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003章 查查她跟谁一起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钱苇苇现在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立刻就连连点头,算是答应了。

    沈铁君这才缓缓的松开了捂住她的手。

    钱苇苇从地上坐起来,伸手指着她们:“好啊,你们在背后随意的说人坏话。”

    周姿柔眨着漂亮的大眼,认真的反驳:“我们也不叫在背后随意的说人坏话啊,我跟沈铁君其实也是在反复的求证,白童是不是在这儿攀结上了什么人物。”

    “啊?”钱苇苇下意识的叫了一声,随即捂上了自己的嘴。

    她没听错吧,白童居然在这部队跟人攀结上了。

    “你们是不是搞错了。”钱苇苇压低声音,加入了她们这个秘密讨论的群组:“她不是跟我们一起来的吗?这才几天的时间,怎么可能攀结上什么人物。”

    她在想,她们这些文工团的哪一个不是如花似玉的美貌姑娘,怎么就没有哪个大人物来看望她们,凭什么白童就能把大人物结交上了。

    “该不是她跟哪个当兵的多说了两句话,你们就这么认为吧?”钱苇苇特意的强调着。

    “哼,你这是认为,我跟周姿柔两人都眼瞎了?”沈铁君不屑的冷哼。

    “那你们看见了什么,说来听听。”钱苇苇挑挑眉。

    这八卦啊,是女人的天性,何况,在这如此苦闷的地方,也只能靠着这些绯闻八卦来当调剂品,打发如此痛苦的时间。

    “昨晚,你不是泼水,把白童的床铺这些全打湿了吗?”沈铁君问。

    这一说,钱苇苇脸色有些不自在,昨晚确实是她动的手,结果最后却怂了,是沈铁君站出来主动背了锅。

    “结果,周姿柔担心白童没睡处,就想起来看看,白童去了哪儿……”沈铁君讲着昨晚的事。

    钱苇苇两眼立刻闪闪发亮。

    这半夜出来找人什么的,一般都有事要发生。

    果不然,沈铁君压低着声音继续道:“后来,我跟周姿柔都发现,白童跟着一个男人,手牵手进了那边的家属楼,当时我跟周姿柔还不敢确定,还怕是看错了人。所以今天早上,我们还特意的留意了她一下,这白童,还真是从家属楼那边的方向跑过来的。”

    她这么说着,张头四处望了望,确定不会再有人过来偷听她们的谈话,她才继续道:“你想想,这能证明什么?”

    大家都不是笨蛋,在这文工团中,也算是见识了形形色色的人,钱苇苇当然明白这能证明什么。

    “知道那男人是谁不?”钱苇苇问她们。

    “废话,我们要是知道这男人是谁,还在这儿纠结半天做什么?”沈铁君冷笑:“就是不知道这男人是谁,再联想一下,今天王教官没来,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关系?”

    “看不出啊看不出。”钱苇苇连连摇头:“谁能看出这个白童,居然如此有心计,两面三刀不说,还这么快就跟这边的男人勾搭上了。”

    沈铁君有些不怎么认同:“也不能说是勾搭吧。”

    这下换作钱苇苇不屑的冷笑:“一男一女,半夜三更,手牵手的回家属楼,你别告诉我,他们是手牵手儿回房纯聊天。”

    说到这儿,她脸一板:“何况,这是部队,就算男女同志之间,拉拉扯扯都是不正当的关系,说他们是勾搭,也不为过。”

    这一说,沈铁君和周姿柔竟无言以对。

    毕竟部队军纪要求严格,现在外面开放得都可以在公共场合恋爱了,可部队还是连男女拉一拉手都是不允许的,都要被整顿的。

    就凭白童这半夜跟一个男人手拉手的进了家属楼,定一个流氓罪也不为过。

    “那我们,要不要跟上面反应啊?”周姿柔有些不确定的问。

    这一问,沈铁君还是迟疑了。

    “暂时不要吧。”沈铁君最终说。

    “这简单,我们查一查啊,看看跟她一起的,究竟是哪一个?”钱苇苇问。

    她现在,就对白童找的这个男人感兴趣了。

    白童远远的坐在角落的位置,大家都是自发的远离了她。

    她能看见那些文工团的女兵们三三两两坐在一堆休息,闲聊着,目光却不时的向着她这边瞅一眼。

    用脚趾头猜,白童也明白,这些女兵,其实是在议论她。

    千夫所指的滋味,真是令人难受。

    可白童已经能很淡定的面对这一切。

    她只把这一切当作是对她的心理素质的一种修炼。

    ****

    黄月琴还在美滋滋的等着黄光蔡和蒙利华。

    她想,不管她管了多大的错,只要团长和大伯来把她带走就行。

    她都离开这儿了,能把她怎么样?

    她可不相信张浩会有能耐,能跑到他大伯的这儿,把她再叫回来。

    可是,黄月琴等了半天,等来的,不是她的大伯和团长,却是几个荷枪实弹的战士。

    “跟我们走一趟。”带头的直接不客气的说。

    “去哪儿?”黄月琴本能的追问着。

    “去了就知道。”对方并不打算多说。

    黄月琴双手抱臂环胸,在椅子上坐着:“我不去。”

    “不去也得去,带走。”带头的手一招,都不跟黄月琴废话,直接叫了后面的两个战士上前,一左一右,把黄月琴象押犯人一样,给直接的押了起来。

    “放开,放开。”黄月琴叫着,可一左一右押着她的两个战士,根本没有一点反应,直接把黄月琴就这么从宿舍中押出来,押着向外走。

    那一下,黄月琴后悔死了。

    早知道,她刚才就乖乖的听话跟着走,至少还能保持着一点起码的体面。

    可现在,这几个战士是根本就不管她的脸面不脸面,直接就这么象押犯人一样的向外走。

    这么一走,甚至还要经过那边的训练场,此刻训练场上,成百上千的战士在那儿进行着训练。

    那些战士们训练得极为专注和认真,目不斜视,不受外界的干扰和影响。

    可那些受训的文工团的女兵们,可没有这么全神贯注,她们自然是注意到,几名战士押着黄月琴从那边经过,一时间,所有的目光都齐唰唰的投了过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