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57章 你真有对象了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阳桂芝一人在那儿寻思着,这儿子居然有了对象,这是真是假?

    该不是儿子随口一说胡弄自己的吧?

    不行,得找人问个清楚,阳桂芝转头就要去找白童。

    这边厢,白童终于有了一点空闲,跑到后面的临时休息室休息一下,而蓝胤,还是被那些战友们拉着劝酒之类的。

    别的方面不敢造次,这结婚高兴的喝喝喜酒,这总是应该的。

    何况军营中的男子,大多数酒量都不差,一时间,气氛也正浓。

    白童对着镜子补了补妆,刚才敬了一轮酒,这唇上的口红有些掉了。

    周凤茹在前面忙前忙后,招呼着各位来宾。

    毕竟今天来的客人,除了部队的,还有许多是她高校的同事,都是冲着她跟白童的面子来的。

    周凤茹忙完一圈,也进来坐在椅子上,跟着喘一口气。

    “妈,你喝杯茶。”白童很体贴的递了一杯茶参过去。

    这参茶之类的,原本是替白培德明老爷子这些准备的,白童想着多泡了一杯,现在给周凤茹用上了。

    周凤茹喝着这杯参茶,夸着白童:“童童啊,你这可是处处都设想得周到啊。”

    白童轻轻微笑。

    嫁给蓝胤,是她这一辈子最大的梦想。

    现在,这梦想实现,她不希望她的婚礼上有一丁点的差错,哪所一丁点都不行。

    阳桂芝探头探脑的张望了过来,似乎想找白童问问事。

    见得阳桂芝过来,白童心中倒是格了一下,她其实有些怕她的娘家大伯妈这些说点不好听的话。

    只是今天她是主角,她不可能去盯着朱淑芬,结果一紧张一忙碌,她居然忘记了这一茬。

    “二妈。”白童主动的招呼着阳桂芝:“你怎么不跟她们在外面吃饭呢?是不是饭菜些不合胃口?”

    “不是不是。”阳桂芝急急的说。

    今天的饭菜,应该说是阳桂芝吃过的最好的饭菜了,许多菜肴,她都还叫不出名。

    “对了,大伯妈呢?”白童追问着朱淑芬的情况。

    “她啊?”阳桂芝撇了撇嘴:“从开席的时候起,我就没有见过她。”

    白童事前是专程安排她们白家的这些亲戚坐一桌,也算彼此好照应一点。

    现在一听朱淑芬居然婚宴开始的时候都不在,白童有些急了:“怎么会?她去哪儿了?别不是走掉了?”

    周凤茹对白童这些所谓的娘家人也是不喜。

    都是活了半辈子的人了,她自然是一眼就能看出朱淑芬这些人的脸嘴。

    只不过,这是蓝白两家结亲,没理由不要人家白家的亲戚来参加吧?

    既然接纳白童当媳妇,自然得要有心理准备,有许多穷亲戚的可能。

    没理由等着结婚的时候,才嫌人家有些穷亲戚来参加这个婚礼吧。

    所以,对于白家的这些亲戚,周凤茹还是保持着该有的风度和礼节,并没有露一点嫌弃的意思,她也只求先热热闹闹的办好这个婚礼,不要出什么意外就好。

    据说这婚礼,一定得图喜庆图吉利的,不能有一点不好的事。

    据说,凡是婚礼上,发生些什么鸡毛蒜皮的事起了口角之争,这结婚的两人,婚后的日子都不美满,大多都是以离婚收场。

    老一辈的人,是特别的迷信这个。

    甚至老一辈的可以举例:某某他们结婚的时候,就因为她家舅舅在酒席上吵了架,触了霉头,不吉利,没过两年,这某某两人,就离婚了。又比如某某某,本来两人看着多登对的,可是,就因为结婚当天,因为彩礼的问题绊了嘴,结婚后,也是整天鸡犬不宁,没多久就离婚了……

    虽然这些事情,听着感觉不靠谱,这两人离婚,不是日子没办法再过下去吗?关结婚的时候吉利不吉利什么事?

    可是周凤茹这个高级教授,对此是深信不疑的。

    所谓的老一辈的说法,其实都是有些依据的。

    抛开一切的唯心主义,按唯物主义来解释,但凡在婚礼上都不注意影响,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起口角之争,只能证明,素质不高,没有一点大局意识,或者本就是存在着一些矛盾,彼此之间都有意见,在婚礼上爆发出来了。

    既然原本就存在着矛盾,彼此间意见也不统一,这婚后日子过不到一堆去,最后离婚收场也是必然的。

    周凤茹现在是感觉,她的儿子跟媳妇彼此是如此的合拍,不存在什么三观不统一、意见不统一的,连自己这个当婆婆的,都如此的跟儿媳妇合拍,怎么可能闹矛盾。

    她现在只是怕,怕这白家的这些亲戚来闹点纠纷。

    她看出这些亲戚不是什么善类,周凤茹除了心痛白童,还是心痛白童。

    当年,有那么一个不靠谱的后妈,又有这样自私自利的伯妈,这白童从小成长的路是多艰辛。

    幸好,白童自己自强,也拎得清,是早早就跟爷爷搬了出来,远离这些是非之地,也没怎么跟这些亲戚打交道,才能安心的求学上进。

    周凤茹的想法就是,只求今天喜气洋洋的度过,过了今天,要是这白童的娘家人,敢再生些事,或者再敢欺负白童,那她周凤茹就一定要替白童出手撑腰,让这些人看看,敢欺负她蓝家的儿媳妇,简直是找死。

    “那我找人去看看,看看大伯妈上哪儿了。”白童起身就要去找人。

    阳桂芝不以为然,伸手拦住了白童:“怕什么啊,她这么大个人,未必还会走丢了?你也怪累的,你就在这儿休息休息,哪有新娘子还在整天忙里忙外的。”

    周凤茹也认可着这话,对白童道:“童童,你就好好休息一下,一会儿还有别的事。你也不要担心你大伯妈了,你放心,这是军区,她不会出事的,她真要迷了路,也会有战士送她回来。别说她这么大一个人走丢了,哪怕是掉了一颗针,我们的战士,都会帮着找来原壁归赵。”

    白童当然不担心朱淑芬走丢。

    如周凤茹所说,朱淑芬这么大个人,在这军区地盘,怎么可能走丢。

    白童只是担心,朱淑芬这人,口无遮挡,在这儿说些什么不该说的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