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14章 一切死无对证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我妈怎么害她了?”夏小云不服气的问:“我妈根本就不认识你们。”

    “哼,她害人的时候,你还没有出世。”那妇人冷笑,随即又道:“幸好,苍天有眼,让她难产死了,也算她的报应。”

    这一说,夏小云呆了呆,才反应过来,这所说的,不是孙淑华,而应该是她的亲妈,那个早就去世的谢思言。

    夏小云对谢思言也没有多少的感情。

    一惯在她的心目中,孙淑华才是她的亲妈,相依为命多年的亲妈,所以,突然蹦出来一个明鹏飞,说是他的女儿,夏小云已经不怎么能接受,对于谢思言这个从不曾见过面的妈,夏小云更是没有多大的感情。

    可就算没有感情,当子女的,也不会由得别人随意编排。

    所以,她固执的问道:“她又做了什么?”

    妇人冷哼:“她冒用了我姐的名额,把我姐的机会给顶替掉了,从此她的人生格外不同,而我姐,却最终变成这个模样,你说,这不怪她怪谁?”

    余凯很合适的将夏小云护在身后,冷冷道:“谢阿姨早就去世多年,现在什么事,都是你们在说,反正一切都是死无对证。我们也没必要跟你们废话。如果你们有证据,可以去法院起诉,没证据,那就不要在背后这么随意的抵毁去世的人。毕竟死者为大。”

    他说完这些,拉着夏小云就离开。

    他带夏小云来这儿,只是让夏小云清楚的知道,许青松是什么人,是为了什么目的在接近她。

    至于许青松的妈,跟谢思言当年有什么恩怨情仇,那是上一代人的恩怨,何况谢思言已经去世多年,已经死无对证,随便说什么,不都是由得许青松这边说吗?

    夏小云跟着余凯上了摩托车,戴上了头盔。

    这一次,不用余凯提醒,她都是紧紧的抱住了余凯的腰。

    她现在,只想好好的哭。

    她原本就是一个对感情不怎么敏感的女孩子,对于情感都有些迟钝,这好不容易才谈个恋爱,最终的结果,却是这样的一个欺骗,人家来追求她,根本就是目的不纯,说来说去,只是为了报仇而已。

    余凯前面开着车,他当然能感觉,夏小云在哭。

    他原本也不想用这种残酷的方式,让夏小云受伤害。

    可这个感情迟钝的傻丫头,不跟她说穿真相,她永远会蒙在鼓里,永远都不会死心。

    他只能快刀斩乱麻。

    他慢慢的开着车,开到了一条热闹的商业街道上。

    这儿卖各种小玩意儿,有吃的糖人,冰糖葫卢,手工糍粑、棉花糖,还有各种手工小玩意。

    余凯下车,买了一团棉花糖,递到了夏小云的手上:“来吧,吃个棉花糖。”

    等夏小云接过棉花糖,余凯又带着她满街乱窜,找那些游乐的场所,并兴致勃勃的告诉夏小云,以往他挨了揍心情不好的时候,也是偷偷跑这儿来。

    夏小云也渐渐从刚才的糟心事中冷静过来。

    她拿着棉花糖,怔怔的问着余凯:“她们说,是我妈妈以前对不起他们?这是真的吗?”

    “这事,真的假的,也无从知晓了。”余凯道:“毕竟你的母亲已经去世,一切都是他们说了算。而且不管怎么样,也不是他们该利用你来报仇。”

    “这也是。”夏小云点点头。

    想通这一点后,她倒不是那么纠结了。

    她低低道:“有机会,我还是想查清楚,当年有不有这样的事,如果真的是我妈妈做了什么对不起他们的事,我还是会给他们一些补偿。”

    这一说,余凯吓了一跳,这丫头,该不会还想不通,最后还真的拿人当作补偿吧?

    余凯怎么能让她有这种想法,立刻拉着她往前走:“你看看,这儿这个雕塑,看着不错吧?是不是看着就让人有一种返璞归真的感觉,仿佛重新回到了孩童时代。”

    夏小云翻了白眼。

    余凯不由问道:“咦,你翻白眼,莫非你有不同的看法?”

    夏小云被他这么一逗,倒是气乐了:“明明就是一根石柱,你非要夸成什么雕塑,睁眼说瞎话的本事,也不需要这样吧?”

    “哪有,明明是雕塑。”余凯还在强词夺理。

    夏小云气恼着,追打着他,余凯一闪,没有留意,竟掉在了身后的喷水池中。

    水池的水很浅,倒不至于有什么危险,只是看着余凯一身儿狼狈的从水池中爬起来,象个落汤鸡似的,夏小云看着都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余凯也不恼,从水池中爬起来后,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渍,又抖了抖身上的水。

    只是,这么抖两下,完全是于事无济。

    他又不是甩干机,不可能这么抖两下,就把身上的水给抖干。

    他动手,就准备脱着衣服。

    夏小云一见,立刻叫了起来:“你……你干什么?”

    “脱衣服拧干啊。”余凯坦率的回答。

    “不……”夏小云的小脸一下就红了起来,低声反对:“这大街上脱衣服,都看着,象什么样?”

    余凯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对,这大街上脱衣服,大家都看着,我怎么能牺牲色相便宜她们,我的身体,只能脱给你一人看。”

    没料得,这个时候了,他都还要如此的油腔滑调。

    “走吧,那我们去我奶奶家,她家离这儿不远,我去那边换一件衣服。”余凯提议着夏小云。

    “好。”夏小云没有反对。

    是她把余凯推进喷水池中,现在陪着余凯过去,也是应该的。

    半道上,余凯压低了声音,低低的提醒着夏小云:“珠儿,我奶奶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你可别说什么话刺激着她……”

    夏小云立刻骄傲的表示:“你放心吧,我可是又听话又孝顺又乖巧的人,怎么可能说话刺激奶奶老人家呢?我只有对你说话不客气而已。”

    余凯立刻表扬着她:“嗯,你果真是一个又听话又孝顺又乖巧的姑娘,我果真是没有看错你。”

    夏小云感觉这句话还受用,就红着小脸,坦然接受了。

    :。: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