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75章 陪爷爷喝一杯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蓝老首长倒是主动的询问着:“今天难得一家人都在场,蓝胤也刚结婚,你们要不要喝点酒什么的?”

    在老首长的眼中,作为一名铁骨铮铮的军人,大碗喝酒大碗吃肉,这才是男人豪爽本色,他只是年纪大了,平时要注意保养,偶尔才喝喝,但并不干涉小辈们这些事,他的要求就是,不管做什么,都得有个度,别因为喝酒后失态就成。

    “行,那我陪爷爷喝一盅。”蓝胤双手搁在膝盖上,一板一眼的回答着。

    “那都喝点吧。”蓝景山说,没理由自己的老子和儿子都在喝酒,而自己却不表态吧。

    蓝景山都说了“都喝点”这自然而然,也包括进了蓝玉山。

    大家再是心中有些结,可在这家中,还不至于过不去,何况,作为男人的心胸,总是要大一点。

    当初蓝老首长娶了谢玉兰,又生了蓝玉山,蓝景山心中肯定是有结的,只是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的儿子都这么大了,蓝景山也早就放下了,部队中的拼争是肯定有的,但只要不把手段使得极为卑鄙无耻,蓝景山自然也不会彻底的翻脸无情。

    “既然大家都喝,我也凑个热闹吧。”蓝玉山跟着表态,以免自己一人显得太过另类。

    “好好,那都喝点。”蓝老首长还是高兴的。

    这么多年,他又怎么看不明白,蓝景山一家,对自己这边是越来越生疏。

    以往,他感觉挺好,让两个儿子各自心中都时刻保持有一种竞争意识,只有长期保持着这种竞争意识,才会让蓝家这么一直兴隆昌盛下去。

    可是,这渐渐的老了,大权旁落了,再看着蓝玉山、蓝景山是越来越生疏,一年到头,连面都基本上不见,蓝老首长的心态,还是多少有一些变化。

    他也渐渐担心,如果两房人一直明争暗斗下去,会不会给旁人可乘之机。

    鱼蛙相争渔翁得利的例子,这世上,不要太多。

    他不想两个儿子争来争去,最后,却让别的人最后得利。

    所以,他也有心,要缓和两个儿子的关系。

    蓝老首长的想法就是,要让他这些后辈,时刻保持着竞争意识,但也不至于彻底的翻脸成仇,老死不往来。他需要他们在关键的时候,还是能兄弟联手起来,一致对付外人。

    这样的想法,可以说,是很美好的。

    只是,他突视了,大家都是人,都有各种情感纠葛在里面,怎么可能在斗得头破血流后,又还顾念着兄弟情份,关键时刻来联手对付外敌。这世上,人心难测,彼此争得你死我活的两人,怎么可能在关键时刻来联手,自己在帮着对方的时候,难道不会担心对方趁机发难,而致自己于死地?

    蓝老首长有心再拉拢两兄弟,可也感觉有些力不从心。

    毕竟蓝玉山这边,时刻有个谢玉兰在身后拨挑着,而蓝景山那边,也有一个敏感玻璃心的周凤茹在,人家敏感得几乎都不过这边来,连面都不见的人,能会关系好?

    蓝老首长也有些忧心,可这种忧心,他不能表现出来。

    可现在,他莫名的,竟在白童的身上,看到了一点希望。

    至少这丫头,懂事明理,不象周凤茹那样的敏感玻璃心,不会因为这边谢玉兰的一些脸色而在意,她该跟蓝胤过来看望老人的时候,还是笑盈盈的上门来看望,这从跟蓝胤订婚开始,前前后后都跟蓝胤来这蓝家老宅好几次了,这可比过去几年蓝景山一房往这边走的时候多。

    这是一个好苗头。

    这么经常的往来走动,至少关系不象以往那么僵了。

    “你也喝点?”蓝老首长主动的问着白童。

    白童乖巧的回答:“爷爷都这么吩咐了,我当然得舍命陪君子哦,不过我酒量不怎么好,爷爷还得放我一马才好。”

    这一番话,明显是带着几许拍马屁的意味在里面,她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再怎么酒量不好,也总比蓝老首长这样的老人强,这些老人,才是彻底的要控制饮食的人,稍不注意,多喝一点点酒,都有可能出大问题。

    可现在白童就是主动示着弱,让蓝老首长放她一马,这千穿万穿,马屁不穿,这么一点小把戏的马屁,蓝老首长还是乐呵呵的接受着:“好好,爷爷就放你一马,你随便喝点意思意思就是。”

    只有苏沫儿在旁边听着,彻底的不满,终于是嚷了一声:“马屁精。”

    她嘟哝得很小声,以为只会让白童听见。

    可在场的人几乎都是听见了,蓝胤立刻扫了一眼过来,眼神凌厉得苏沫儿险些招架不住。周凤茹也险些当场发火,你才是马屁精,你不仅是马屁精还是搅事精。

    当事人白童却是装作没听见,只是笑嘻嘻的问着蓝老首长:“爷爷,你该不会认为我这样是在拍你马屁,是马屁精吧?”

    在场的人,都是一震,连谢玉兰、蓝玉山都是齐唰唰的望了过来,知道白童这是在存心挑事了。

    果然,蓝老首长把筷子一拍,直接沉了脸:“谁敢这么认为?简直是混帐。”

    他刚才没有听见苏沫儿的那一声嘀咕,但别的人是听得一清二楚,再听着蓝老首长这么发火骂了一句,这就几乎是当着全部人的面,在骂苏沫儿了。

    苏沫儿脸色涨得通红,偏又还不能发作说什么。

    而周凤茹极不给面子的哧笑起来。

    这一声哧笑,笑得苏沫儿面红耳赤,这一下是彻底的坐不住了。

    她把筷子一搁,气哼哼的离开桌子。

    蓝老首长默不作声的看着,大致也猜得怎么一回事了。

    “简直是宠得无法无天。”蓝老首长沉了脸:“回头跟冰枫说一说,这怎么管教的?”

    “好的。”谢玉兰从善如流的应着。

    这蓝冰枫又不是她的孩子,她是乐得见得苏沫儿这么无法无天。

    “来,我们继续,大好的气氛,怎么能因为这些小孩子而影响呢。”蓝老首长示意着。

    他都如此的发话,又有谁会在意苏沫儿的事了?

    一时间席上又恢复一派其乐融融的场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