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95章 白童被孤立了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众人七嘴八舌的指责着。

    “对,明明我们离开的时候,大家都是作得好好的,可等我们洗澡回来,整个宿舍都是乱七八糟的,就她一人的内务整整齐齐没有差错,甚至她还不用受罚。”

    “这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谁能看出,这看上去面上象好人的人,居然背后使这样的阴招,刚才难怪她洗了澡就先走了,就是想回来动手脚暗自陷害我们。”

    众人七嘴八舌的指责着,将刚才心中所有的愤怒,都冲着白童发泄出来。

    白童此刻有一种百口莫辩的感觉。

    她是比这些人先洗完澡离开,可是,她也仅仅比这些人先一步回宿舍,何况,她为什么要破坏别人的内务,让别人受罚?这样她能有什么好处?

    可是,此刻在这些愤怒的人面前,这些解释,并没有人会冷静下来分析。

    沈铁君深深看了她一眼,也是一副看错了人的表情,然后,沈铁君对着后面的一群人道:“我们快些跑吧,省得完不成,又要被加倍惩罚。”

    她隐隐象个带头人一样,背着她的行军包,率先迈步跑。

    那些女兵再不甘心再不服气,可是想着张浩那不认人的教鞭,再想想张浩的严厉手段,还是跟着跑了出去,甚至,掉在队伍最后一个,还伸头过来,一脸鄙视的看了白童一眼。

    白童立在那儿,突然感觉到似乎一下就被这些人孤立了。

    最初,她进入这个群体的时候,也是被排斥的,可那种排斥,只是一种本能的对外来的人员的入侵的排斥。但也并不是人人都对她有成见,比如周姿柔这些,都一样的没多大的心眼跟她说话。

    可现在,她是被彻底的孤立,现在这群人对她的看法,是鄙视她,恨她,没有任何人会再跟她这样的两面三刀的人说话。

    这样被人误解孤立的滋味,颇有些不好受。

    白童原地静默了一下,才背着行军包,慢慢的跟着跑了上去。

    她长年累月的训练,军事素质自然是比这些文艺女兵好。

    昨天罚跑操场,她能从容淡定的跑在最前面,隐隐有一种领头羊的风采。

    可现在,她却是不能再跑到前面,她知道,要是她这样跑到前面去了,这一些对她本就有了误解的文艺女兵,会对她有更大的成见。

    甚至别人有可能跑完这越野,也因为对她有成见,看她跑在前面,不跑了。

    所以,白童只能尽量的、尽量的放慢着步伐,刻意的落在最后面。

    最初一两公里的时候,那些女兵都还可以心中憋着一股子怒火,咬牙坚持的跑在前面。可等一两公里后,这些女兵都有些坚持不住了。

    其中一个,甚至不小心还步伐不稳,摔倒在地。

    白童一直不远不近的吊在后面,看她摔倒,她抢前几步,好心的想将对方给扶起来。

    可是,对方根本不领情,伸手把白童伸出的援手给打掉,冷声道:“不需要你来假惺惺的好心,我们受罚,都是你搞出来的好事,当面是人,背后是鬼……”

    前面跑着的周姿柔倒转回来,把这个摔倒在地的女兵扶起来,周姿柔此刻眼中也是含着泪水,显然她是一边跑一边在哭。

    然后,她就以这么一双饱含泪水的眼,看了白童一眼。

    虽然她什么也没有说,可这无声的指责,还是令白童心中极为难受。

    白童站在原地,抓住背包带的手,是紧了又紧。

    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怎么突然之间,就成了众敌之矢。

    她也很委屈,她一样的跟着被罚跑,可为什么,还要受到这样的孤立和指责?

    白童就站在原地,无语的看了看天空。

    这么多年,她已经很少再受这样莫名其妙的冤气了,可现在,她是再一次受到这样莫名其妙的冤气。

    她此刻,竟是莫名的想蓝胤,要是蓝大哥在就好了,她这一腔的委屈,自然可以跟他说说。

    这样想着,她回头向着那已经看不见的地方遥望了一眼。

    那地方,是军区,也是她和蓝胤的家。

    想着之前蓝胤站在窗口目送她的情况,白童心中总算没有这么难受了。

    她背着行军包,再度慢慢的向前跑,心中却是把这阵子所有的事,都在慢慢的回想。

    也许,她认识蓝胤后,确实太幸运了,她也确实够努力,日子是一步一步的向着好的方向发展,也没有再受多大的挫折,许多事情,也在她的掌握中,她可以从容不迫的应对。

    可现在,在这部队中,居然受到了这样的冤枉和委屈。

    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挫折,但就是这挫折,也让白童心生警惕,显然,是她太轻敌了。

    虽然不知道敌人是谁,但这也是给白童敲了警钟。

    她也感觉,张浩生气,给她们这么严厉的惩罚,是应该的。

    白童就这么慢慢的跑着,冷静下来后,她是把思路理清了。

    最初她还在想,对方故意捣乱她们宿舍的内务,让大家受罚,也就仅仅是让大家受罚,好看笑话而已。

    毕竟昨天,自己的这宿舍的人,是听着起床集合的号声,准时跑去集合,自己这一宿舍的人受的处罚是最少的,别人不服气,想害得她们也多受些惩罚这想法是可能存在的。

    但现在,看着全宿舍的人都这么指责她、怨恨她、孤立她,白童意识到,之前自己的想法想偏了。

    为什么,全宿舍的内务都给弄得乱七八糟,偏偏就她白童一人的好好的?

    并不是对方来不及破坏她做好的内务,是对方根本就是故意的。

    这表面上看着,是她一个宿舍的女兵内务不合适,受了惩罚。可更深层次的隐形惩罚,却是落到了白童的身上,这不是来自身体上的惩罚,哪怕是再罚白童跑五公里,白童也不会有多大的怨言。

    这更深层次的惩罚,是来自内心深处的,这是让白童尝到了被冤枉的滋味,让她临时加入的这个小团体彻底的把她当敌人,对她孤立,对她敌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