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865章 有一种颇为吃亏的感觉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白童的动作是迅捷无比,可是就因为动作太快,她的后脑不小心在床档前磕了一下,发出“砰”的轻响。

    “童童,你没事吧?”蓝胤自然是听见了这么一声碰撞的声音,关切的问了一句。

    白童也明白了进屋来的是蓝胤,她从被子中钻出小小的脑袋,又羞又恼的娇嗔道:“你怎么进来都不敲一下门啊,人家都还没有穿衣服……”

    这一句“没穿衣服”竟莫名的令蓝胤浮想联翩,他自然是记得,昨晚身下没有穿衣服的白童,是何等的美好,如一朵娇嫩的百合,在他的身下,层层绽放着她的娇柔与妩媚。

    所以,他就轻笑了一下:“怕什么,昨晚我是什么都看了……”

    他这一笑,唇边带着几许调笑的意味,色气满满。

    白童看着他这脸上色气满满的笑意,脑子莫名的一抽,跟着有些心动神摇。

    再听着他说什么都看了,她颇为娇羞,将头蒙进被子说,嗡声嗡气的说了声:“谁让你看了?”

    她这么说着,有一种颇为吃亏的感觉,凭什么蓝胤要把她全身看光光啊。

    于是,她脑子一抽,嘴硬的回了一句:“不行,你都把我什么都看了,我也得把你看过。”

    她要不看回来,这不多吃亏啊,以后蓝胤再动不动调笑什么都看光了,那能行?

    “童童,你真的要看我?”蓝胤唇边勾起邪肆的笑意,低声问她。

    话都说出口了,白童现在再想改口,也有些来不及。

    再改口,不就是认怂了吗?

    她才不认怂呢。

    于是,白童继续强硬到底:“当然,不能只有你看我,我不看你啊。”

    “好吧,我家童童要看,我只有牺牲牺牲,让你再看看。”

    蓝胤慢条斯理的说着,却是手脚飞快的脱着身上的衣服。

    他刚才起床出去,上身只随便拢了一件迷彩t恤衫,下身就松松的穿着军裤。

    现在,他就这么飞快的脱着。

    “童童,看好了。”他甚至,还很有诚意的提醒着白童:“你不看好,下次你又说我不让你看了。”

    “看就看。”白童从被子中,露着小脑袋,睁着大眼,眼都不眨一下,很有勇气的看着:“谁怕谁啊。”

    就见得蓝胤单身脱掉了上衣,他那健硕的上半身就完全呈现在白童的面前。

    他是军旅出身,他的肌肉并不像一般男人努力健身后所拥有的那样优美而漂亮,他的肌肉是实的,是有棱角的,每一块都紧紧地咬在骨头上面,随着他的动作而整齐地移动和屈伸,甚至令人怀疑是不是连子弹都未必能击穿这样密实而包含力量的肉体。

    可再怎么形容,可事实上依旧是一副血肉之躯,在他那结实坚硬很有力量的身体上,还是布着大大小小的伤疤。

    在白童异样的目光中,蓝胤连带着下身的裤子,也一并给脱得精光了。

    “看够了吗?”蓝胤戏谑的问了一句,站到了白童的身边。

    男子身上浓厚的荷尔蒙迎面而来,白童也看着那贲张的愤怒的大雕雄纠纠气昂昂的立在那儿。

    这时候,白童才终于是后知后觉起来。

    她似乎,犯了点什么错。

    果然,蓝胤已经拉开被子,跟着钻了进来。

    “你……你干什么?”白童忙着往里面躲了躲。

    “你说呢?”蓝胤含糊不清的说着,含着了她的耳垂:“童童,我都让你看个够了……”

    白童能说,她不要看了吗?

    这一次的蓝胤,可没有昨晚那么的温柔和小心翼翼了。

    白童终于是明白到,什么叫不知餍足的野兽了。

    她被蓝胤狠狠的搂进怀中,似乎要揉进了他的骨子中。

    在他的撩拨中,白童的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她只感觉自己如一叶扁舟,在蓝胤的怀中起起伏伏,承受着一波又一波的灭顶快乐中……

    白童彻底的明白,为什么别人说有幸福得合不拢腿的形容了。

    因为,她事后下床的时候,两腿都在打哆嗦,竟站立不稳,险些摔倒。

    幸好蓝胤眼疾手快,一把抱住她,然后,把她抱进了洗手间。

    大概他很满意他的杰作,脸上带着一脸餍足的笑意,白童从镜中看着他这得意的笑容,分外刺眼,狠狠的在蓝胤的腰上掐了一把。

    蓝胤依旧是闷笑,也不恼,开着花洒,替白童清洗着身子。

    白童有些害臊。

    她跟蓝胤再是最亲密的事都做过了,可她也还没有大方到可以让蓝胤帮她洗漱的地步。

    所以,她推着蓝胤:“你出去……”

    蓝胤分明是不放心:“童童,你自己能行吗?”

    “我怎么不行,你出去先。”白童连说带推,将蓝胤给推出浴室。

    “那我就在外面,要我帮忙的时候说一声啊。”蓝胤站在门口,一脸诚恳的说。

    白童嘴硬的道:“不要你帮忙。”

    嘴上虽然强硬,可现在她也后悔不跌。

    她现在是全身都酸软,连抬手都费力。

    她自认,她的体能算好,可是,在蓝胤的面前,她完全是战五渣。

    白童扶着自己酸楚的小腰,还是硬气的自己草草的洗了一下,以免全身汗漉漉的不舒服。

    洗好后,她才拿了一张浴巾,将自己裹好,从浴室中走了出来。

    看着蓝胤向她瞄过来,看着她露在外面的香肩立刻两眼发了光,白童立刻本能的投降:“别来了啊。”

    要是蓝胤再来一次,她一定受不了。

    她也彻底的明白,果真这从不沾荦的男人,一旦开了荦,完全就是食髓知味了。

    “好,我们先吃饭,吃了再来……”蓝胤回答。

    白童吓得脚下一软,险些栽倒。

    两人是早饭和着午饭一块儿对付的。

    煮饭的是蓝胤。

    他可是替白童煮了好几个糖水荷包鸡蛋。

    当他端着这糖水荷包鸡蛋,端到白童的床边时,白童有一种深深的错觉。

    她怎么感觉她象生了孩子做月子的人?

    似乎印象中,老家的那些妇人,生了孩子都是这么半躺在床上,等着丈夫煮了糖水荷包鸡蛋送到床边。

    想着老家,白童才想,她跟蓝胤领了结婚证这事,还没有来得及打电话跟家人说一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