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899章 落入了别人的圈套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没多时,厚重的木门上传来三长两短有节奏的敲门声。

    “来了。”余凯懒洋洋的应了一声,也没有丝毫避忌的,就这么腰间随意的系了一张浴巾去开门。

    他还只是把门打开一道缝,外面的人,却是全力的把门给扑开,随即身后的一堆人,拿着相机,对着余凯还有后面不远处的夏小云一阵猛拍。

    “啊……”夏小云被这突来的意外给吓得张惶失措。

    而余凯,也是反应过来,一个扫膛腿,把那些人给一脚踹开,再迅速的关上房门。

    夏小云可没料得,自己居然被拍照了。

    本来稀里糊弄没了清白、跟余凯这样的小流氓在一张床上醒来,已经够令她生气,她可没料得,现在还通知这么多人来拍自己。

    只要没有眼瞎,看着她跟余凯这样各自系着浴巾的模样,都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总不能说,我们只是单纯的系着浴巾在这屋子纯聊天?

    这是把别人当智障,还是自己是智障。

    “余凯,你恨死你了。你太卑鄙无耻了。”夏小云气恼着,冲过来,狠狠给了余凯一巴掌:“我清白都没有了,你还要毁了我的名誉?”

    这一巴掌,余凯是能避开的,只是看着夏小云气得这么厉害,他于心不忍,硬生生的受了,只盼夏小云能解解气。

    “我说,这不关我的事……”余凯双手一摊,还是作了解释。

    “什么叫不关你的事,不关你的事,你会出现在这儿?”夏小云纯粹是气得哭了。

    余凯微一思索,也能够明白,他们现在都有些上了别人的套。

    从昨天傍晚接到那个匿名电话起,这应该就有人设套。

    只不过昨晚温香软玉在怀,他也是一时间有些忘乎所以。

    “小云,别哭,这件事,我来处理。”余凯安慰着夏小云,转头又给黎纵拨了电话,让黎纵这边赶紧给他送两套衣服过来,想了想,他还特别的备注一句:“其中一套是女式的,不要你下面的店员送,你最好快些送过来。我在这边的酒店xxx房间等着你。”

    黎纵一听想骂人了:“靠,我说,小邪神,你也太不要脸了吧,你自己去开了房,还要我来替你料理后事?还要我亲自送衣服过来?你以为你什么大爷?”

    余凯抿着唇,难得的极为正经的道:“我现在落入一个圈套了,被一群记者模样的人堵在这儿,还被拍了照,你要是不快些过来解决,我大概清白难保。”

    黎纵听着这话吃吃的笑了起来:“你余凯这样的小流氓,还有清白可言吗?”

    笑话归笑话,黎纵同样也不敢大意,对余凯道:“你等着,我马上就来。”

    挂了电话,黎纵立刻就穿起外套向着外面赶。

    他跟余凯这些都是属于大院中一起长大的孩子,都是外界眼中的二代三代,与其说是别人对他们虎视眈眈,不如说是对他们背后的权力和家族虎视眈眈,大家都希望拿捏住他们的过错,好给予致命一击。

    所以,现在听说余凯着了套,被人围堵还被拍照,这事,可真不是小事。

    黎纵先驱车去了酒店,打电话嘱咐商场的人先给他送了两套衣服过来,他才提着纸口袋,按着余凯所说的房间走去。

    ****

    夏小云从酒店回家后,心乱如麻的给白童打了电话。

    这发生的事太多了,她只能跟白童求助。

    白童的手机是设置成静音的,根本没有注意,等到中午的时候,她才发现,手机上,无数个未接来电,这电话号码,还是明家的电话。

    白童回了电话过去。电话一接,夏小云就放声大哭起来。

    白童心口没来由的一跳,有些不好的预感。

    然后她小心翼翼的问夏小云:“小云,明爷爷他?”

    她在想,夏小云哭得这么伤心,会不会是明爷爷有了什么意外?

    “不是,爷爷他还挺好……”夏小云也有些不好意思。

    “那是怎么了?”白童问。

    “我……”临到头,夏小云又不知道这话该如何说了。

    难道跟白童说,自己昨晚被稀里糊涂下药了,然后跟余凯睡在了一起?

    又跟白童说,一大早,就被人堵在门口,把她跟余凯都给拍了。

    最终,思前想后,夏小云才哭丧着脸道:“童童,我完了。”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白童追问着夏小云:“小云,如果你能相信我,请跟我说实话。”

    夏小云犹豫着,最终还是含含糊糊的把事简单的说了一下。

    在那个年代,远不如现在这么开放,对于白童、夏小云这些骨子中都还很传统的女孩子来说,女孩子的清白就这么没了,还是有些介意。

    可是,现在已经失去了,还纠结着不放,除了让夏小云更痛苦以外,还能做什么?

    “小云,你不要一直耿耿于怀。”白童电话中安慰了她几句,随后道:“你现在在家等着我,我过来。”

    “嗯,我等着你。”夏小云应了一声,乖乖的在家等着白童。

    白童跟学校这边请了假,坐了出租车风风火火的跑到明家。

    屋子里,夏小云抱膝坐在床上,一副六神无主的模样。

    “你现在怎么样,还好吧?”白童看着她。

    “别的没什么,只是心中不舒服。”夏小云眼眶一下就红了:“我怕这事闹大了,大家以后都要骂我了。”

    白童安慰的抱了抱她,轻拍着夏小云的肩:“没关系,小云,没关系,你不要太往心中去,我知道你是一个好女孩。”

    现在事情出了,再说别的都没有用。

    “你现在怎么打算?要不要告余凯?”白童问着夏小云的情况。

    “告余凯?”夏小云怔了一下:“不用吧……”

    这事她虽然气余凯,也恨余凯,可是,好象平心而论,还真的上升不到告余凯的地步。

    毕竟,被下了药的是她。

    “不管怎么说,余凯这事做得不地道。”白童冷冷的评价。

    就算夏小云被下了药,意识不清,可余凯没有被下药啊,他是清醒的啊。

    以他的能力,他是完全可以冷静的处理这事,可他没有,却是趁机也占了夏小云的便宜,这简直是不可饶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