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90章 存心把她们练趴下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今天继续,跑完十圈,十圈完成后,再来接着后面训练的事。”张浩是铁了心,非要三天内将这一群女兵训得不敢有一点的反抗。

    要是不直接将这一群散漫惯了的女兵给收趴,以后又是这样那样的问题。

    “有问题吗?”张浩吼了一嗓子。

    一众女兵心中再是哀嚎连天,但还是齐唰唰的应了一声:“没问题。”

    她们敢说有问题?有问题就等着挨教鞭吧。

    与其被教鞭抽得趴下,不如跑步跑得瘫下,这说出去还好听一点。

    女兵们列着队,就开始往前跑。

    跑的时候,大家看着跟张浩距离还远,还是不免抱怨了几声:“这人绝对是疯子,肯定是要折磨死我们。”

    “还是少说两句,没看黄月琴已经在床上起不来?”

    “那黄月琴会不会再受什么惩罚?”

    “这难说,看这张教官都不是要网开一面的人,昨天说抽就抽了……”

    “可黄月琴家不是很有后台吗?这张教官敢这么抽她,会不会受处分啊?”

    这些女兵一边跑,一边小声的嘀咕。

    沈铁君很肯定的回答:“这黄月琴再有后台,在这神剑团有用吗?这儿的首长们,就是张教官的靠山,张教官按规定处分,有什么问题,我看昨天你们公然违抗命令,连集合军号响都不来参加,那才是应该好好的受处分。”

    她说得一脸的正气凛然,白童都不由暗自为她点个赞。

    至少,目前张浩的所作所为,并没有任何大的问题。

    那些姑娘们听着,暗自低下头,确实,昨天真的是晕了头,居然听从黄月琴的话,想着要以种种的借口不来参加集合。这简直是黑历史,记过、关警闭之类的都有可能,这张浩再怎么训她们,她们也是活该。

    吃中午饭的时候,这群姑娘们可是再也顾不上挑三挑四,端着饭吃得挺香。

    白童看着她们的变化,也是会心的一笑。

    打饭的时候,白童跟在这些人的后面,排队挨着打饭。

    “嫂子……”炊事班的一个小战士又在叫她,而旁边的老班长,已经暗暗踢了他一脚,这小战士终于是想起上面下来的通知,只好改口:“啥……饺子?我们这儿没有饺子。”

    白童怔了一下,随即想明白大概是什么意思,都不由有些笑得内伤。

    这边厢,陈实在找着张浩:“张浩,你这么练,会不会出事啊?”

    “能出什么事?”张浩不以为然:“这十圈的训练量,不都是计算好了的吗?”

    “可是,这些终究是文艺女兵啊,跟一般的女兵都不能相提并论。”陈实都有些控制不住脾气了:“你昨天要给她们一个下马威,我能明白,不拿点威信出来,这怎么能行?何况昨天确实是她们目无军纪,再怎么惩治都是应该的,可是,今天一个个都这么听话了,虽然不标准,至少态度在这儿的,你也不要再把人往死里折腾。”

    张浩瞪大了眼,一脸惊讶:“我这是在把人往死里折腾吗?没有吧。”

    陈实气得语结。

    然后他问:“张浩,你有媳妇吗?”

    “没有。”张浩很诚恳的回答。

    陈实就骂了一句:“那也活该你找不到媳妇。”

    张浩不明白,他这练个兵,关找不到得到媳妇有什么关系?

    但被陈实这么骂了一通的张浩,下午的时候,还是斯文了许多。

    下午的时候,姑娘们站在那儿揉着腿,心中还是在暗自打鼓,这接下来的训练任务怎么样啊?

    幸好,张浩这人,还真不至于变态到要把人磨掉一层皮的地步。再加上被陈实叫去专程的骂了一通,他也改了一下。

    所以,下午的训练,就改成了内务整顿。

    虽然这内务整顿,也不见得轻松,可是,跟顶着烈日跑步还是好上那么多。

    这些姑娘们立刻回了宿舍,就开始风风火火的收拾着屋子。

    这一点相对来说,真的轻松多了。

    这些文艺团的女兵们,虽然纪律散慢了一点,可至少,还是爱美的,还是爱整洁的。

    扫地的扫地,抹屋子的抹屋子,抹窗户的抹窗户,原本就不脏的宿舍,看上去更是整洁。

    只是这些,还不足以让人满意,被子要求叠得象豆腐干。

    对于这些,白童早就是练得很扎实的,自然是动手,两只小手比划比划,也就把这被子叠好,方方正正的象豆腐干一块立在那儿,有棱有角。

    而文工团的其它女兵,可就达不到这个标准了。

    她们长年奔波在外,经常半夜都在出发,这儿汇演,那儿汇演,也没有人对她们的这一块格外严格要求,只求你到时候能把被子打包背走就行。

    “哎呀,我怎么还是叠不好。”周姿柔看着软绵绵的被子都快急哭了。

    明明是按着教官说的方式来啊,怎么这就不象一块豆腐干呢?软塌塌的倒象豆腐脑。

    “其实可以了。”钱苇苇随口说了一句。

    按她的这个要求,她感觉明明这被子都叠得挺好的了。

    “这不行。”周姿柔却是很较真:“我们已经被教官训得够惨了,这能有机会呆在屋子里做做内务,这比在外面又罚跑罚站强多了,我可不想连这个也马虎过去,被教官再训。”

    沈铁君也冷冷的开口:“是啊,人家已经网开一面了,你们就惜福吧,可别象昨天那个宿舍的人一样,居然给脸不要脸,最后被罚这么惨。要是连这内务都做不好,我怕罚你们去顶着烈日站军姿,可别喊受不了。”

    被沈铁君这么一说,钱苇苇心下也打颤。

    万一真要做不好,被惩罚肯定是必然的。

    说起当兵这么久了,连一个被子都折不好,还说什么说?

    钱苇苇也只能低下头,再度认认真真的拍被子。

    周姿柔又抬眼看了看四周,整个宿舍的人,就白童和沈铁君把被子叠好,方方正正的立在那儿,完全就是参考的标准。

    周姿柔看了看自己手中那软绵绵的棉子,睡觉的时候,她是盼着这被子柔软舒适,可现在,她只希望这被子变成铁,也好有棱有角一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