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006章 温室长不出大树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被人拒绝,也并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

    谁这一辈子没有被人拒绝过?

    所谓的帮你是人情,不帮是权利,张淑君不帮忙,白玉龙也没有很在意,只是当时张淑君那种炫耀自得的神情,白玉龙倒是牢牢的记在心中。

    后来是白童和白培德搭力,让白玉龙最终能顺利的来部队当了兵,但当初名额被卡的耻辱,让白玉龙牢记于心。他牢记着这样的耻辱,应了知耻而后勇这话,他敢拼敢闯敢玩命,练就了一身过硬的本事,凭借着自己的能力,一步一步的走到这个职位上。

    往事他早已经忘怀,只是,这会儿听着黄月琴又在吹嘘她那个战功赫赫的大伯,那神情语气,跟当年的张淑君如此一撤,这让白玉龙莫名的就想起这一点往事来了。

    最莫名其妙的,当属张浩了。

    他可不知道白玉龙跟这个黄月琴居然是老乡。

    而且听这对话,自己的营长也是很清楚的知晓,这黄月琴的大伯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张浩不说话了,只听着两人对答。

    “说吧,为什么,要破坏别的宿舍的内务,陷害别人?”白玉龙直接的问着黄月琴。

    黄月琴一愣,立刻就反驳:“我没做过,你们怎么能这么冤枉我?”

    “需要我把人叫来对证吗?”白玉龙冷声问:“好,张浩,把这几个证人叫过来吧。”

    黄月琴冷哼:“你们这是冤枉人,我说了,你们怎么只想着我陷害别人,怎么不想着是别人陷害我?”

    似乎这对话的套路,又转到之前张浩和黄月琴的对话情景上。

    白玉龙冷笑起来,难怪,张浩会气呼呼的摞担子说不干了。

    碰上这么死嘴硬的,还真是难过张浩了。

    “先把她关禁闭,关七天再说吧。”白玉龙起身,吩咐着张浩。

    他知道,跟黄月琴在这儿作些无谓的口舌之争,已经没必要。

    这么多年,她仗着大伯是南缰战场上下来的老将军,处处以此为傲,当然不可能这么轻易就认罪。

    从禁闭室出来的时候,白玉龙冷笑,这黄月琴还真以为自己是二代三代,可以横行无忌了?

    别说你不是真正的二代三代,就算你是真正的二代三代,也休想在这神剑团来作威作福,全体这么多的战士,会由得你在这儿欺上瞒下搬弄是非?

    ****

    几小时后,蒙利华坐着车,赶到了这边神剑团的训练基地。

    接待的,自然是这边的政委陈实。

    一般这种打交道的事,都是他出面应对。

    “陈政委啊,听说你们的人,把我下面的兵,是往死里在训练啊。”蒙利华此刻还在压抑着,用一种略带抱怨的口气说。

    陈实笑着应道:“蒙团长啊,你也知道,我们神剑团这边,一惯的训练任务量都是极大,而且也是极为繁忙,你托着各种关系,要让我们神剑团帮着训练一下你的女兵,希望一个月能脱胎换骨。我们这边,也不敢辜负你们的期望,大家都是兢兢业业的训练这些女兵,就是希望到时候能让她们能脱胎换骨。”

    蒙利华被陈实这么笑眯眯的将了一军,是说不出话来。

    陈实说的话没错啊,当初确实是她四处找关系,让神剑团帮着训练的啊,希望一个月能脱胎换骨的啊。

    “要不,蒙团长,我带你参观参观,看看你的团员的精神面貌?你要知道,我军的政策,一惯是眼见为实耳听为虚,究竟怎么样,以实际行动为准?”陈实这边主动邀请着。

    他这么主动邀请,蒙利华自然是不能拒绝。

    她也想,亲眼看看也好,这样自己也好有话说,真要是虐待了她的团员们,她也好据理力争。

    她是让她的团员来接受训练,可不是来接受非人的对待。

    陈实还有另外几名军官作陪,亲自往训练场上去走了一趟。

    只见训练场上,那一群女兵规规矩矩的站在那儿,操练着队列,一举一动,都还象那么一回事。

    其实在神剑团这边众将士的眼中,这算什么啊,站个队伍不是基本的吗?而且看上去软绵绵的,哪有那种雄纠纠气昂昂的感觉。

    可看在蒙利华的眼中,这简直是太好了,太标准了。

    还说一个月希望看到她们有脱胎换骨的变化,这才短短几天啊,已经有着最基本的改变了,这精气神,跟以往是可以比的吗?

    以往这一群丫头,整天叽叽喳喳的,让蒙利华都有些头痛,可想着那些四处的演出任务,她也没有过多的责罚。

    但现在,这一群丫头站在这儿,认真的听着教官的指令,神情严肃,表情认真,对于每一个指令,都是努力专注的完成。哪还有半分以往嬉嬉哈哈的模样,跟什么自由散漫是一点边也不搭。

    “蒙团长,你感觉,有哪儿不好,你指出来,我让下面的改正。”陈实很谦虚的向蒙利华讨教。

    “不不不,你们简直是做得太好了,真是让我太满意了。”蒙利华哪会嫌弃不好。

    这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好。

    “蒙团长啊,我们的战士,为了你们的女兵能有脱胎换骨的变化,可虽颇费了苦心,制定了相应的计划,这中间,难免有些要求严格的地方,你也得多担待,你要相信,部队不是温室,温室中长不出大树,军人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得接受严格的训练,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军人,要是训练一下就叫苦,那还来当什么兵,不如回家守着父母过日子对吧?这世上,唯一能惯着的,除了你的父母,没有外人。”陈实又是一番长篇大论。

    蒙利华连连点头:“对对,陈政委,你说得很不错,温室中是长不出参天大树,吃不了一点苦,就不配当军人,以往我治军不严,只想着完成演出任务,对于她们这一块,是放松了一些。你们能这么费苦心的帮我纠正她们自由散漫的态度,我真的很感谢。”

    “作为兄弟团队,我们帮助是应该的,这感谢不感谢的,就不要提。我们只希望蒙团长能理解就好,这训练严格了一点,难免有人会跑来跟你打小报告,还希望蒙团长能明察秋毫,不要为了一些小事来找我们兴师问罪。”陈实又是一副很诚恳很诚恳的态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