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68章 把机票攥紧了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朱淑芬、白建国等人都是第一次坐飞机,都是这些都是惊奇的,看着这宽敞明亮的侯机厅,看着那起起落落的飞机,朱淑芬只有啧啧称奇的份。

    “哎呀,原来飞机是这么的大啊。”

    “以前只看着在天上飞,看着挺小的,结果居然这么大。”

    “想不到,这一辈子出趟远门,居然还能坐飞机,玩一玩洋气。”

    朱淑芬跟白利民的媳妇说个不停。

    白利民的媳妇叶婷,是一样的惊奇。只不过,她不怎么说话,抱着孩子只管四处滴溜溜的看着,将这机场所有的景象有全收入眼中,这样,到时候回去跟蔬菜队的那些媳妇儿吹牛聊天摆龙门阵才有谈的。

    没看队上那个军属张淑君吗?就坐火车去部队看望她的女儿,回来都是要大吹特吹一阵。

    叶婷在看着这一幕的时候,甚至想起小时候同村有个孩子跟她吹过的牛皮,那时候,那个男孩子也是坐过一次火车出远门,回来吹牛皮吹得上了天,甚至说,他坐火车的时候,看着铁路边有马在吃草,他从窗口伸出手去,都险些把马尾给抓住了,只可惜火车开得太快,一下就开过了。

    当时叶婷还认真的反驳了一下,说马怎么可能离火车这么近,你怎么可能伸手都把马尾巴给揪住。

    她感觉自己说得在理,可别人却是笑话她,连火车都没有坐过,凭什么要怀疑别人所说的?

    叶婷都不知道怎么就记得小时候的这件鸡毛蒜皮的小事,但她现在就是想,我现在都是坐过飞机的人了,谁要敢再笑话我连火车都没有坐过,我就让她知道知道,我是坐过飞机的。

    这么想着,她把自己的那一张机票攥在手中,攥得更紧了。

    这是她以后吹牛聊天的资本,以后谁不相信,自己就可以把这机票拿出来让她们看看。

    几人在广播的催促声中,按着提示音,进了安检通道,白童还不忘记再度提醒着朱淑芬一行人:“伯伯,伯妈,你们上了飞机,就自己注意安全,少跟人搭话,不要起些无谓的冲突。”

    一番好意提醒,只换来朱淑芬的白眼:“这些,需要你说啊?你以为我上哪儿,整天都要跟人吵架吗?”

    白童不计较这些,还是再度认真的提醒:“伯妈,这出门在外,该息气还是该息气,所谓的退一步海阔天空。也少跟别人搭白,这年头,外面的坏人也多,一不小心上了当受了骗就不好。”

    “瞧你这死丫头,你这是存心想我上当受骗?也不想想,我一把年纪了,吃的盐比你吃的米多,过的桥比你走的路多。这是不是坏人,我一眼就能看得出来,还需要你提醒?真要碰上坏人,我一个大耳括子就给她扇上去。”朱淑芬说得信誓旦旦,一副天不怕地不怕,天地任她横着走的模样。

    白童不跟她再哆嗦,只是转头对白利民和叶婷说:“大哥大嫂,你们明点事理,我提醒的话,都记在心上,这出门在外,少跟别人搭白,少跟人打交道,更不要贪图一些小便宜。”

    “哼,简直是胡说八道。”朱淑芬听着直接说她贪小便宜,是不想再听,气哼哼的拉着白建国先进了那边的通道。

    几人随着人流进了机舱。

    第一次坐飞机,几人自然是兴奋为多,叽喳说个不停,她们成了整人机舱中最惹人注目的一行人,个个都不由投过眼神看了几眼。

    对于这样的眼神,朱淑芬这人会当一回事吗?

    不会,她只会认为,这些人是羡慕妒忌她们呢,都能坐飞机。

    几人舒舒服服的坐着,直到飞机起飞。

    没多久,漂亮的空姐推着小餐车过来,挨着给旅客发放饮料。

    朱淑芬眼直直的看着,等空姐送了饮料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她还多问了一句:“这……这要钱吗?”

    空姐楞了一下,还是带着职业的甜美微笑,对着朱淑芬微笑着应道:“这不需要,这是我们飞机上免费供应的。”

    朱淑芬听着这话,惊讶得张大了嘴,这飞机上,居然还有这种免费供应的东西?坐火车不是吃的喝的都得自己准备吗?

    这么一看,朱淑芬立刻就来神了:“那给我们多来两杯。”

    她这么说着,害怕空姐不同意似的,自己动手,直接把才刚刚送到面前的饮料一口气喝掉,那豪爽的程度,跟大碗喝酒没区别。

    然后,她抹抹嘴,把喝空了的杯子往空姐的面前一递:“看,我喝完了,再给倒些。”

    空姐脸上依旧是甜美的笑意:“好的。”然后,替朱淑芬把饮料倒上。

    朱淑芬就一直喝一直喝,喝得撑不住了,才没有再喝。

    等空姐走后,朱淑芬就靠在椅子上,看着窗外的景色,暗自想,这当个有钱人啊,是不一样,坐飞机,就是比坐火车好,自己也算是玩过洋格的人了。

    经过几小时的飞行,飞机平安到达了这边城市的机场,几人象无头苍蝇似的乱走,要找行李。

    然后,她们碰上了一个打扮得极为高贵洋气的女人。

    这女人,穿着一身时装,戴着大墨镜,一看就象女大款的模样。

    她推着行李箱,在那儿拦住了朱淑芬等人:“你好。”

    “什么事啊?”朱淑芬看着她。

    “是这样,我带的行李太多了,超重,过不了出站口,可我许多物品都是从国外买回来的,我又舍不得丢,你们人多,能不能帮我一个忙,帮我分带一些行李,把东西带出去?”这女人很客气的跟她们商量着。

    “不了。”白建国至少此刻是记住白童的提醒的,少跟外面的人搭讪,还是先平安到家在说。

    朱淑芬也是翻了翻白眼:“我们凭什么要帮你这个忙啊。”

    那女人微微浅笑:“我肯定不能让你们白帮忙的啊。我长年在国外飞,这些道理还是懂的。这样吧,我给你们一人五百块钱,帮我把东西带出去,好不好?”

    一人五百?

    朱淑芬看了看自己身边的几人,脑中竟想,居然有这么的好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