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80章 看见老乡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然后,她问道:“你不是我们文工团的人吧?”

    “报告,我不是,只是临时跟着文工团过来一起受训。”白童坦然回答。

    她在回答的时候,也有些暗暗吐槽,把她丢哪儿受训不是受训啊,非要跟这么一群文工团的女兵过来受训,一路受排挤不说,还得随时面对别人的抽问。

    “叫什么名字?”对方继续追问。

    这么一对答的时候,白童已经想明白,这看着眼熟的人,是谁了。

    这是黄月琴,就是她老家那个军属张淑君的女儿。

    以往在老家的时候,倒是经常见这黄月琴,只是黄月琴十八岁就离家参军,白童就再也没有见过。

    白童以往在老家,也只是听张淑君提起,她的女儿,在部队文工团的,因为有关系,也提了干。

    “报告,我叫白童。”白童还是响亮的报出自己的名字。

    这一说,黄月琴点了点头:“嗯,知道了。”

    看她这一脸淡然的神情,似乎根本就不认识白童。

    白童心中微微有些奇怪。

    虽然说这黄月琴十八岁就离开老家出来参军了,可是,也不至于对自己一点印象也没有吧?

    自己刚才看着她面熟,听着她开口说话,就能认出她的身份,没理由她听了自己的名字,却还是不认识吧?

    难道真的离开老家多年,而自己那时候也不过十四五岁,她记不得了?

    白童作着进一步的解释:“我是凤城奇鞍蔬菜大队的。”

    这是她们老家的地方。

    可黄月琴听了,丝毫没有一种见着老乡的亲切意味,反倒是皱了眉,冷冷的说:“我只是问你名字,你回答这么多的废话做什么?”

    这一说,四周都投过来几许鄙视的眼神,仿佛白童在刻意的巴结讨好这个叫黄月琴的领队似的。

    白童抿了抿唇,也没有再说话。

    显然,对方根本就不打算认她这个老乡了,甚至还有些刻意回避的意味。

    等黄月琴转身离开,这些女兵继续收拾自己的房间。

    白童假装无意的问了周姿柔一句:“刚才那人是谁啊?你们的领导?”

    周姿柔点点头应道:“对啊,我们的领队,叫黄月琴,已经享受正团级待遇的人了。”

    听着这个名,白童已经确定,这就是她老家的那个黄月琴,只是人家不愿意认她这个老乡了,哪怕说出来老家是哪儿的,人家也不愿意认。

    以往在老家的时候,就知道黄月琴有些高傲,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她在部队中,是更高傲了。

    白童也不在意,别人念点旧情,愿意认认老乡再好不过,人家不愿意认老乡,自己也不需要强求。

    她还没说什么,钱苇苇已经不屑的冷哼一声:“你想打听别人的身份做什么?想巴结讨好别人啊?趁早死了这条心,人家有后台有背景的。”

    白童怔了一下,还没有回击这个钱苇苇,而刚才之前抢了那个临窗床铺的姑娘,倒是先呛声钱苇苇了:“你以为,人人象你啊,会巴结,会钻营。”

    “你说什么?”钱苇苇已经怒目回视过去。

    “我说,会钻营,会巴结,谁是这样的人,谁自己对号入座。”临窗那女子是丝毫不让。

    后来,白童才知道,这个临窗的,个性强的女子,叫沈铁君,家中也是有一点后台,所以才跟这个钱苇苇是针缝相对。

    白童看着她们争吵,也懒得再管了,只管去后勤部领她的物质。

    等她抱着她领的物质回来,就见得那个钱苇苇向着她翻了一个白眼,不满的咕嘟一句:“惹祸精。”

    白童左右看了看,确定这一句话,是向着自己说的,她才有些好笑了。

    从头到尾,都是这个钱苇苇在呛她,她还没有正式的回击,怎么这领了一个东西回来,倒还要担个惹祸精的名头?

    “惹祸精说谁呢?”白童双臂环胸,笑盈盈的问了钱苇苇一句。

    “惹祸精说你呢。”钱苇苇回答道。

    “哦……”白童意味深长的拖长了语调:“你知道自己是个惹祸精就行了。”

    她这一说,整个宿舍的人,都低下头暗自好笑起来。

    那个叫沈铁君的女孩子,就从她的床铺上跳下来,向着白童比了比大拇指:“果真念了大学的人,就是不一样,说话骂人都不带个脏字。”

    白童都不知道这话是夸人还是损人了。

    钱苇苇吃了这么一个暗亏,恼羞成怒的瞪着白童道:“明明这惹祸精说的是你。”

    “看,你还要一再强调自己是惹祸精,我想说你不是,都没办法替你狡辩了。”白童摊了摊手。

    “才不是,是说你,是说你惹祸精。”钱苇苇越发的气急败坏。

    可是,越是这么气急败坏,众人只是感觉更好笑。

    能这么两句话,就把钱苇苇气得这么暴跳如雷,可真是少见啊。

    白童也不理她,只管收拾好自己的物品。

    看看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应该没她们什么事,她从行李中取出她的书本,自己在那儿认真的看了起来,对于四周的一切不闻不问。

    ****

    这边厢,蒙利华跟着陈实绕着这边的军事训练基地看了一圈,权当参观。

    训练操场上,无数的战士赤着上身,在进行对抗赛,蒙利华侥有兴趣的看了几眼。

    “不错啊,希望我的兵在你们这儿,能得到脱胎换骨的变化。”她对着陈实说。

    等这话刚落,她就看见一个士兵被击晕在地,然后有军医去把这受伤的士兵抬了下来。

    然后,蒙利华脸上的笑容,就僵在那儿。

    这些一个个龙精虎猛的战士都会受伤晕倒,自己的那一群文艺女兵……

    别倒时候,一个个伤着拐着的回来,缺胳膊缺大腿的,还能混文工团?不如叫残联团好了。

    “放心,按我们的训练方式,肯定会让她们脱胎换骨的。”陈实很是诚恳的回答一句。

    蒙利华呵呵的笑着,感觉脸特别的痛,她能收回之前的那一句话吗?

    “我们去看看蓝团长吧。”她只能转移话题。对于蓝胤,她也是早就心生向往,只是不是一个军种,平时也没机会认识,现在来了,当然要认识认识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