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64章 大伯妈又惹事了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第二天,日上三竿白童才醒过来。

    白童这么晚起,都还有些不好意思。

    谁让昨天太累了,不知不觉中都睡到这个地步。

    蓝胤已经端了热水进来,要替她洗脸。

    “我自己来……”白童不好意思。

    “你累着了……”蓝胤强调。

    白童不由娇嗔的瞪了他一眼,是谁让她这么累的?现在还好意思提?

    “对了,妈她们呢?”白童紧张兮兮的问。

    她们这种结婚的情况有点异类,男女双方都是在部队举行的婚礼,虽然不兴大清早给婆婆公公敬茶,也不用什么三天回门之类的规矩,可白童也不想这才婚后第一天就因为某些事情没做好落人把柄。

    “放心吧,她有她的事。她已经和爸送那些亲戚朋友离开了部队。”蓝胤很淡定的说。

    他的新娘子,在这时期,只需要好好的做他的新娘好了,哪需要再为别的事操心。

    话虽如此说,白童还是快速的起床,扶着酸楚的老腰,换好衣服,起来看看具体的情况。

    关于蓝家这边的亲戚朋友,自然是蓝景山、周凤茹出面接送安排,白家的亲戚,是白建设、白培德这些帮着协调安排,部队上的这些首长和战士们,是白玉龙和余晟等帮着招呼接待。

    昨天来的宾客虽然多,看着密密麻麻一片,盛况空前,可大多都是部队的战友战士,来得快,离开也快。

    而蓝家这边,身份显赫,自然有特别高规格的护送,不需要担心。

    现在最多需要安排解决的,其实也只有白家这些远道而来的亲戚。

    白童的想法就是,为免夜长梦多,早些把朱淑芳这些亲戚送走为好。

    这些亲戚,早就没有往来,这次也是因为结婚,不想落人口实,才请她们来了一趟。

    白童跟着蓝胤出门,这家属楼中,还住了不少别的家属,在见得白童出来,都笑嘻嘻的打了招呼:“嫂子好,团长好。”

    白童也红着小脸,客气的跟大家点头问好。

    不知哪一家的小子飞奔过来,大声嚷嚷着:“新娘子出来了,新娘子出来了。”

    虽然是昨天结婚,昨天才算是新娘,可在这些小孩子的眼中,才结婚的,都算新娘子。

    白童笑笑,从随身的包中抓了一把喜糖出来递给他。

    小家伙接过糖,甚至不忘夸白童一句:“新娘子好漂亮。”

    蓝胤在旁边,还是轻勾着唇,微不可察的轻笑着。

    两人一路前行,从这边军区的家属院中,找到了明鹏飞的住处。

    孙淑华、白培德等人都住在明鹏飞的这儿。

    看着挤了一点,可是只要不跟白建国那一房人打交道,少些纠葛也挺好。

    两人进了屋,跟长辈问了好,夏小云一个劲的瞅着白童偷笑。

    这结婚了,是不一样啊,这白童看上去似乎更漂亮了,那眼神都是格外的温柔妩媚。

    夏小云就这么打量着白童。

    余凯凑了过去,凑到夏小云的耳边轻声问:“是不是感觉人家好幸福。”

    “嗯嗯。”夏小云赞同的点点头:“看着都感觉好幸福啊,我眼前全都是粉红泡泡了。”

    “放心,等我们结了婚,我们跟他们比比,看谁更幸福。”余凯恬不知耻的说。

    夏小云回瞪了他一眼,很想说:“谁要跟你结婚啊,少臭美。”可看看孙淑华在旁边,夏小云把这话给咽回去了。

    这边厢,孙淑华很热情的招呼着蓝胤。

    所谓的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这孙淑华作为一个伪丈母娘,但还是合格的。

    她现在看蓝胤很满意,招待蓝胤自然也是格外的热情周到。只要招待好了女婿,才能期望女婿对自家女儿好一点。

    “来来,喝茶,来,吃水果啊,你们吃了早饭吗?”孙淑华一口气的殷切的问着。

    “妈,你别客气,我们吃过了早饭的。”蓝胤客气的回答。

    余凯在一边看着深深的妒忌。

    为什么,他也算是女婿了吧,为什么,自己的待遇就差这么多呢?这孙淑华虽然表面上不反对自己,可是,对自己什么时候这么热情主动过?更别说招呼喝茶吃水果什么的。

    呜呜……余凯感觉自己的地位很不稳。

    他得努力的抓紧时间,让自己快些转正,才能享受跟蓝胤一样的待遇。

    白童和蓝胤在这儿坐了一阵,又去招待所,看看白建国一家人。

    刚走到部队招待所的门口,就见得里面吵吵嚷嚷,白童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感觉这八成跟朱淑芬有关。

    她快步走了过去,挤进人群中一看,可不是,这惹事的,正是朱淑芬。

    只听得朱淑芬叉着腰,站在那儿,肥胖的身子象塔似的立着,扯着嗓门理直气壮的吼道:“就算拿了你一点地瓜干又怎么了?小孩子吃了你一点地瓜干又怎么了,你犯得着这么小气,在这儿不依不挠的?”

    而另一端也是一个乡下大嫂,皮肤黝黑,人挺壮实,看模样,也应该是个军属过来探亲的。

    对方不服气的道:“你说得轻巧,这是小孩子拿一点地瓜干的事吗?要真是小孩子要吃,说一声,我自然也会给一点。可你们算什么?让小孩子来要了,你们当大人的,也跑去把我晾在上面天台上的地瓜干给拿走这么多,有你们这么不要脸的吗?”

    “那也是小孩子想吃而已,你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这东西,你倒是白送给我,我都还嫌费牙齿,就你当个宝,拿了一点就在这儿当个宝。”朱淑芬的嗓门,比谁都大。

    那个军嫂也不是个好惹的,直接挽了袖子:“你还要脸不?你说话要脸不?这东西,我放在那儿,让你们吃了吗?还想我白送给你。你做梦嘛,想得美。老娘辛辛苦苦在家种地,这大老远的带点地瓜干过来,你居然就这么给我偷去了。”

    “什么偷,什么偷?你说话不要这么难听?”

    “难听?我还没骂人,你就是个贼婆娘,偷我的地瓜干,诅你吃了烂**……”

    白童只听着这几句对话,也大概猜得个究竟明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