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63章 我是装醉的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朱淑芳根本不知道白童和谁谈过恋爱,毕竟那时候,白童还是一个初中的孩子,初中毕业后,就去市里上学,和爷爷搬离了老家,朱淑芳也不知道她和谁谈恋爱。

    她指了指那边的礼堂:“我倒是认得她那个对象,以往来找过她几次,认得。”

    这一说,她拍了腿:“我想起来了,那时候,她们俩人就搞在一起了。那时候,这男的来找她,她还偷偷给他东西,被我逮了个正着,我骂她吃里扒外,她还说是我冤枉了她,哭哭滴滴要老爷子给她撑腰,还她一个清白。今天一看,这有什么好委屈的?明明当年就搞在一起,还好意思说我冤枉了她。要没搞在一起,怎么兜兜转转,最终还嫁给他了?”

    她本来就肥,这么一拍大腿,腿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看得蓝玉山直皱眉。

    朱淑芳还以为蓝玉山是不耻白童当初的这些行为呢,她继续添油加醋的道:“我就说嘛,她哪来这么大的本事,能挣钱,能读这么好的学校,还能嫁这么好的男人,搞半天,是当年就跟这个蓝胤勾搭上了,然后趁机要挟得来的这一切。难怪非要搬离老家,跑到市里去住,就是怕我们这些知晓了她的底细。”

    她越想越兴奋,感觉事情就是这么一回事。

    她以往怎么没想到呢。

    还真以为白童这丫头长了本事了,现在看来,完全就是沾蓝胤的光嘛。

    蓝玉山耐着性子听了半天,敢情这蓝胤就是白童的初恋,还想找个别的男人出来恶心一下,都不可能了。

    蓝玉山从朱淑芳这些东一榔头西一棒的讲述中,还是渐渐的理出了一点眉目。

    至少,那个张成慧和白巧巧,是个让白童感觉恶心的存心,那些年,也算是欺压了白童很长一段时间,白童是慢慢才懂得反抗的。

    蓝玉山确定再也不会从朱淑芳的嘴中得到更多有用的消息,他才没心情跟这样的村妇在这儿继续叨唠,听这些无用的废话,这只会降低自己的档次。

    他从皮夹中,再度抽了一千块钱出来递给朱淑芳:“好了,谢谢你,这些钱,拿去随便买点什么吧。”

    他起身,高大的身影在茶几上投下一道长长的影子。

    临走时,他不忘冷冷的提醒着朱淑芳一句:“你见过我这事,就不要跟外人随便提了,至于说了白童坏事这事,更不要提。”

    “好的,好的。我懂。”朱淑芳连珠介的回答:“我就当没有见过你。”

    看着蓝玉山气宇轩昂的昂首挺胸走开,朱淑芳还在估摸着这人究竟是谁,看上去,挺有派头,似乎来头不小。

    他反复打听白童的消息,特别是关于不好的一部分,这是想干什么?

    朱淑芳猜不透蓝玉山想干什么,但朱淑芳能明白,大概这人,是想对付白童,否则,不会私底下来找自己问东问西。

    想着这么一个有来头的人,可能会对付白童,朱淑芳想想,是莫名的激动。

    她现在的心理,就是这么变态,她自己不好,就恨不得别人也不好。甚至她好,也恨不得别人不好。只要人人都不好,只有她一家人过得好,这才是她高兴看见的事。

    ****

    白童被送入了婚房。

    这屋子,是蓝胤在部队重新申请的新住处。

    他和白童结婚了,得重新有一个新家。

    这是两室一厅的套间,屋子早就重新粉刷过,焕然一新。屋子中所有的家具床铺,都是重新购置。窗户上、门上都贴着大大的红色喜字,而床上,也是铺着大红喜字的床单,鸳鸯戏水和并蒂花开等吉祥喜庆的图案印织在枕头上、被面上,花团锦簇一片。

    床单上,还撒落着大枣、花生、桂圆和莲子,这是寓意着早生贵子的意思。

    白童伸手慢慢抚摸着这些,指尖传来真实的触感,让她明白,她今天真的结婚了,她真的嫁给蓝胤了。

    自从重生以来,自从偶遇蓝胤后,蓝胤就成为她人生的光,成为她不停追逐的目标和方向。

    他给了她力量,给了她帮助,给了她方向,让她能一步一步的更坚定的走到今天的这一步,让她变得有能力跟他并肩而立。

    世上最美好的婚姻关系,不是你是树,我是花,我依附于你,求你给我撑起一片天,让我在你的庇护下免受风雨。只有并肩而立,互相扶持,共同进退,一起面对所有的风风雨雨,这才是最好的关系。

    白童想着这一切,将头深深的埋进了枕套中……

    蓝胤很晚才带着一身酒气回来。

    而且,他不是一人回来的。

    他似乎已经喝醉了,是被白玉龙搀扶回来的。

    这结婚,被那些战士们拉着,酒是劝了一杯又一杯,饶是再有白玉龙、徐晟等人帮着挡酒,蓝胤还是喝多了不少,最后,喝醉了,才被白玉龙搀扶了回来。

    白童一见蓝胤都喝得这么醉了,赶紧上前,帮着白玉龙,把蓝胤小心的扶在床上睡下。

    “他醉了,你照顾他一下。”白玉龙说着,快些识趣的退出了房间。

    今晚可是人家大喜的日子,他没理由在这儿多停留。

    白童替蓝胤将脚上的鞋脱掉,又去打了热水过来准备替蓝胤抹一抹脸,腰间突地一紧,蓝胤已经从床上翻身下来,一把搂住了她的腰。

    白童险些轻呼,然后推了推蓝胤,颇为奇怪:“你不是喝醉了吗?”

    蓝胤笑笑,眼中有些狡黠之意:“没有,装醉的,我要是不醉,他们还不会放我回来。”

    他这么说着,搂了白童的腰,向着白童狠狠的吻了过来:“童童,童童……”

    在天眩地转中,白童被蓝胤压倒在床上:“童童……”

    他一边轻声呢喃着白童的名,一边伸手,拉了白童的小手,解着他的皮带扣:“童童,帮我……”

    他的声音,太过缱绻情浓,带着些微的酒意,白童感觉自己都要醉死在他的呢喃中,一辈子不愿意醒过来。

    随着床上被子打开,鸳鸯被下的一对新人,纠缠如并蒂莲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