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65章 时刻想着占便宜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童听着这一番对话,隐隐也猜得是发生了什么事。

    大概这军嫂,很辛苦的从乡下过来探亲,带了不少土特产过来,甚至怕受潮,放在天台上晾晾水气,结果碰到朱淑芬这种爱贪小便宜的人,明着要了一点不说,事后还偷偷的去把别人的地瓜干拿了许多,才惹得别人在这儿跳脚骂娘。

    这时候,那些围攻的人,也注意到了白童和蓝胤过来,都让开了一条道。

    甚至听得这招待所的服务员,小声的向着另外的人嘀咕:“那个女的,就是她们家的亲戚……”

    白童听着这话,臊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怎么就有这么奇葩的亲戚,处处占尽了小便宜,这丢脸还丢到部队来了。

    只是白童深深的明白,现在不是羞愧的时候,她得快些处理好这一些烂摊子,省得这些风波影响到蓝胤。

    毕竟这是部队,这些人不认识朱淑芬,但绝对是认识蓝胤,这知道是蓝胤的亲戚,做出如此贪小便宜还浑不讲理的事,人家只会议论蓝胤。

    所以,白童抢在朱淑芬要跟别人对骂之前,赶紧站了出去:“别闹了别闹了。”

    然后,她挽住那个大嫂的手道:“大嫂,来来,有什么事,你跟我好好说。”

    她这么一说,这大嫂更是委屈:“你们听了就评评理吧,我千辛万苦的从老家带点特产过来,就被这些贼婆娘给偷走……偷了就偷了,居然还如此的不要脸……”

    白童苦笑,自然是知道朱淑芬的行径站不住脚。她不愿意事情扩大,拉着这位军嫂,走到一边,低声安慰:“大嫂啊,我知道你很委屈,我代她向你赔礼啊。你确实很不容易,千辛万苦从老家带点特产过来,这一片心意就这么被浪费了。我知道,现在说什么,也弥补不了你的损失。你看是不是这样,我赔偿一些钱给你,你拿着钱,给大哥买件衣服,或者买点烟酒茶之类的,作作弥补。”

    这军嫂有些疑惑的看着白童,有些不大确信。

    白童从包中取了两百块出来,悄悄的塞到她的手上,继续压低声音道:“大嫂,真的对不起,那些地瓜干看样子也被她糟蹋得差不多了,也还不出来,我们还是努力把损失减轻到最低的。你拿着这钱,随便买点什么都好,这也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

    这军嫂看着手中的两百块钱,还是心动了。

    她在农村作庄稼,一年到头也没有多少收入,现在有两百块钱到手,算一算,这是可以换成多少地瓜干,除了地瓜干,还可以给自己买一件新衣,计划计划,还能把男人的烟酒也计划出来一些。

    “好吧,看你这么客气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了。”军嫂收好钱,甚至还多嘴的问了一句:“那人是你什么人啊?”

    白童讪笑着,还是承认:“她是我伯娘。”

    “居然有这样爱贪便宜的伯娘,也真是倒霉。”军嫂同情的说了一句,回头又恶狠狠的瞪了朱淑芬一眼,又向地上吐了一口口水,表达一下她的鄙视,她才转身,回自己的房间。

    “哎哎哎……”朱淑芬被对方这么一鄙视,还不服气,甚至要再上前,找对方理论理论。

    总之,朱淑芬就是这样的人,要占便宜,嘴上又不肯服输,哪儿都要争赢。

    还好白建国这些过来,几人强行把朱淑芬拉住了。

    他们感觉,既然人家白童都出面,把这事解决了也就行了,否则人家真要扭着说是偷了她的东西,要报警,要赔,这是说不过的。毕竟这是部队地区,军人都正直,怎么能容许在这儿有什么小偷小摸的行为。

    蓝胤眼神冷冷的看着这一切。

    他感觉,童童不跟朱淑芬这样的亲戚来往是正确的。

    这种亲戚,就是所谓的进屋了哪怕灰都要抹一把走的人物,是一点亏也不肯吃,长期是本着便宜不占白不占的心理。

    朱淑芬可不认为自己有什么不对。

    她就算拿了地瓜干又怎么样?已经吃了,还能让吐出来?

    就算白童出面帮她摆平这事,朱淑芬也没有一点的感激,理所当然的认为,这白童帮着摆平,是应该的,谁让要请她们来这儿参加婚礼,这吃的喝的自然是应该白童全包。

    白童懂朱淑芬的这个心理。

    心中冷笑,但面上,她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哄着白利民的那个儿子:“小冬冬,想不想吃糖啊,阿姨这儿有好多好多的糖糖哦,过来拿吧。”

    她拿着糖,几下就把这个小孩子逗进了屋子,朱淑芬、白建国、白利民这些,自然也跟着进了屋子。

    蓝胤拉在最后,最后一个进了屋子,然后,将门给关上。

    白童将一大把的喜糖给了小孩子,小孩子心满意足的抱着糖果,钻到了朱淑芬的怀中。

    白童看了看四周,客气的问着白建国和朱淑芬:“大伯,大伯妈,你们在这儿住得还习惯吧?”

    “习惯……”白建国说。

    话还未完,朱淑芬就横了白建国一眼,把话接住:“习惯?习惯个屁,住在这儿,简直是太遭罪了,你看看,这木头架子床,看着都不舒服,真担心翻个身就掉在地上。还有这枕套,都不知道多少人睡过了,闻着都挺难闻,让人睡得睡不下。”

    她这么胡乱的抱怨一气,不过就是想借机为难白童,又想趁机提提要求。

    “也对。”白童看看这四周的环境,认同着朱淑芬的话:“确实这部队招待所的环境,太糟糕了。”

    朱淑芬一听白童都认同,心中大喜,认为事情有门,接着补充道:“可不是,在这儿多呆一天,我都提心吊胆,害怕有什么臭虫之类的咬几口。唉,在家样样都好,我都不明白,我们这么大老远的跑来这儿受罪,是为了什么。白童啊,你要记得,我们来受这些罪,是为了你哦。”

    白童点头道:“难为大伯妈了,跑这么远来受罪。我确实感觉很罪过,所以,我已经替你们订好了机票,晚点就送你们去坐飞机,早些回家,不在外面继续受罪。”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