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94章 内务一团糟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童明明记得她们是搞好了宿舍所有的内务,才跑去洗澡的,可现在,这屋子中,又是乱糟糟的一堆。

    之前手把手教大家叠得好好的豆腐干一样的被子,现在是软塌塌的堆在那儿,明明之前收拾得有条不紊的物品,也是乱糟糟的摆着,凌乱无章。

    白童愣了片刻,随即清醒过来。

    不管这宿舍怎么会搞成这样,但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要立刻收拾好,张浩随时都有可能带人来检查内务,这样子,肯定会检查不合格的。

    白童搁下手中的洗脸盆,就急着先去整理那些乱七八糟放着的东西,只是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外面响起声音,张浩已经带着人过来检查内务了。

    张浩感觉他很斯文很斯文了,被陈实耳提面授后,他让这些姑娘整理内务,已经算是变相的让人休息了。毕竟,这整理内务虽然不算小事,可跟着顶着烈日练军姿,或者练体能,这一项任务算是轻松。

    他甚至想,这一群文工团的姑娘们,体能不行,但总是爱美的吧?爱整洁这是必须的吧?这内务再差,也不会差到哪儿去。

    可现在,他走到门口,就看着这屋子乱糟糟的模样,张浩的一张脸冷得象冰。

    这是公然跟他作对?

    昨天集合,一半人的不来集合,这今天叫整理内务,这屋子居然故意弄得一团糟。

    对张浩来说,这一切,全是挑衅。

    而此刻,沈铁君、周姿柔、钱苇苇等人洗好澡,正好成群结队的回来。

    “整个宿舍的人,全部给我站好。”张浩发了火。

    众人都是面面相觑,甚至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可大家还是没有哼声,乖乖的,在宿舍中站了一排。

    “你们……”张浩眼神在一众人面前扫过,但扫到白童的时候,他自发的避开眼神。

    “公然挑衅是吧?这让你们整理的内务,你们存心弄成这样对吧?是想给我丢人,还是给你们丢人?”张浩恶狠狠的骂着。

    沈铁君几人被张浩这么劈头盖脸的一阵毛训,连话都说不出来。

    她们已经看见,明明走之前,她们整理得好好的内务,居然现在又是乱七八糟,被子软塌塌不说,桌上地上摆放的物品也是乱七八糟,难怪张浩这么生气。

    “这一床是谁?这一床又是谁?”张浩指着那些床铺,一一的点名批评着:“这是猪窝对吧?亏你们还是女兵,这简直是比我们男人还邋遢。”

    一众女兵被他骂得脸上都快滴出血来了。

    “你们这是打算今晚都不要睡觉了。”张浩发着火:“给你们一点颜色,就敢开染坊,整理内务就给我整理成这个样子,这是不想当兵了?不想当兵就趁早给我滚蛋,不要再回来了。”

    只是目光转过,他还是指着其中的一张床铺问:“这是谁的?”

    “报告教官,是我的。”白童上前一步报告。

    原本沈铁君、周姿柔、钱苇苇等人都低着头挨训,没有注意别的事,可此刻听着这对答,他们才注意到,宿舍中乱糟糟的,但就偏偏白童的床铺这些一切看着整整齐齐,跟之前的没有区别。

    而白童,此刻也注意到了这样异常的情况。

    “除了白童,这宿舍的所有人,五公里越野跑。”张浩咬着牙,再度狠狠的命令着:“跑不完,就不许回来。”

    他刚才还在想,是不是不要惩罚这么严厉,毕竟白童在这儿。

    可现在,整个宿舍的内务,就是白童的标标准准,让人挑不出刺,而别的人,完全就是在存心挑衅他的权威,既然这样,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报告……”沈铁君不服气的大声喊着报告:“我不服,明明我们之前做得很好的。”

    “很好?”张浩连声冷笑,要不是看沈铁君是个女人,他早就一脚给踹过去了。

    白童是最先回来的,她也是最先看清楚宿舍状况的。

    她也跟着打着报告:“报告,这是有人故意栽赃陷害,明明我们走的时候,一切都好好的。”

    张浩暗自咬了咬牙,这一刻,他都气得忘记了白童是嫂子了。

    “呵呵,我不想听着你们的狡辩,昨天我已经说得很明白,惩罚没有完成前,不许跟我一句废话,你,跟着一起罚跑。”张浩指着白童,一起下了处罚的命令。

    明明她之前做得挺好的,内务也是好好的,都检查合格了,她还跳出来说什么?

    在张浩的眼中,白童的此举,就有一种跳出来带头闹事的感觉。

    所以,他在训完话之后,气哼哼的离开。

    *****

    白童一个宿舍的十人,都背上了行军包,要进行负重越野。

    这莫名其妙被罚,人人都是不服的。

    一惯骄傲的沈铁君脸上,是一脸的桀骜不驯,她肯定是不服这样的惩罚。

    钱苇苇脸上,也是非常的委屈。

    换作周姿柔这人,眼中已经带着泪花,一副要哭不哭的感觉。

    白童心中也感觉冤枉,明明之前,宿舍都是收拾得好好的,大家才去洗澡,为什么回来,就变成这个样?

    这中间,有古怪。

    可是,此刻再辩解什么,张浩是不会听的,在张浩的眼中看来,她们这个宿舍在内务上的表现,跟昨天一个个故意不来集合的性质都是一样的,都是故意做出来对抗的。

    深吸了一口气,白童劝着大家:“我们还是跑吧,把这五公里跑下来,我们再来申辩。”

    她不说这一句话还好,这一说,一众人都以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她。

    而钱苇苇是最先沉不住气,直接跳了出来:“白童,你不要在这儿假惺惺的,我们被罚,全是你搞的鬼。”

    她这么一开口,那些心中委屈难过的人,也跟着开了口:“白童,想不到你是这样的人。”

    “亏我们还感觉你挺好,你怎么这么背后使坏。”

    “对,明明我们离开的时候,大家都是作得好好的,可等我们洗澡回来,整个宿舍都是乱七八糟的,就她一人的内务整整齐齐没有差错,甚至她还不用受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