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51章 喝醉了酒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孙淑华在这儿呆了几天,各方面的情况,她也了解得差不多了。

    这余凯,虽然不见得就是她心目中的理想女婿,可是,既然明鹏飞都认为没问题,孙淑华自然也不好干涉。

    白培德可以留在这儿等着两个月后白童结婚的日子。可孙淑华挂念着老家的白建设,所以,呆了几天后,就嚷着要回去。

    何况,上一次美容院的碰瓷事件,也给她留了一点阴影,这外地人在这儿,就是容易受欺负,她还是回家跟着白建设老老实实做豆腐生意好了。

    临走前,明鹏飞也从部队赶了回来,连带赶过来的蓝景山等人,一起同孙淑华吃了一顿家常便饭,也算是给孙淑华饯行。

    连余凯这个让孙淑华看着不靠谱的人也是请假过来专程送孙淑华,甚至礼物都带了一大车,说是余家说的礼。

    孙淑华也只能默默的想,这余凯,也就是看着痞一点,别的方面还好。

    所以,临上车的时候,孙淑华把夏小云叫到一边,特意是叮嘱了又叮嘱:“小云啊,按说你现在回了明家,你的婚姻这事,有你亲爸作主,我也不好再管,可我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别再动不动嚷着什么退婚之类的,这婚姻大事,不要当儿戏,知道不?”

    “知道了。”夏小云一边心不在焉的听着,一边眼角偷偷向余凯那边望过去。

    余凯一见着她的眼神,立刻抛了一个飞眼。

    夏小云都想直接问孙淑华,妈,我收回之前的话,我现在就去跟余凯退婚成不成?

    ****

    白童在回去的路上,被蓝玉山拦住了。

    白童就这么抬头冷冷打量着蓝玉山。

    他穿着军绿色的衬衣,高大魁梧的身材站在那儿都给人极强的压迫感。

    隔着这么一段距离,白童都能闻见蓝玉山身上那股子浓浓的酒味。

    “你喝酒了?”白童微皱了眉,冷声问着蓝玉山。

    “不要你管。”蓝玉山回答一句,语气也有些冲,颇为不善。

    白童冷笑,真是笑话,她为什么要管,他以为他是谁啊?

    白童就果真不管,绕开几步,就准备从另一侧离开。

    只要眼神正常一点的人,都能看清现在蓝玉山喝多了酒,她跟一个喝醉了的人多说什么?

    只是她还没有走出两步,手臂一紧,蓝玉山已经迅速的伸手,一把将白童给拽住。

    “告诉我,林小柔在哪儿。”蓝玉山几乎是压着嗓门在冲白童咆哮。

    他已经费了无数的心思在查找林小柔,可是,上天入地、掘地三尺,林小柔就象凭空蒸发了似的,他没有一点林小柔的消息。

    想着林小柔还有可能怀着他的孩子,就这么不明不白的消失在他的视线,他就一阵一阵的焦虑。

    那个小丫头,太柔弱了,太楚楚可怜了,现在都不知道在哪个角落忍饥挨饿。

    蓝玉山只要一闭上眼,就能看见林小柔楚楚可怜的站在那儿,看向他的眼神全是无助求救之色。

    是他,当初太过狠心,在那样的情况下,也只想着保全自己的名声、前途和荣誉,没有伸一把援手,让那个丫头受尽了羞辱。

    蓝玉山心中,隐隐已经有些后悔了。

    “想找林小柔吗?”白童轻勾着唇角冷冷一笑:“蓝玉山,当初你可是自己信誓旦旦的说,你跟她没有任何关系的。你是亲眼看着,她被你母亲赶出蓝家的。而你却是丝毫没有任何的作为。”

    蓝玉山此刻是喝多了,脑子中有些晕沉沉。

    可是,就是这样混乱的思维中,他却是清晰的记得那一天发生的事,清晰得就仿佛如同昨天才刚刚发生过一样。

    那一天,他指使林小柔去勾引蓝胤,结果事情最终败露了,白童和蓝胤把林小柔绑着,押回了蓝家。

    那时候的林小柔看着可怜至极,娇小的身子被麻绳五花大绑的捆着,望向他的眼神,也是充满了乞求,她是多么的盼望着,他能象个男人一样的站出去,保护好她,让她免受一切的羞辱与折磨。

    可是,在他蓝玉山的心中,似乎这丫头的一切,与他的前程和名声相比,一点也不重要。

    他跟她撇清一切关系,当局外人一样的冷眼旁观,没有替林小柔辩解一声。

    他甚至还能清楚记得当时谢玉兰赶走林小柔时所说的话,那些话,至今都还在脑中回荡:“林小柔,你简直是太让我们失望了。我们好心收养你,不求你怎么光宗耀祖,起码的礼仪廉耻应该明白。现在,你都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我也是没脸见人。从今天起,你不再是我蓝家的人,我们蓝家跟你一刀两断。”

    在那个时候,他也才知道,林小柔居然怀了他的孩子。

    震惊后,他还是选择了沉默,在知道林小柔怀着他的孩子,在听着林小柔要被赶出家门时,他都没有哼一声。

    他够狠,也够隐忍。

    他甚至还落井下石的说了一句,说林小柔自己犯了错,受到惩罚是应该的。

    就是这话,把他跟林小柔之间,深深的划出了距离。

    也许就是这话,让林小柔对他寒了心。

    他能看见林小柔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带着一股子炫然欲绝的意味:“蓝玉山,这么多年,你究竟是把我当什么了?”

    这么多年,他究竟是把她当什么了?

    仅仅是个床伴吗?

    仅仅是解决生理需要的人吗?

    应该不是的。

    他真的仅仅需要一个床伴,仅仅需要解决生理需要,他可以有别的选择。

    只是当蓝玉山现在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似乎已经有些晚了。

    在他苦苦寻找不到林小柔的时候,再意识到这么一点,已经有些晚了。

    “告诉我,林小柔在哪儿……”蓝玉山再度粗声暴气的吼着白童,怒睁着的双眼中,满是血丝。

    这模样,有些骇人。

    白童本能的退后一步,与蓝玉山拉出一点安全的距离。

    她所认识的蓝玉山,骄傲、自负、何时会象这样的沉不住气。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白童再度冷冷问出这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