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898章 当这一切没发生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夏小云整个人都是晕晕乎乎的。

    她现在,几乎是双倍药力了。

    有来自谢思诚那一杯酒的药,也有刚才许青松那一杯饮料中的药。

    夏小云的整个小脸都被烧得滚烫,她整个身子都往许青松的身上扑。

    好在这是公共场合,许青松还努力维持着一点形象,尽量把夏小云的身子往边上拉:“小云,你忍一忍,我带你回房间。”

    可夏小云真的是一点意识也没有了。

    她只感觉,似乎只有往别人的身上扑,搂住他,自己的身体才好受那么一点点。

    她甚至连怎么进了电梯,怎么进了房间,怎么倒在了床上都不知道。

    两种药物混合着,她要是还能保持着思维和理智,那才是怪物。

    ****

    夏小云不知道多久才清醒过来,她抬起重重的眼皮,只感觉全身是各种酸痛,象经过剧烈的运动。

    “靠。”夏小云心中暗暗骂了一句,一转眼,却发现身边躺了一个男人,赤果着上身。

    这一下,夏小云吓得几乎从床上跳了起来。

    天,怎么有一个男人躺在身边?

    她这一动,又才诧异的发现,搭在身上的那床薄薄的丝被滑下,露出她娇好的身体,上面还印着深深浅浅的吻痕。

    “早,小云云。”她这么一动,身边的那个男子也是微微睁开了眼,一脸餍足的对着她露出一个笑容。

    夏小云又不是小孩子了,她自然是清楚发生了什么。

    震惊后,她悲愤的向着那个男人扑过去,长长的指甲就要挠在他的脸上:“余凯,你个臭流氓,你不要脸……”

    她就这么扑了过去,长长的指甲就挠在余凯的脸上,余凯那痞痞的俊脸上,顿时起了几个红色的印痕。

    可余凯没动,只是目光微微下沉了沉。

    夏小云这才意识到,自己现在还没有穿衣服,现在就这么扑到余凯的面前,无异于又是主动投怀送抱,主动的光着身子扑到余凯的怀中。

    所以,意识到不对的夏小云,也顾不得跟余凯再算帐,她飞快的跳下床,慌乱的拉起地上凌乱的衣衫,跑进了卫生间。

    那酸楚的腰,肿痛的下体、满身的吻痕,这一切,无不提示着她,发生了什么。

    她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她怎么就跟余凯睡在一张床上了?

    可她明明都没有见余凯啊。

    她抚着额,想着之前的一切。

    许青松约她庆祝纪念日,然后又碰上了舅舅、舅妈,还喝了她们给的酒。

    似乎,就是从喝了酒后,感觉有些不对劲,然后又跑出来,去找了许青松,似乎她还一个劲的往许青松的身上扑……

    可为什么,余凯出现在这儿?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余凯会在这儿,

    虽然她想不明白这中间出了什么事,可只要想想谢思诚和高乐宜知道余凯的身份后,那前倨后恭的态度,她就能明白,这跟谢思诚、高乐宜脱不了干系。

    难怪非要留着自己吃什么份喝什么饮料,这一切,都是他们的目的。

    夏小云默不作声的收拾着自己的衣衫。

    她的衣服,都被撕裂得差不多,都不知道余凯之前是有多禽兽。

    似乎她在浴室中一直不出去,余凯在外面不放心了。

    他站到浴室门边,敲了敲门:“珠儿,你没事吧?”

    夏小云几乎是咬牙切齿在咆哮:“你说呢?”

    余凯摸了摸鼻子,一脸的无辜:“这怎么说?”

    夏小云也不知道怎么说。

    她不可能一直就躲在这浴室中不出去。

    所以,她拿了浴巾,把自己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才从浴室出来。

    她努力的强作镇定,别过脸,无视余凯那修长的大腿、结实的腹肌、漂亮的人鱼线。

    然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对余凯道:“昨晚,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这事就算了,当不存在。”

    余凯可没料得,她说这样的话。

    余凯就靠近一步,站到她的身边,向着她的耳窝子处,轻轻的吹了一口气。

    他昨晚可就发觉了,这可是这小丫头身上的敏感点。

    果然,这么一吹,夏小云立刻就缩了缩脖子。

    “你当这事就这么算了?”余凯沉着脸,眼神阴鸷的问她。

    “那你还想怎么样?我都不打算告你流氓罪了。”夏小云愤愤的说。

    她本来想嚷着余凯流氓,要告余凯,可想想实在是自己舅舅、舅妈出卖了自己,也算帐,也应该是找自己的舅舅、舅妈。

    “夏小云,你不能这么没良心,我的第一次被你占有了,你不可以就这么把我给抛弃。”余凯冷冷的说。

    他的身体随即再度靠近,一只手撑在墙边,将夏小云以一种半包围的势态,困在那儿。

    他身上的浓浓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就这么弥漫在夏小云的鼻端。

    夏小云后退了一步,靠在墙边,努力想找个支撑,可这样子,更象在在等着被人壁咚。

    “余凯,你少在这儿胡说八道。”夏小云反驳着余凯,明明她才是吃了亏,丢了女儿家最最重要的清白,怎么这余凯,倒还要她来负责了。

    “我哪有胡说八道,明明昨晚是你热情似火,一个劲的来撩拨我,害得我的第一次都给了你,你居然不认帐?”余凯再度愤声指责,仿佛他真的吃了很大的亏。

    “我有吗?”夏小云有些心虚的说,可小脸却是迅速的红了。

    “需要我跟你讲讲,昨晚究竟是怎么样的吗?是你一个劲的叫着热,在我的面前脱着衣服……”余凯说。

    “你别说了。”夏小云的脸,涨红得象猪肝色了。

    她昨晚被下药,搞不好,还真的有这么一些表现。

    “所以说,现在怎么办?”余凯反问着她:“你要想当没有这一回事存在,怎么可能?”

    夏小云懵了。

    发生这样大的事,她已经够心乱如麻,现在余凯反而还要赖上她的意思。

    “能不能先找一套衣服来我穿?我们穿好了,再来谈这事?”夏小云只能无奈的作着最后的请求。

    “没问题。”余凯轻勾着唇痞痞一笑:“只要你不要当没这一回事就好。我这就打电话,让我送衣服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