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010章 查清真相了吗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沈铁君回头看了一眼,不知何时,周姿柔已经慢慢走到了她的身边,紧紧的握住她的手腕。

    周姿柔的小手,有些冰冷,有些微微的汗意,甚至有些颤抖的感觉。

    沈铁君看了她一眼,意识到,周姿柔也是认出了这个背影。

    这个男人,就是跟白童一起的男人。

    看来,不是自己一人这么认为,连周姿柔也是这么认为。

    那一瞬间,沈铁君冲动得都想跑到前面去瞧个明白,看看这样的男人,究竟是何许人。

    “你们还不回去,还在这儿干什么?”旁边一个教导员跑过来,凶巴巴的冲着她们吼。

    沈铁君跟周姿柔只好悻悻的往回走。

    “那个男人究竟是谁呢?”这成了沈铁君和周姿柔等人缠在心头上的疑问。

    ****

    白童在那儿收着她的被子,经过一天一夜的晾晒,被子也干得差不多了,白童默默的把她的被子收好。

    周姿柔路过的时候,有些不好意思的看了一眼,而钱苇苇一把就将周姿柔拉走:“你还看她干什么啊?”

    “我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周姿柔说。

    “她这种人,两面三刀的,趁早跟她划清关系,省得下一次,一不小心,又要陷害我们。”钱苇苇理直气壮的说,甚至把声音说得很大,唯恐怕白童听不见似的。

    白童想装聋作哑都不行了。

    她回过身来,微挑了眉,冲着钱苇苇冷冷一笑:“钱苇苇,就凭你存心用水把我棉被泼事这事,只要我向上汇报一声,不用陷害你,你也吃不了兜着走。”

    这一说,钱苇苇吓得往后本能的退了一步。

    这往别人的床上泼水泄愤,这样的事,在军中可不算是小事,白童真的往上面汇报一声的话,她真的吃不了兜着走,要受什么样的惩罚不可而知。

    半响,她才想起,这件事,昨天沈铁君不是主动跳出来承担了的吗?

    所以,钱苇苇从刚才的心虚胆怯,又重新变得理直气壮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明明这水是沈铁君倒的,她都亲口承认了,你还赖我身上?”

    沈铁君刚好后面过来,听着这话,简直是恨不得给钱苇苇一脚。

    明明昨晚是看着钱苇苇这个惹事精吓着了,沈铁君才象个刺头一样的跳出来,主动的把事揽在身上,怎么这转头,还真的成了自己的事了?

    钱苇苇转头,就瞧见沈铁君身上腾腾的杀气,她连连改口:“当我什么也没有说,当我什么也没有说。”

    白童不理她们,由得她们在这儿争论,她自己抱着被子,回去重新把床铺给铺好。

    整个宿舍的人都默不作声的看着她,白童也没有搭理众人。

    沈铁君和周姿柔心中却是想,要不要再往白童的床上泼一泼水?

    这样,白童晚上没有睡觉的地方,自然是要出去睡,那就可以跟踪调查她究竟是跟哪一个男人在一起。

    钱苇苇正在想着这事,外面又传来集合的声音,这边宿舍楼中的女兵,一起被召集到了宿舍楼外的空地上。

    过来的,是张浩,还有白玉龙等人。

    张浩站在那儿,看了看旁边的白玉龙,看他的样子,都不准备开口说话,张浩清了清嗓子,站了出来:“昨天这边宿舍内务检查不合格的事,相信大家都应该知道了,为此,昨天四宿舍的人,都被集体罚跑五公里负重越野。”

    别的女兵都没有说话,只是暗自庆幸自己没有被惩罚。

    而沈铁君、周姿柔等人,已经不服气起来:“教官,你说过,要彻查此事,还我们一个公道的。”

    张浩瞪了沈铁君一眼,才冷声道:“你怎么知道我没有去彻查此事?”

    这一说,众人有一种恍然大悟的感觉。

    原来,今天张教官没有来训练她们,是张教官去彻查此事去了。

    白童也料得是这么一回事,也料得是谁了,她自己本人倒是很淡定的站在那儿,不声不响。

    白玉龙有些同情的看了自己的妹妹一眼,明明啥也没有做,怎么就惹得黄月琴弄些事情来栽赃嫁祸给她呢?

    “张教官,查清了这事吗?”周姿柔怯怯的问。

    张浩冷冷的看了众人一眼:“这么一点小事都不能查清,那还做什么?你要相信,在我们基地,哪怕一只鸟飞过,都能查出它飞的痕迹,何况一个人做出的事?”

    这一说,众人欢呼,另外有人心中就打颤。

    天,连只鸟飞过,都知道这鸟的来龙去脉,那看样子,自己还是趁早不要有做坏事的念头了。

    “经过彻查,昨天破坏四宿舍的内务,让四宿舍的人受罚,这事,是黄月琴做出来的。”张浩将调查的结果宣布出来。

    他这么一宣布,顿时这一群姑娘都有些不可置信的感觉。

    “难怪今天看着黄月琴被押走,原来是因为这个事?”

    “这是不是真的啊?”有人问出声:“黄月琴是我们的领队啊,她没理由去破坏别人宿舍吧,这破坏了,她能有什么好处?”

    另有人替黄月琴叫屈:“教官,你也不可能因为最初黄月琴带领大家公然违抗你的命令,你就把所有的罪名都安在她的身上吧?”

    白童所在宿舍的这些人,也有些不怎么相信。

    确实啊,这黄月琴来破坏她们的内务,让她们受罚,这没理由啊。

    “是啊,她这么做,来害我们,她的动机是什么啊?她是我们的领队,害了我们,她也没有好处啊。”一群人嚷嚷着。

    “你们放心,这事,自然是人证物证齐全,不可能冤枉她。”张浩提高了声音,阻止这一群女兵的议论纷纷:“至于她的动机,到时候,会给大家一个很信服的答案。”

    这事黄月琴不松口不承认,张浩还真的搞不明白她的动机。

    看着这些人情绪激动,似乎不说出一个合理的理由来,人家也不相信这个调查结果。

    白童淡定的站了出来,朗声道:“我应该能知道她的动机。”

    “你?”所有人都看着白童,明显有些不相信。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