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53章 那只是酒话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蓝玉山这时才睁开布满血丝的双眼,看着倒在地上的两个警卫员,然后他再看看不远处站着的白童。

    “怎么回事?”他冷声问。

    “呃……”白童竟不知道如何解释了。

    最后,她还是耸耸肩,道:“刚才,好象你酒劲上头,一下就睡了过去,我没办法,只好打电话,让你家的警卫员过来接你。”

    两个警卫员刚才也是不防,才被蓝玉山这么踢倒在地,现在已经快速的站了起来:“是的,我们是按命令来接你回家的。”

    蓝玉山看了看他们,又摸了摸自己如炸裂般痛的额头,才淡然道:“不用,我自己能走。”

    似乎刚才这么睡一下,他的酒意清醒了不少,他就这么迈着步子,努力保持着身体平衡,向着外走。

    若不是他的脚步依旧是轻飘飘的,谁能看得出,他刚才在这儿居然就酒意上头睡了过去。

    白童就如同看个怪物,看着蓝玉山在两个警卫员的陪同下离开,她才转身往回走。

    ****

    白童第二天依旧在学校上课,然后,听同学说,有人找她。

    白童在操场上,看见了蓝玉山。

    他高大魁梧的身材在哪儿都显得鹤立鸡群。

    白童心中一动,寻思这蓝玉山今天找过来,该不是继续昨天的话题?

    昨天,他可是来找着自己问林小柔的下落,甚至说着后悔的话。

    虽然不排除他是喝了酒后说酒话,可是酒后吐真言,酒后所说的话,不是更能证明是真话?

    “你好,小叔。”白童步过去,跟蓝玉山打了一声招呼。

    蓝玉山回过头来,英俊刚毅的国字脸板得紧紧,仿佛别人欠了他二五八万似的。

    这样冷酷的模样,太讨人厌了,白童竟莫名其妙的想,其实喝醉了酒的蓝玉山还可爱一点。

    “我昨天来找过你。”蓝玉山冷冷的说。

    “是的。”白童承认。

    “我昨天喝醉了酒。”蓝玉山又说。

    “没错。”白童回答。

    “我昨天喝多了,一时头脑不清来找过你,如果说了什么不对的话,那也只是酒话,你不要往心中去……”蓝玉山冷着脸,说出这一番话。

    白童都想骂人了。

    他跑来找我,板着脸脸就是为了说这事。

    所以,白童也收了刚才的好脸色,冷冷回了一句:“放心,我从不跟酒疯子计较什么。”

    “那就好。”蓝玉山目光冷冷的从她的身上掠过,然后,转身就往回走。

    似乎他来这儿,就只是为了单纯的跟白童说一声,昨天他只是喝醉了酒,这酒话,一概不作数。

    白童就看着他这背影,这背影如此的孤傲,让白童看着感觉极为刺眼。

    这男人,真是嘴硬啊,在他的眼中,果真还是前途啊、名誉啊、荣誉更来得重要,别的,全都可以不计。

    她看着蓝玉山的背景,冷冷道:“幸好,昨天差那么一点点,我就告诉你林小柔的下落,幸好,就差那么一点点。”

    她昨天真是脑袋透逗了,居然认为蓝玉山后悔了,居然想给蓝玉山机会,给他一个跟林小柔和好的机会。

    现在证明,是她自作多情了。

    这蓝玉山这种人,就活该他孤老终身,让他一辈子没女人好了。

    蓝玉山的身子一僵,迈出的脚步就顿在那儿。

    他的拳头,不由自主的暗自紧握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想转头问蓝玉山,林小柔究竟在哪儿。

    可这个念头,仅仅在脑中一闪而过,然后,他不屑的回答白童:“神经,都说了,我昨天喝醉了酒,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原本还想说,林小柔是蓝家的养女,白童愿意说说林小柔的情况,他也会帮一把。

    可是,白童根本不给他机会说这话。

    白童只是冲着他冷冷一笑,带着几句诅咒的意思:“蓝玉山,你就一辈子孤独终身吧。”

    然后,她头也不回的、气势汹汹的向着自己的教学楼走,这气势,比蓝玉山还决绝。

    走了两步,她再度回头,对蓝玉山道:“还有,记住,以后别有事无事的来找我,跟你这种人浪费时间真不值。”

    她现在,真的是极为火大。

    怎么这世上,就有蓝玉山这样的大男人主义存在的男人,这说一句喜欢林小柔要死啊?

    蓝玉山站在那儿,他一惯优秀的人物,在任何人眼中都是顶天立地的人物,怎么在白童的眼中,竟是如此的不堪,跟他说话都成了浪费时间。

    ****

    部队中,白玉龙跑过来找着蓝胤。

    “有事?”蓝胤问白玉龙。

    “听说你再隔一个月,就要跟白童结婚了对吧?”白玉龙问他。

    蓝胤微挑了眉:“你的消息,是不是太迟了?”

    这一说,白玉龙立刻就紧张起来。

    他这一阵子,都在外出训练去了,这回来,就听着别的战友说接到蓝胤的喜贴,等着吃喜糖。

    这让白玉龙是大为不满啊。

    怎么说他也是当舅子的人啊,怎么这结婚,自己却成了最后知道的人?

    “说说吧,这阵子外出训练,感觉如何?”蓝胤拍了拍白玉龙的肩。

    “那感觉,当然不错……”白玉龙张嘴回答。

    只是答了这一句后,他才感觉,是不是又被蓝胤带偏了?

    他是来问结婚的事,谈什么训练的事啊。

    这训练的事,哪天都可以谈,这结婚的事,得抓紧谈。

    “我是问,你们要结婚,什么都筹备好了?”白玉龙问。

    “应该是吧。”蓝胤的唇边,微不可察的噙起一丝笑意:“你也知道,童童办事,一惯让人放心。”

    白玉龙有些急了:“那我呢?我怎么办?”

    蓝胤看了他一眼,有些莫名其妙:“你怎么办?”

    然后蓝胤沉思了一下:“我感觉,我们部队跟别的机关有必要搞一下联谊,也解决解决你们的问题。”

    白玉龙都气得险些大叫了。

    他明明问的不是这个意思。

    “我是说,有不有安排我当伴郎之类的。”白玉龙追问出声。

    别的事,他落后了也就算了,要是自己的妹妹出嫁,他连个伴郎都当不上,这才是没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