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98章 别忘了这儿有我们的家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刚才是谁一脸委屈的说,没地方睡,她们冤枉你,甚至还把床和被子都打湿了?”蓝胤戏谑的问了一句。

    “我说的是事实嘛,她们就是冤枉我,还把我的床和被子都打湿了,让我没办法休息睡觉。”白童抽了抽鼻子,提起还是有些不平。

    “傻丫头……”蓝胤又爱又怜的说了一句:“就因为这样,你就打算今晚一直跑这训练场,把这一整晚都跑过去?”

    白童怔了一下,似乎刚才就是这么想的吧,没地方睡,就这么在训练场上跑步也行。

    所以,她点点头,很肯定的承认,刚才就是这么想的。

    蓝胤终于是忍不住,刮了一下她的鼻子:“这还真是傻了,钻牛角尖了?你别忘记了,这儿有我们的家啊,怎么可能没有地方让你休息睡觉呢?”

    这一说,白童终于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她刚才真的是钻牛角尖了,气着了,只想着自己快些洗清自己的冤屈了,只想着怎么把这背后陷害自己的人给揪出来,只想怎么让这宿舍的人后悔……她还没有去想别的。

    “走吧,我们回家。这么晚了,再不好好休息,天都要亮了。”蓝胤提醒着她。

    他牵了她的手,坦然的带着她往家的方向走去,混沌夜色中,两人的身影在相依而行,是那么的美好。

    沈铁君在床上,心事重重,有些睡不着。

    她就在想着之前的事,那么明显的事,大家都是第一时间就怀疑到了白童的身上,甚至可以说是很肯定的就认为是白童干出来的事。

    现在回想着,这么明显,那是不是有些栽赃嫁祸的嫌疑?

    自己都在说,自己的内务是完成得很好,是被人栽赃陷害,那白童,也有可能被栽赃陷害的啊。

    她一个外来的人员,跟自己这些人,以往又没有什么矛盾,她来陷害同一宿舍的人,能有什么好处?

    她一样是跟着挨罚的啊。

    想着白童信誓旦旦的说,她问心无愧,她要求彻查这事,沈铁君越发的不淡定。

    正胡思乱想间,却见周姿柔悄悄摸摸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沈铁君知晓她也没有睡着,刚才一直听着周姿柔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声音。

    她这么晚了,是上哪儿?

    沈铁君又莫名的想,该不会这事,其实是周姿柔做出来的吧?

    毕竟自己才来这文工团的时候,是各种不顺心,看谁也不顺眼,找过周姿柔的麻烦,周姿柔要报复,也有理由。

    看着周姿柔悄悄摸摸的离开宿舍,沈铁君也一骨碌的从床上翻身下来,穿上鞋子,跟了出去。

    看着周姿柔蹑手蹑脚的绕过住宿区楼房向外走,沈铁君赶紧追了过去,哪料得,刚从这边绕过去,周姿柔却猛然从柱子后面回过头来。

    在见得跟在身后的人,周姿柔吓得几声要大叫。

    沈铁君眼疾手快,立刻就捂住她的嘴,以免她发出叫声,惊动担任警卫的人员。

    “你……你干什么?”周姿柔终于是定下心来,眼中全是质问的神情。

    沈铁君松开手,有些不解气的看着周姿柔:“我倒想问你,你这半夜鬼鬼祟祟的出来做什么?”

    “我就是睡不着,感觉这样对白童是不是过份了一点,把她的床和被子全打湿了,这么晚,她整晚不回来,那她怎么过啊。”周姿柔终于是不安的把她的担忧说了出来。

    “你说,内务的事,跟你有不有关系?”沈铁君只是追问她。

    周姿柔瞪大了眼:“你为什么要冤枉我?我明明跟你们一起回来的……回来就这样了,关我什么事?”

    沈铁君想想,也真是这样。

    她摸摸头,讪讪的道:“我只是随口问问。”

    周姿柔还是气不平:“这能随口问问吗?你这是冤枉人。”

    “都说了我只是随口问问……”

    “这随口问问都不能,你这就是怀疑我的意思,你无凭无据的,凭什么冤枉我,要怀疑我啊?”周姿柔依旧有些愤愤。

    “好了好了。”沈铁君懒得跟她计较这个事:“我们还是看看白童在哪儿吧。这大晚上的,要是闹到教官知道,知道我们这么过分,泼水到她的床上,让她连晚上睡觉的地方都没有,估计我们又要挨罚了。”

    “嗯。先去找找吧,”周姿柔回答。

    两人深一脚浅一脚的就在四处看看,想看看白童究竟这大半夜的上哪儿去了。

    在不经意间,沈铁君抬头,却是看见混沌夜色中,一男一女的身影,手牵着手儿向着那边的家属楼走去,这么远的距离,又是晚上,沈铁君都有些看不清楚。

    “喂……”旁边的周姿柔也是紧张的拉住沈铁君的胳膊:“你看那人,那个是不是白童?”

    沈铁君不敢肯定,毕竟,她们只是看着远远的一个背影。

    “看上去,这背影有些象哦……”沈铁君喃喃的说,也不敢很肯定。

    “要不,我们过去看看?”周姿柔提议着。

    “你找死啊。”沈铁君低声叱着她:“那边,都是家属楼,一般级别的人还没资格住那边,全是军官级别的人物才有资格住的。”沈铁君对这一切,比周姿柔了解得多。

    “这意思,白童跟着一个军官走了?”周姿柔不免有些胡思乱想。

    “别瞎说。”沈铁君还是叱着她:“这些事,无凭无据,不要乱说。”

    要知道,在她们文工团,都是有规定的,没提干前,都是不许处对象。

    她们看白童也不过二十岁左右的模样,年纪轻轻,还是一名国防生,根本就不可能提干,这要是传出去,白童半夜跟着部队的军官手拉手进了家属楼,这可要受处分的。

    “可我看,那明明就是白童。”周姿柔还是死心眼的说。

    沈铁君不说话。

    其实刚才跟周姿柔说话的时候,她也在努力的辩认着,那人影,是不是白童。

    她已经百分之七八十的敢肯定,那是白童。而在白童身边的,是个高大挺拨的男子,虽然也只能远远的看着一个背影,但并不会影响沈铁君的判断,不会把一个男人的背影,看成一个女人的背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