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76章 你明知道我喜欢你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席上一片其乐融融,一点也没有因为苏沫儿的事受影响。

    自家人,大家心中都有数,又顾忌着老爷子的身体情况,大家都是小酌一杯,意思意思就是了。

    何况,大家在部队中一直竞争得这么激烈,只差没有摆到台面上来,这突然之间,让他们在酒席上来谈笑风生,没几人能办得到。

    这些都是些直来直去的硬汉子,并不是那种长袖善舞的政客,做不出那种面上笑嘻嘻,背后捅刀子的事。

    蓝玉山端着酒杯,象征性的抿了一点,目光却是不经意的向着白童那边瞄了一眼。

    他当然记得,上一次喝醉了酒,他仗着酒意甚至还去找过白童,说了什么他记得不是很清楚了,可是,他知道他当时是失态的,居然就这么在那儿昏睡过去,甚至还被白童通知家中的警卫员来接他。

    这样丢脸发糗的事,他回来,已经被谢玉兰紧张的训斥过了,所以他第一时间就回去找白童,否定他醉酒后的一切。

    他只希望,这一切别被白童这么当面揭穿才好。

    而对面的白童坐在那儿,浅笑嫣然,只与蓝老首长相谈甚欢,甚至不时与蓝胤眉目传情一下,根本没有瞧他这边一眼,更没有当面揭穿这事,蓝玉山心中才微微安了心。

    ****

    夜很深了,蓝家老宅里一片安静,蓝景山一家人早就离开,蓝老首长、谢玉兰等人,都已经躺下休息,只有警卫员们尽心尽职的守在外面,担负着保卫这座老宅的安全重任。

    蓝玉山深陷在黑暗中,静静的抽着烟。

    这是林小柔以往惯常住的小屋。

    屋子中许久没有住人,已经落满了不少的灰尘。

    可蓝玉山是不许任何人来打扫。

    似乎,只要别人打扫过,就破坏了林小柔生活留下的痕迹。

    床下,还摆着林小柔惯常穿的棉布花拖鞋,端端正正的摆在床底下。

    蓝玉山感觉是今晚喝的那一点酒的作用,似乎在酒精的作用下,他避无可避的跑来林小柔的这个房间。

    他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最终,他重重的躺在了林小柔惯常睡的那张小床上,似乎枕头上,还残留着林小柔的气息。

    他不知道躺了多久,直到夜里已经凉了,蓝玉山才从床上翻身而起,轻掸了掸身上沾染的灰尘,他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门外,苏沫儿穿着丝绸睡衣,抱着一个布偶娃娃,站在那儿。

    “小舅舅……”她咬着下唇,似乎有些不能接受蓝玉山从林小柔的房间中出来。

    蓝玉山睨了她一眼,拿出小舅舅的派头,冷声问她:“这么晚了,你还不睡,在这儿做什么?”

    苏沫儿不答反问:“小舅舅,你来林小柔的房间做什么,她已经被赶出蓝家了。”

    蓝玉山冷冷睨了她一眼:“大人的事,小孩子少管。”

    这一句大人的事,小孩子少管,把苏沫儿气得不轻。

    她不服气嚷道:“凭什么说我是小孩子,那林小柔跟我一样大,你为什么不说她是小孩子?”

    蓝玉山脸一沉,没理苏沫儿,抬腿就准备走。

    “林小柔有什么好,你还想着她?”苏沫儿口无遮拦的,直接把这事喊了出来。

    这一下,蓝玉山的脸色难看至极,他回过头,微眯了眼,眼神是的肃杀气息显露无疑。

    苏沫儿彻底的放声大哭起来:“她究竟有什么好啊,她都走了,都被赶出蓝家了,你还念念不忘她,这么晚了,你还要跑到她的房间来看看……”

    蓝玉山迅速的伸手,捂住了她的嘴,语气中那威胁的意味是十足:“苏沫儿,你敢大声嚷嚷?”

    苏沫儿眼中全是眼泪,好不容易,她才勉强的止住了哭声。

    蓝玉山神情依旧是极冷的,并不因为苏沫儿哭了而有什么改变。

    他松开捂着苏沫儿的手,拿出手帕擦了擦手,才吩咐苏沫儿:“好了,自己回去睡觉。”

    苏沫儿没有动,只是眼含泪花看着蓝玉山。

    然后,她伸手,拉扯着自己睡衣上的带子。

    “你干什么?”蓝玉山意识到什么不对劲。

    苏沫儿已经将两件套的睡衣外套给解开,露出里面的吊带内衣。

    然后,她稀奇古怪的向着蓝玉山微微一笑:“小舅舅,林小柔能给你的,我一样能给你。”

    蓝玉山一怔,随即明白苏沫儿说的什么意思。

    饶是蓝玉山再薄情再冷血,此刻听着这话,也是气得额上青筋突突的跳。

    “苏沫儿,你简直是无耻。”他是咬着牙,几乎是一字一字的往外蹦:“你别忘记,我是你的舅舅。”

    “可是,你不是我的亲舅舅……”苏沫儿不承认。

    “我跟你母亲是同父异母,不亲也是亲。”蓝玉山狠狠的纠正着苏沫儿的话:“你趁早给我收起你这些龌龊的念头。”

    被蓝玉山这么不留情面的训斥,苏沫儿几乎又要哭叫起来:“我龌龊?那你跟林小柔做这些事,怎么不龌龊了?她还叫你小叔叔呢,你怎么不感觉龌龊?”

    蓝玉山暗自磨着后牙槽,最终,才憋出一句:“这不一样。”

    “哪儿不一样了?她能给你的,我一样能给你,我也满了十八岁的……在国外,这不算什么……”苏沫儿哭诉着说。

    “别跟我提你在国外的那些,你只需要记住,我是你的舅舅,是你的亲舅舅……”蓝玉山不假一点颜色的训斥着苏沫儿:“以往,我只当你还小,只当你小孩子心性,并没有往多的地方想……明天起,你走,回你母亲那边去,别要再住在这儿。”

    “我不……”苏沫儿固执的道:“小舅舅,你明知道我喜欢你……”

    “我不知道。”蓝玉山冷冷的说:“我只当你是小孩子心性,今晚这事,你自己趁早收了这些念头,我不想再听到第二次。要是你敢让外人知道了这事,影响蓝家的声誉,你连怎么死的你都不会知道。”

    摞完这句狠话,蓝玉山大步流星的离开。

    苏沫儿呆在那儿,最终,扯着旁边的东西,狠狠的砸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