白童:“这些事,你不许说。”

    “可是,为了证明不是你做的,我只有把这些事实说出来,张教官才不会污蔑你,对不对?”白童反问着黄月琴。

    黄月琴终于是冷笑起来:“白童,你这是在威胁我?”

    “不是威胁。”白童很坦然的道:“我不过说的是实情,我想,只要部队这边派人把你的档案这些调出来,我说的是不是真话,大家心中自然有判断。”

    黄月琴心中打鼓,这真要调出她的档案,自然就会知道实事。

    其实知道她的出身并没有什么关系,这部队大多数都是农村兵,就算在家打猪草、卖菜、被打骂之类的,并不算什么事,什么大家凑在一堆,还可以互相吐槽一下。

    没看后世都还专门的成立了一个吐槽群,群名就是叫:“父母皆祸害!”

    那些人,可是在群中声泪俱下的控诉,她们的父母,从小给她们幼小的心灵造成多么大的伤害。

    “我妈是农村妇女,她没文化,我从小就是在她的谩骂和污辱声中长大的。妈妈骂我是烂货、妓女,贱人等等,她是用最最最不堪入耳的词来骂我的。”有网友提起这事都无地自容。

    “我从小被我爸打了n次,青春期和我色顶嘴,我爸把一壶刚烧开的水,往我身上泼。肩膀全烫伤了。我爸带我去医院,因为要花钱,我爸又在护士面前狂骂我。”有网友哭诉说。

    甚至有网友以一种极为冷漠的态度说:“在我5岁的时候,我妈嫌弃我爸没能耐,家穷,跟着别的男人跑了就再也没回来过!她所做的事,所有的耻辱却让我承受,大家都知道我的妈跟着别的男人跑了所以,长大后,她回头再想来找我,我已经不想理她。”

    在网上,这种种吐槽抱怨的事多了去。这种事说出来,并不会遭到大家的耻笑和看低,反而能让别人更同情你,更心疼你所遭遇过的事。

    但黄月琴不想提这些,她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不需要别人的心疼。

    她只害怕别人瞧不起她。

    这么多年,她在部队在文工团的这些女孩子面前,都伪造出来这么一个漂亮光鲜的背景,也处处显得格外的优越,要是这些真相被拆穿,她还能保持着她的优越感吗?

    何况,这些绚丽的肥皂泡被戳穿,那些人会以什么样的眼神来看她?除了骂她虚荣,讥笑她挖苦她,还会有什么?

    最最关键,她害怕她的男友知道她家的真实情况。

    她交往的男友,同样是高干子弟,人家是货真价实的高干子弟,人家的父母,知道这些,只会瞧不起自己,瞧不起自己的经历,根本就不会接受自己有这样的家庭。

    她跟她的男友,已经进入了谈婚论嫁的阶段,她怎么能在这样的关头,让男方父母知道她是什么样的家庭出生?

    不能,她决不能让白童把这样的真相说出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