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1000章 这后台我惹不起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张浩心下也有愧。

    昨天他就有那么一点点的犹豫怀疑,怀疑白童耍小聪明,陷害全宿舍的人。

    幸好,他凭着对蓝胤满腔的热爱和崇拜,很快的就打消了这个念头。

    可是,由此来推及,他都对白童有所怀疑,那这同宿舍的人,自然更是怀疑白童。

    想想昨天白童那忍辱负重的模样,张浩心中莫名的慌了。

    坏了,这事,肯定要向上面汇报的,要是团长知道自己这样冤枉了嫂子,没有彻查整件事,就罚了大家跑五公里越野,自己会不会被蓝胤团长收拾啊?

    张浩想着这些有的没有的,心中还是打鼓。

    所以,他的怒火,转头就发向黄月琴:“说吧,为什么要去破坏别的宿舍的内务?”

    “我没有。”黄月琴就是这么淡定的解释。

    “可已经有你们文工团内部的人接受调查时,指证你有偷溜过她们的宿舍。”张浩逼问。

    黄月琴也是冷笑。

    她在部队都呆了这么多年,见识的事够多了。

    她环抱了双臂,对张浩道:“我已经说过,我没有做这样的事,既然你都在说,是我栽赃嫁祸别人,为什么,就不可能是别人栽赃嫁祸我?”

    张浩气结,这是人证都在眼前,她都还不承认。

    张浩恨不得一脚又踹过去。

    他刚咬了牙,还没有把这些事情付诸行动,黄月琴倒是先冷声警告他了:“请你记住,我们是文工团的,本就不隶属于你们团队,我们来你们这儿,是接受训练,不是来接受你们的严刑逼供,第一天是我不对,挨了你一鞭子我无话可说。可现在,你是安些莫须有的罪名给我,甚至要对我严刑逼供,我会向上级反应,我要见你的上司,我要投诉。”

    她一番咄咄逼人的话,倒是令张浩无从下手。

    训练场上,她不服从命令,自然可以出手惩治,这是谁也没有话说。治军从严这是必须的,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可是,这说她栽赃嫁祸别人,她不承认,还真不能严刑拷打。

    黄月琴又是冷冷的抛出她的身份背景来威胁着人:“请你记住,我也并不是没有背景的人,我的大伯黄光蔡,南缰下来的老将军,要是他知道他的侄女被人无缘无故的严刑逼供屈打成招,他会善罢甘休吗?”

    张浩闷闷不乐,转头只能把这事往上面汇报。

    陈实听着这话也愣了:“她真这么说?”

    “是,她就这么说。”张浩帽子一甩,都想摞担子了:“我不干了,这些女兵,你们谁愿意带谁去带,我一个无权无势的光头兵,惹不起,这成了吧?”

    陈实老实在在的捧着茶杯:“这怎么能半途摞担子呢?只要有证据证明是她,不管她有什么背景,该处罚,一样要处罚。”

    正说话间,蓝胤大步流星的迈步走了过来,众人齐唰唰的站起来,齐声吼了一嗓子:“团长好。”

    “稍息。”蓝胤面无表情的说了一声,问张浩:“听说,你遇到了一个厉害的茬。”

    张浩一听,就暗想,完了完了,团长都来亲自过问这事了,昨天自己冤枉嫂子,让嫂子跟着那群女兵一直罚,让嫂子又背罪名又受罚,嫂子受委屈,团长现在是来找自己算帐了,自己这一次,死定了。

    其实蓝胤还真没空来过问这事。

    他相信童童,肯定不会做出这种下三滥的事,这种损人不利已的事,做出来对谁有好处?

    他相信下面的人会查清,会还童童一个清白。

    他现在只是听张浩来诉苦,说黄月琴居然敢抬背景出来压人,说她的大伯是南缰下来的老将军,任何人不能动她,否则想想后果。

    蓝胤一惯是一身正气,现在听着自己的部下被别人用权势压了一压,他怎么可能不出来替自己的部下出头。

    蓝胤沉着脸,满脸是狠戾之色:“我不管她是什么人,也不管她什么背景来头,她敢在我的军营做出这样横行无忌的事,就别怪我军法处置,你们直接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该关禁闭,就关禁闭,该受处罚,就受处罚,一切后果,我来承担。”

    蓝胤都这样发话了,陈实笑眯眯的拍了拍张浩的肩:“听见了吧,咱们团长都替你撑腰了,这天下,还能找得出几个比咱们团长更硬的后台来?”

    张浩自然是认可这话的。

    也不想想蓝胤是谁啊,全军公认的将星,未来的司令人选,一号二号首长亲自看好的人物,他这样的后台就不算硬,那就没有硬的了。

    “知道了。”张浩腰杆挺得更直:“我马上就去办。”

    他起身准备往外走,白玉龙跟了过去:“我跟你一道去看看。”

    怎么说这张浩也是他的手下,张浩现在遇到麻烦,他作为张浩的直接上级,自然应该是一力承担。

    ****

    这边厢,黄月琴也抓紧时间给她的团长蒙利华打电话,又给她的大伯打电话。

    她的电话,是先打给蒙利华的。

    在电话中,她哭诉了一番在这边受到的种种不公。

    “蒙团长,你来救救我吧,你再不来救我,我都要死在这边了。”黄月琴夸张的哭诉着:“你不知道,这儿完全是没有把人当人看啊,不是打就是骂。我们整个文工团的人,无数的小姐妹都被折磨得晕过去了的。”

    蒙利华打了一个冷颤。

    她倒是想起,最初送这些文艺女兵过去神剑团的时候,可是亲眼看见训练场上有不少战士给打击晕倒。

    那些龙精虎猛的战士都晕倒,她这文工团中这些娇滴滴的女兵晕倒,这是注定的事,当时她不都还在预算,文工团要再招收些新鲜血液进来,以防有何意外吗?

    所以,此刻蒙利华是一点也不怀疑黄月琴的话,感觉她说的是事实。

    黄月琴又道:“团长,你不知道,这些人,又粗鲁又野蛮,甚至不给人一点讲理的地方。你知道第一天我们来,他们故意弄了许多油腻的饭菜,又还故意拿这些冷的给我们吃……”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