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887章 别到嘴的鸭子飞了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没什么。”许青松心不在焉的回答一句,起身,去洗手准备吃饭。

    饭菜标准的四菜一汤,倒是清淡可口。

    “对了,你跟那个夏小云现在怎么样了?不是说要约她来家中吃饭吗?”席间那妇人吃着饭,随口问着许青松。

    许青松默了一下,才道:“这事慢慢再说。”

    那妇人莫名就动了怒:“慢慢再说?我说你还要怎么慢?再慢,这到嘴的鸭子都要飞了。”

    这话有些触动许青松。

    今天余凯强硬将夏小云给带走的那一幕又浮现在眼前。

    似乎,到嘴的鸭子肉真的要飞了。

    “青松,不是我说你,你好好想想,你想想你妈,你妈现在日子过得这么苦,是因为什么?”那妇人的情绪更是激动了。

    “我知道,阿姨,这些我都知道。”许青松语气沉沉的说。

    “我怕你就忘记了。”许青松的阿姨愤声道:“青松啊,你要记住,当年,就是谢思言抢走你妈的一切,现在,你应该替你妈报仇,拿回本该属于她的一切。”

    “我知道,我没有忘记。”许青松低声说。

    “你没忘记就好,只要你娶了夏小云,也就相当于把明家的一切接手过来,当年谢思言费尽心思抢去的一切,还是又回到你的手中,这就是人算不如天算啊,她谢思言抢走不该属于她的东西的时候,她会想过,她会这么短命,什么都得不到吗?”许青松的阿姨阴测测的笑了起来。

    笑过后,她才特意的提醒着许青松:“所以,你记住,快些将夏小云给娶到手,明家的一切,谢思言夺去的一切,自然而然,也就到了你的手中,你也是替你妈报了仇。”

    “嗯。”许青松万般不是滋味的应了一声:“我会尽快把她娶到手。”

    “你知道就好,所谓夜长梦多,一天天的这么拖着,难免让人有机可乘。要知道,明鹏飞现在已经认回她了。那可能有想法的人也多了……”许青松的阿姨再度提醒着许青松。

    许青松眉宇轻拧,也不得不承认,阿姨所担忧的事,是事实。

    以往大家不知道夏小云的身份,只以为是个普通的乡下丫头,也就罢了。

    但现在,明鹏飞在整个电影学院是高调的宣布夏小云是他流落在外的女儿,大家都知道夏小云原来家中的背景不差,还有这么一个牛逼哄哄的爹在。

    虽然在部队中,明鹏飞只是一个师长,不算什么特牛的职务,可是,在外面的这些人眼中,一师之长,还是挺威风的了。

    有这么一个家世,想追求夏小云或者利用夏小云的人,自然也就会多些心思了,毕竟这电影学院中的人员,比别的学校的学生,心思更复杂。

    何况,现在跳出来的人,是余凯,那是军区大院中,更牛逼哄哄的二代三代领军人物,他要真的争夏小云,自己还没有多大的把握。

    许青松就靠在那儿,慢慢的思索着后面的步骤。

    ****

    余凯是在夏小云家中蹭了晚饭才走了。

    吃饭的时候,夏小云一直是翻着白眼,她就没有见过这么痞的人,不是说他很牛逼吗?不是说他家世很好吗?他的姐不是也一脸不屑的瞧不起自己吗?怎么这个样子,他象连饭都没得吃的,还要在自己家来蹭吃蹭喝?

    可是,任由夏小云将白眼翻得眼皮子都抽风了,余凯对于她的白眼熟视无睹,甚至还哄着明爷爷喝了一小杯红酒。

    还好,饭后,余凯还是很识趣的告辞了。

    他当然知道,适可而止,在明家来博博好感、博博存在感是有必要的,但要适可而止,否则,引起明家这些长辈的反感,是得不偿失,不等夏小云反对,明家的长辈都会竭力反对。

    余凯彬彬有礼的跟明爷爷告辞:“爷爷,今天时间不早了,我先回去了,我改天再过来陪你下棋,你老的棋艺真好,果真是姜是老的辣,我得多向你讨教讨教。”

    明爷爷顺着他的话无意识的重复:“嗯,讨教讨教。”

    大家也不指望明爷爷能说出什么有意义的话,余凯转头又跟张妈这些告辞:“张妈,你做菜的手艺真的挺好,这些年,我在部队一直吃着大锅伙,好久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家常菜了,真有想机会经常来吃吃你亲手做的家常菜。”

    他把话说得这么好听,赞美之词不绝于耳,所谓的伸手不打笑面人,张妈好意思说你以后不要来吃?

    张妈当然也只能含笑,一脸老好人的站在那儿。

    夏小云简直是不乐意极了,谁稀罕他来经常吃自家的饭菜啊?

    可她不敢说出口。

    毕竟她现在也知道余凯要走了,要是自己现在多嘴,倒惹得余凯又痞起来,不走怎么办?

    余凯的目光,终于是落到了夏小云的脸上:“小珠儿,我走了哦,我改天再来看你。”

    夏小云别过脸。

    好不容易送走了余凯,夏小云松了一口气,倒在客厅的沙发上。

    唉,这世上,怎么就有余凯这种小流氓似的人物啊,次次都搞得象大街上抢人似的。

    夏小云闷闷的想着,甚至想,自己要不要准备一把水果刀什么的在身上,下次碰到余凯再来强行带走自己,自己就拿着水果刀跟他拼命?

    这么想着,夏小云就把水果刀拿在手中细细把玩着。

    正胡思乱想中,门铃声响,夏小云条件反射的从沙发上跳起来。

    该不是余凯这个小流氓又回来了吧?

    毕竟他整天出其不意,根本就摸不透他是想的什么。

    张妈过去在猫眼看了看,还是打开了房门。

    进来的,是明珠儿的舅舅谢思诚和舅妈高乐宜,两人似乎在外面应酬来着,衣着讲究光鲜,身上还带着浓浓的酒气。

    “珠儿,你在干什么?”谢思诚看着夏小云直接问出声。

    他当然是看见,夏小云手中比划着水果刀,自然而然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夏小云有些莫名其妙:“我没干什么啊?”

    高乐宜踩着高跟鞋蹬蹬蹬走过来:“珠儿啊,你想吃水果,舅妈来帮你削,你哪能自己动手,万一削着了手指就不好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