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93章 想和你说说话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她刚走进澡堂,沈铁君就在问她:“白童,你刚才哪去了,我怎么转个头,就没有看见你?”

    “哦……刚刚我走错了路……”白童撒着谎。

    “可好象我刚才看你在那边楼道口跟人说话……”周姿柔却是极不给面子的拆了台。

    她刚才是一晃眼,看见白童在那边的楼道口跟人说话,只是楼道口那儿光线不好,只能依稀看得出一个男子高大的身影。

    “呃……”白童只能再次撒谎:“我就是走错了路,就随便找人问了一下。”

    她说着这话的时候,心中可是在求爹爹告奶奶,这周姿柔可别说,她还看见自己亲了蓝胤一下,那到时候,这谎话都圆不过来了。总不能说,因为问了一个路,就得亲别人一口吧,这又不是外国,哪还兴这样的礼节。

    幸好,那楼道口的光线,真的很差,周姿柔自然没怎么注意到这些。

    “快洗澡吧……”白童有些心虚的催着大家:“别磨蹭耽误时间了。”

    这一说,大家立刻就分散开来,各自去开始洗澡。

    白童留的短发,清洗什么的,都比较干净利落。

    而钱苇苇、周姿柔这些,留着一头长发,这在那儿洗头发的时间,都占了一半。

    白童感觉,女孩子留一头长发,漂亮是漂亮,可也多了无数的麻烦事,她还是喜欢自己现在这齐耳的短发,干净利落又好打理。

    白童洗好澡出来,见得那些女孩子还在洗澡,她跟大家打了一个招呼,就先离开澡堂。

    离开的时候,她再次向着蓝胤的那个屋子张望了一眼。

    准确来说,那应该是她跟蓝胤在这部队的家。

    可现在,她不能随便的回去。

    这一抬头,她又看见了什么?

    她居然看见蓝胤站在窗口处,向着她招了招手。

    白童心下挣扎犹豫了一下,左右看了看四周,确定是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她,她才一溜小跑的上楼回家。

    想想连自己回家都要做得这么鬼鬼祟祟,大概除了她之外,也没有别人了。

    蓝胤早就开了门等着她,她一进去,就立刻落进了一个结实滚烫的怀抱中。

    “放手啦……”白童轻轻挣扎。

    “怕什么?自己的家。”蓝胤轻声说,却是紧抱着她不放。

    所谓的小别胜新婚,何况,她们本来也就是新婚。

    正常人家,都还有一个月的蜜月期,可他们,也就仅仅只有七天。

    “不一样。”白童底气不足的说。

    蓝胤没松手,只是将头够在她的脖子上,她才洗过澡,身上有一股子洗发水和香皂的混和气息。

    “你在这儿要训练多久?”蓝胤低声问。

    “大概,也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吧。”白童按着以往的时间估算。

    然后,她抬起那张小脸,轻声问着蓝胤:“蓝大哥,你叫我上来做什么?”

    “没什么,就是突然很想你,想跟你好好说说话。”蓝胤沉声回答。

    当时看着她在下面,抬起头来,向着这上面张望一眼,那神情飞扬的小脸,带着青春蓬勃的生气,他就突然想叫她上来,和她好好说说话儿。

    白童没料得,蓝胤居然也有这么感性的一面,只是突然想她了,想跟她好好说说话。

    她斜睨了眼,似笑非笑的看着蓝胤,问道:“可是,现在在这儿,你是首长,我只是下面的小兵,你这么叫我上来,这算不算滥用职权呢?”

    “可是,在这儿,我也算是你的丈夫吧,我用用我的夫权,这不过份吧?”蓝胤一本正经的回答着白童。

    白童就看着他,明明这话听着是极不正经,偏偏他顶着一张禁欲系式的脸,一本正经的说着这样的话,不知情的,还以为自己是心思太不纯洁鸟。

    可是,白童敢保证,不是自己的思想太纯洁鸟,因为,蓝胤那握惯了枪支器械的大掌,在自己的腰间游走,带起一片酥麻。

    白童自然能知道,这蓝胤所谓的夫权,是想干什么了。

    可这个时候,她的理智还是提醒着他,应该拒绝。

    “蓝大哥,我……我还要急着回去。”她轻推着蓝胤,以免自己被蓝胤撩得被心上心下:“还在等着检查内务呢……”

    蓝胤眼眸微凝,缓慢的平着呼吸。

    “急什么,坐下。”他对她说。

    惯常发号施令惯了,哪怕现在对着她,就这么简单的几个字,都带着不容人拒绝的压迫感。

    白童乖乖的坐下。

    蓝胤伸着手指,替她轻轻掠开了脸上的秀发。

    她才洗过头洗过澡,头发只是用毛巾随意擦了擦,水汽依旧很重,有些湿漉漉的搭在脑门上。

    “等着,我给你把头发吹干。”他说了一声,从那边的抽屉中拿出电吹风。

    电吹风呼呼的响着,蓝胤一手持着吹风,一手温柔的轻掠起白童的秀发,一绺一绺的吹着。

    他的神情专注而认真,又带着无又言状的温柔神情,似乎一腔铮铮铁骨,都变成了绕指柔。

    要是政委陈实看见这一幕,绝对跟下面的战士有夸口的了。

    不是说,不是说不相信他们神剑团的团长不会绣花吗?这帮着爱人吹吹头发,跟绣花之类的,有异曲同工之处吧?

    幸好说这话时,蓝胤不在,要是蓝胤在场,怕是陈实这个政委也要想想后果了。

    头发慢慢的变干,白童的短发在蓝胤的手缝中也重新变得蓬松飘逸起来。

    “好了,蓝大哥,时间真的不早了,我得回那边的宿舍去,省得别人以为我太特殊。”白童这一次,真的起身。

    蓝胤搁好吹风,对她道:“我送你。”

    白童笑笑,对蓝胤道:“你就在窗边目送好了。”

    白童从家属楼中下来,甚至上次见过的军嫂,还向着她打了个招呼问好。

    白童慢慢的往回走,回头望去,却见得蓝胤果真身姿笔挺的一直站在窗口处,目送着她离开。

    白童心中喜悦,就这么端着洗脸盆,带着几许甜蜜的心思向着那边的女生宿舍走。

    可当她走进宿舍的时候,她有些傻眼。

    明明她记得她们是搞好了宿舍所有的内务,才跑去洗澡的,可现在,这屋子中,又是乱糟糟的一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