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39章 我不要报警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那一刻,孙淑华的想法是,她已经被余家的人瞧不起,甚至订婚都没有请她,要是她再去坐牢,哪怕没坐牢,可有这么污点在,余家的人更瞧不起她。这会间接的影响着夏小云跟她的关系。

    “不要……我没有……我不要报警……”孙淑华反复强调着。

    可她的解释根本就没有人听,更没有人相信。

    最后,还是老板出面斡旋,让孙淑华赔了一万块钱给那一对母女,当作医疗费,这事才算了事。

    出来后,孙淑华不仅心痛着损失的一万块钱,更委屈白白的受了这样的冤屈,还被人无故的打了一巴掌,成了众人指责的对象。

    这是想着是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所以,才会在白童的这么一声关心问候中,哭得这么稀里哗啦。

    “真的,童童,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碰着什么蒸汽机,我真的没有……”孙淑华反复的强调着,以证自己的清白。

    白童听着孙淑华讲述的这一切经过,心中已经是愤怒无比。

    她可没料得,孙淑华在外,居然被人这么欺负了。

    “简直是太可恶了,这还让不让人讲理了?”白童气得险些拍了桌子。

    看她这么生气,孙淑华再委屈,还是反过来安慰白童:“童童,你也别这么生气……”

    “呵呵……”白童冷笑:“我怎么可能不生气,简直是太欺负人了。”

    “其实,也不能完全算欺负人,至少那个老板,还是很好心的进行周旋,帮着我说了不少好话。”孙淑华不想一杆子把一船人都给打翻,很中肯的说着意见。

    “妈,你是太把人往好的方面想了。这事是发生在他那个美容院的,应该是他要负主要责任的人,他的店员把责任转移到你的身上来了,你还替他说好话?”白童有些无语。

    孙淑华叹气,闷声道:“可是,没有证据,也没有人相信我,我能怎么办?”

    正说话间,夏小云也回来了,看得白童和孙淑华窝在这儿说着话,她还好奇的问了一句:“你们怎么不在外面的客厅坐着说话,要在这儿聊天?”

    “没什么……”孙淑华还想掩饰一下。

    哪料得,白童很直接的就告诉夏小云:“咱妈被人欺负了。”

    “啥?我妈被人欺负了?”夏小云夸张的尖叫一嗓子。

    这一嗓子,连同客厅坐着的白培德也听见了。

    他就说,今天孙淑华回来看着怪怪的,原来,出去是被人欺负了。

    “妈,谁欺负了你,我去找她。”夏小云一边说着,一边撸起袖子。

    从小她和孙淑华都是被人欺负惯了,好不容易过上了几年平稳的生活,现在又有人欺负上门了?

    她现在可不是当初那个孤立无依的夏小云,再想象以往那样的欺负她们母女俩,门也没有。

    张妈急得赶紧上前拉住她:“哎呀,我的大小姐啊,你这是要搞哪样,这还真要出门去打架吗?”

    “就算打架,我也得上。”夏小云咬牙切齿的说:“我决不会让人随便再欺负我妈的。”

    孙淑华看着这一幕,突然很感动。

    之前心中的那点郁结,也因为夏小云的这一番举止而烟消云散。

    是啊,她耿耿于怀夏小云订婚没通知她这事做什么呢?

    只要夏小云对她的感情不变,依旧把她当最亲爱的人,别的事,又有什么好计较?

    白培德阻止了夏小云:“真要打架,也轮不到你上吧。”

    “也对。”夏小云认真的点头,附合着白培德的意见:“那我打电话叫余凯,这打架的事,让他们先上。”

    白培德都险些晕倒。

    他只是打比方一说,哪料得夏小云会想着是要叫余凯来打架。

    真要办点什么事,需要亲自动手打架吗?

    白童思索着道:“这事,不是打个架的问题。妈没有做错什么,凭什么就应该承受这样的冤枉?还要她赔偿一万块钱?”

    “可不,一万块钱呢,她们怎么不去抢啊。”夏小云愤愤的说。

    “所以说,当时就应该报警,更不应该给钱了事。”白童说。

    孙淑华没有说话。

    这事情过后细细想起,她也知道,不应该赔钱。

    这一赔钱,不就是坐实,这事,其实是她办的吗?

    可当时,她慌了。

    一来是外地人,对这儿根本是什么也不了解,二来,也不想因为这事影响了自己,不想去警察局让这事有污点,所以她才在那个美容院老板的鼓吹下,赔了一万块钱息事宁人。

    张妈在旁边也是无比的心痛和惋惜这一万块钱,她喃喃道:“对啊,一万块钱,这可不是小数,怎么也得去把这钱要回来才对。”

    白童想的,可不仅仅是把这笔钱要回来。

    这笔钱,她当然得要回来。

    这是白建设和孙淑华挣的辛苦钱,怎么能这么就轻易被别人拿去。

    她不仅想把这一笔钱拿回来,她还得让这些人来赔礼道歉,把那一巴掌的利息讨回来。

    “这钱,当然得要回来。”白培德慢条斯理的说。

    他上了年纪,不可能再象年轻人这样,一口气噼哩啪啦的说一大堆。

    “不过,你们还是想想,如何有理有据的把钱拿回来,替你妈讨个公道。”白培德指点着这中间的关键:“至于喊打喊杀的这种话,以后提都不要提。”

    毕竟现在夏小云现在的身份,已经跟以往大不同了。

    以往,她只是夏小云,是白家的养女,所谓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你欺负了我,我自己要跟你算帐。

    但现在,夏小云是明鹏飞的女儿,是余家的媳妇儿,要是做一点点事,别人都有可能上纲上线,说你仗势欺人什么的。

    “记住了。爷爷。”夏小云接受了这样子的提醒。

    这就是所谓的不能力敌,只能智取。

    夏小云习惯性的,就把眼光投向白童:“白童,既然这事,不以靠武力解决,那你想想办法,看看怎么解决这事。”

    在夏小云的眼中看来,白童一惯是有勇有谋的,机智百出,可以跟智多星媲美,让白童想办法来解决这样的事情,不是轻而易举?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