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901章 将他剁了喂狗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明鹏飞气血翻滚,哪怕已经步入中年的他,现在也是按捺不住。

    没有哪一个当父亲在知道自己的女儿出了这样的事后,会淡定吧。

    他认定,现在是余凯这个小流氓,欺负糟蹋了自己的女儿。

    他的珠儿,这辈子已经够苦的了,现在好不容易接回明家能过上一些安稳舒适的生活,这余凯就这样出来祸害她?

    明鹏飞现在是什么也不管不顾了,顾不得余阳荣是不是什么总参了,直接就跑过来,要兴师问罪。

    不,不仅仅是兴师问罪,他此刻将余凯大卸八块的心都有了。

    余阳荣转过来,就看见明鹏飞怒气冲冲的站在办公室,双手叉腰,怒发冲冠,一幅随时要将这办公室给砸个稀烂的模样。

    余阳荣苦笑着摇头,这都算什么事,自己儿子惹出来的烂摊子,还得自己这个当老子的出来收拾。

    他硬着头皮,还是一脸愧疚之色的走过去:“老明……”

    “别叫我。”明鹏飞梗着脖子回过头来:“把余凯那个小杂种给我交出来。”

    余阳荣更是苦笑,这养个不省心的儿子,就是这样啊,连带着当父母的都跟着挨骂。人家明着是骂余凯是小杂种,这不是也直接骂他这个当老子的是老杂种了?

    可他也实在无奈,他就不知道,他怎么养出这么一个奇葩不按常理出牌的儿子。

    按说他也从小把余凯揍得不少啊,怎么也应该把余凯揍得听话啊。可真的就是应了那么一句话,所谓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余凯,整天就是这么一个吊儿郎当的模样。

    余阳荣现在满心满眼都是羡慕蓝景山,养出了蓝胤这么优秀的儿子,明明蓝景山也没做什么啊,怎么养出来的儿子,就这么棒?而自己这么教导,还是养出这么一个混帐儿子,害得自己跟着丢人现眼,现在还得跟人赔礼说好话。

    余阳荣怨归怨,还是一脸愧疚的跟明鹏飞说着好话:“老明,我知道你为什么生气,可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怎么发火,也没有用,不如坐下来,好好想想办法?”

    “发火没用?这意思,我明鹏飞的女儿,就该由得你家的那个小流氓欺负?”明鹏飞此刻也不管什么军衔不军衔、官阶不官阶的,直接冲着余阳荣拍了桌子。

    余阳荣眼皮抽了抽,还是道:“我不是这个意思,老明,我知道是我那个混帐东西不对,我已经将他关了禁闭室里,也狠揍了他一顿,我知道他做出这样禽兽不如的事,把他千刀万剐,也是应该的。”

    “那我去找他,我去剁了他。”明鹏飞狠狠的说。

    余阳荣当然知道,明鹏飞说得出这种话,自然也做得出这种事。

    大家都是行武出身,炮火硝烟中一步一步坐到今天的这个职位,可不是那些只会耍嘴皮子的文职人员,只会嘴上说说而已。

    “老明,就算你把他现在剁了喂狗,除了泄泄愤,也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啊。”余阳荣紧皱着眉:“我们还是想想看,这照片,还有多少,有可能落在什么人的手上,这才是正事。”

    这一说,总算令明鹏飞没有刚才的那般震怒,非要将余凯揪出来剁了喂狗不可。

    “你也接到照片的?”明鹏飞问余阳荣。

    余阳荣苦笑:“是啊,我第一时间接到照片,我就知道坏事。我除了狠狠惩戒余凯那小混帐,我也同时在想,是什么人这么费苦心的拍照,甚至寄到了你我的手中。”

    “难道不是你儿子干出来的好事?”明鹏飞愤声质问着。

    “肯定不是。”余阳荣很笃定的回答:“余凯这混帐东西,他再混帐,也不可能拿军人和部队的名誉随便玩笑。”

    “那现在怎么办?这照片,都已经流出来了,既然你我都收到了,那肯定也有无数的外人能收到,我明鹏飞还能有脸见人?我的女儿还能见人?”明鹏飞说着又悲愤起来:“我的女儿这一辈子是遭了什么罪?从小流落在外,受够了苦,现在找回来,又被你们余家这么糟蹋?清白没有,现在连名声也没有……”

    余阳荣又是愧疚又是同情的看着明鹏飞,安慰道:“老明,你也别这么激动,我也知道,你的女儿不容易……”

    这不说还好,一说,明鹏飞这个大男人,眼眶都有些红了。

    他太替他的女儿心痛了,为什么就这么命运多舛。

    “我们还是先控制一下情绪,想想办法,如何把这事解决,维护好珠儿的清白和名声。”余阳荣当总参的,想法总要靠谱一点。

    “还能怎么想办法?女孩子的清白,这没了就没了,还能怎么解决,怎么维护?这一切,能当没发生吗?”明鹏飞咄咄逼人的质问着余阳荣。

    如果有可能,他当然是希望一切都没发生,他的珠儿,依旧还是他应该捧在手心中的宝,哪会被余凯这样的小畜生糟蹋。

    “老明啊,现在的唯一之计,就是让两个孩子快些定婚结婚,好防止有什么流言传出。”余阳荣说着解决的办法。

    “订婚结婚?”明鹏飞一听着这话,气得又拍了桌子:“余阳荣,你想得美,你那个儿子糟蹋了我的女儿,还想我把女儿嫁给他?你少做梦?”

    他这么大声,直接是连名带姓的吼着余阳荣。

    余阳荣只能舍了这张老脸,带着苦笑道:“老明啊,我这不是要替珠儿想办法的吗?你也知道,我那个儿子一惯的名声都不怎么样,发生这样的事,他也不在乎,最多最多,也就是将他开除部队,再让他坐几年牢……可是珠儿还是一个年轻姑娘,这样子的流言蜚语传出去,对她的名声不好。你也知道,这个年头,舌根子底下压死人,我也是怕到时候有什么风言风语的多了,传到珠儿的耳中,珠儿有些接受不了。而且,怕是这样的闲言杂语,伴随珠儿一生,她还怎么抬头做人……”

    “余阳荣,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明鹏飞怒瞪着眼。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