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62章 查找白童的过往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童不担心朱淑芬走丢,她这么大个人,在这军区地盘,怎么可能走丢。

    白童只是担心,朱淑芬这人,口无遮挡,在这儿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

    白童所料的事,是真的。

    此刻朱淑芬就跟蓝玉山坐在一起,唾沫横飞的讲着过去关于白童的种种情况。

    蓝玉山很有兴趣的听着。

    所谓的知已知彼。

    他虽然没把白童当作什么敌人来看待,可是,侧而了解一下白童的事,是有必要的。

    说不定,从侧面中可以知道一些白童的过往,掌握她的把柄,可以用来要挟白童,交换林小柔的下落。

    朱淑芬此刻也是越讲越来劲了。

    这么多年,看着白童一家越过越好,而她们家虽然谈不上越过越穷,可也只能算是原地踏步,没有多大的起色。

    她心中不甘着呢。

    只不过,白童带着父亲和爷爷搬家了,离得远远的,让朱淑芬想找人出气,都找不到对象。

    现在,能有机会在这儿使劲的贬低着白童,她自然是高兴的。

    开始,她还摸不透蓝玉山的心意,只讲些白童小的时候的事,但渐渐的,她看出,蓝玉山只是听,并不发表意见,朱淑芬也就越来越把对白童的那些不满情绪给带上了。

    蓝玉山听着也渐渐好笑,这白童的身世,可真离奇,一个普通的家庭,居然都这样复杂。

    这样跟白童的家世一比,他蓝家这边简直是不要太简单。

    “继续说吧,把她从小到大的事都统统说一下。”蓝玉山鼓励着朱淑芬:“特别是她做过的那些坏事可恶事,一个也不放过。”“她的坏事可恶事?”朱淑芬疑心重重的看着蓝玉山,问道:“你问这些干什么啊?”

    “怎么,你对她是没有一点的怨气怨言吗?”蓝玉山身子微微前撑,以一种上位者的姿态,从气势上压迫着朱淑芬:“难道你看着她过得这么好,而你还过得这么糟糕,你就真的一点不气吗?古人都说过,苟富贵,勿相忘。连朋友之间富贵了,都不会相互忘记,何况你们还是亲戚,你还是她的伯妈,她就可以这么狠心的不管你们?”

    他已经从朱淑芳的刚才那些话中,听出她跟白童的关系,也能隐隐的听出一些不满情绪。

    所以,他现在,就以一种直接了当的方式,将朱淑芳的那一点怒意,给挑拨起来。

    本来朱淑芳这人就是自私自利,恨不得占尽天下所有人的便宜。但别人想从她那儿拿到一分,就是千难万难。

    以往嫌白建设一家穷的时候,她都不理白童。

    可后来,看着白童一家慢慢的发达了,她也后悔,甚至还带着白利民去闹过,想把老爷子的家业都霸占,只是在白童的策略下,她们没有占到一点点好处。

    这已经令朱淑芳心中不平衡了,这次结婚请她们来,她们都是把白建设狠狠的敲诈了一笔,不仅每人一身最贵的新衣服,又是车船费,又是误工务,又是红包,这才勉强过来。

    结果一看今天这结婚的排场,来的全是达官显贵,都是朱淑芳想都不敢想的人物些,朱淑芳心中自然是更不平衡。

    “你想想,要是她肯帮你们一把,随便给点生意给你们做,或者让她丈夫给你们谋点福利,这不是轻而易举的事吗?这轻而易举的事,她都不替你们办一点,这样的亲戚,你还需要顾着她,给她面子吗?”蓝玉山再度冷笑着,看着朱淑芳:“连我这些外人,都替你打抱不平,你还在想着替她遮丑。”

    朱淑芳彻底的愤愤不平起来:“可不是,她真的是一点也不顾念亲情,不想着我们是她的叔伯婶娘。她们现在这么发财,她老子的豆腐生意基本上都把全市给垄断了,没说把这业务分点给我们?”

    “确实,太过份了点,怎么也应该顾着自家人。”蓝玉山不紧不慢的喝着面前的茶。

    “没办法,谁让她这人,就是这么吃里扒外,翻脸不认人。”朱淑芳气哼哼的说:“亏得还是一家人,我还把她当侄女看。”

    于是,朱淑芳的话匣子打开,喋喋不休的,又说了一大通的白童的坏话。

    蓝玉山听了半天,似乎并没有什么重点。

    说来说去,不过就是白童从小就有心眼,知道老爷子有退休工资,就讨好着老爷子,把老爷子的那点退休工资全哄来用了。又说老爷子当初把工作让给了白建设,白童家是占了天大的便宜。

    这些事,在朱淑芳看来是大事,是白童占尽了便宜的大事,可在蓝玉山听来,纯粹是不值一点。

    一个退休老人,几十块钱的退休工资,能算多大的事,倒把人性给看透了。

    “除了这些,那她还有别的可恶事吗?”蓝玉山问。

    “她的可恶事,多了。”朱淑芳继续说:“她都还把她的那个后妈给赶走了。”

    这一说,蓝玉山有些奇怪。

    今天来参加婚礼的那个女人,不就是说是白童的后妈吗?难道还有后妈?

    “你的意思,还是白童把她的这个后妈给赶跑了?”蓝玉山询问着。

    “可不是,我跟你讲,白童这人,人小鬼大,那时候,都能想起这个主意,把她的后妈赶走,她那后妈,多好的一个人啊,跟大家关系处得多好的,结果就这么被白童给赶走了,甚至,还一分钱都不许人家拿走,倒让全队的人追着要帐。”朱淑芬啧啧着嘴,肆意的抹黑着白童。

    “难道不是现在这个后妈?”蓝玉山追问。

    “这是白建设又找的一个。”朱淑芳越发的不屑:“还真以为自己是有钱人啊,女人换了一个又一个?他自己都知道不好意思,偷偷摸摸瞒着我们,要不是这次请我们来参加婚礼,我们都不知道白建设另外再找了一个女人。”

    蓝玉山默。

    这都是些什么事。

    “那以往,听说过白童跟人谈恋爱吗?”蓝玉山追问。

    他想,要是挖出一点白童的旧恋人之类的消息,这就好玩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