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86章 跑出惺惺相惜的感觉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只要眼睛没瞎,都能看出,前面跑步的,是白童,他们的嫂子,前阵子才高高兴兴喝过喜酒的人。

    至于为什么白童会在这儿,他们不明白。

    “团长呢?去问问团长不就行了吗?”张浩问。

    陈实冷哼:“团长不在。”

    “团长不在,白营长在的啊。”张浩说。

    对于这一点关系,他们在白童和蓝胤结婚那一天,也是搞明白了的。

    “去把白玉龙叫来吧。”陈实发了话。

    立刻就有战士一溜小跑的去找白玉龙了。

    陈实和徐晟站在那儿,对于张浩的这个训兵方式,也不知道该说好还是说不好。

    确实这些女兵,看着行径真的是太气份了,在军营居然是公然敢违抗军令,没有任何原因就不来集合,这比自由市场还要自由市场,狠狠的惩罚是必须的,没拖去关禁闭已经算好的了。

    可是,就这么直接上来就是二十圈,这些女兵能抗得住吗?这一直跑下去,跑完二十圈,是不是直接就晕倒了。

    “要不,先去把军医些叫来在这儿守着。”徐晟现在只有这样未雨绸缪。

    反正张浩现在的想法,就是要把这些女兵给彻底的练趴下。

    要是这个下马威不一来就把这些自由散漫的女兵给拿下,以后这些文艺女兵不是更要翻天?

    现在张浩纠结的就是,这将这一群文艺女兵练趴没问题,要是连这么一群人都收拾不了,那他也不要混了,直接打铺盖卷回老家。

    现在的问题是,这是不是要连带着把白童嫂子给练趴啊?

    关键是白童嫂子没犯任何错啊。

    人家集合是准时来了的,长官的命令也是一丝不苟的执行的,这一来就要将别人练趴,这是不是有问题?

    据说练兵很斯文的张浩就在想这个问题了。

    等等,他们不是应该先搞清楚,为什么白童嫂子会在这文工团女兵当中吗?

    这才是问题的关键啊。

    白玉龙被叫到了训练场上,他自然也能一眼看清,那在带头跑圈的是白童。

    “白营长,前面在文工团女兵里带头跑步的是白童嫂子。”有人汇报着。

    白玉龙只想说废话,我难道连自己的妹子都不认识?

    可是,为什么白童会在这儿?这也是白玉龙不明白的地方。

    他背着手,沉默的站在那儿,看着场上的情况。

    “她们得跑多久?”白玉龙询问着。

    “罚跑十圈。”张浩警慎的回答。

    白玉龙看了一眼,这十圈,对白童来说,不算什么事,他只需要看看白童的步伐,看看白童的状态,就能知道一切。

    “那就让她跑吧,别管。”白玉龙只能如此说。

    既然白童都没有自己跳出来要求什么,他也犯不着多事。

    有了白玉龙这么一句话,张浩心中一块大石落地了。

    刚才他可真怕。

    虽然说,他刚才是执行他的军法没错,没有任何人能指责他一句不是。

    可是,这群人这么爱护拥戴蓝胤,知道他把团长的新媳妇都这么不管三七二十一拉出来练了,到时候一起把他套起麻袋打一顿怎么办?

    张浩感觉自己是斯文人,计较不赢那些莽夫。

    这边厢,沈铁君跟白童跑着步。

    最初,她以为,她是在等着白童一路呢。

    可后来,她才发现,并不是白童落后于她,而是白童有着她惯有的跑步频率,这样的频率,能让她更好的保持绵长的体力,而不至于一下冲刺过快,很快就把体力给消耗了。

    沈铁君就暗暗的心存了跟白童较量的心思。

    此刻在她的心中,这已经不是张浩对她们的惩罚,反而是变成了她跟白童之间的一种较量比拼。

    等着这十圈差不多快跑完,她竟有一种险些落下的感觉。

    这种认知,令沈铁君无比的兴奋。

    她这人,个性强,一惯喜欢争强好胜,可是,她又是一种崇拜强者的人,在文工团中,她看不起别人,自然是处处占强,没把别人看在眼中。

    可现在,看着这莫名其妙加塞到她们文工团的人,她竟感觉,好难得遇到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自然要处处的较劲,要争个高下。

    但这么跑着跑着,也自然跑出一种惺惺相惜的感觉。

    黄月琴也是绕着操场跑圈。

    她咬着牙,眼中全是委屈的泪。

    之前准备的所有的借口和托辞,根本没有一点用。这部队中的这些人,简直是不可理喻,居然不给她一点点辩解的机会。

    自从当兵以来,她因为大伯的关系,在文工团也一直颇受照顾,加上人又漂亮,自然是处处的受宠。

    在文工团,只要歌唱得好,舞跳得好,自然是受重视的。

    虽然跟别的战友之间这样那样的问题,可是,团长蒙利华也是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只要把四处的文艺汇演任务完成就行了。

    怎么会料到,会被弄来这儿做什么军事训练。

    想着来前,蒙利华是口口声声说,让大家脱胎换骨,黄月琴也只认为,就是一个形容词而已。

    可现在,黄月琴已经知道,这不是形容词了,真要这么练下去,她肯定会脱胎换骨,不死也要掉一层皮了。

    背上被皮鞭抽过的地方火辣辣的痛,随着这么跑动,汗水一滴滴的渗下,更有一种往伤口上撒盐的感觉。

    哪怕双腿灌满了铅一样,拖都拖不动了,可看着四周那些虎视眈眈盯着她的监督训练的战士,黄月琴还是得咬牙坚持着。

    她已经扎扎实实领教过了张浩的心狠手辣,那可真不是男人啊,说动手就动手,皮鞭是直接落下,一点都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

    黄月琴只能暂时的妥协,好汉不吃眼前亏。

    据说,许多新兵接受训练的时候,不听从指挥,被打断肋骨的都有。

    被这样狠狠修理过的人,哪一个不会服服贴贴?

    黄月琴自然也得服帖,可她虽然面上妥协了,心中却是将张浩又是骂了个千百遍。

    她甚至想,等自己空了,一定要转头给大伯打报告,一定要将这些人统统给关禁闭,才能消得了自己所受的委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