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升家园目录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 第856章 屋子落满了灰尘

时间:2018-06-18作者:影沉沉

    ,精彩无弹窗免费!

    蓝玉山在部队,依旧如以往一样的过着。

    只是,内心深处,他总感觉有些什么地方被遗忘了。

    直到他看着办公室里的那部座机电话,他才恍然察觉,是什么地方被遗忘了。

    他记得,似乎给林小柔留过便条,让林小柔转来打电话给他。

    可现在,这么一段时间过去了,林小柔依旧没有给他打电话过来。

    蓝玉山叫过他的勤务兵,追问着他:“我不在的时间,有不有人打电话过来?”

    勤务兵立刻答道:“所有的电话,我都作了登记,你回来时都第一时间汇报了你。”

    “是吗?”蓝玉山疑惑:“把你的电话登记册给我。”

    勤务兵把电话通迅登记册翻过来,递给蓝玉山。

    蓝玉山看着上面的记录,似乎这些电话,全是各军部之间的联系电话,全是公事。

    “来的电话全登记了?都没有漏掉的?”蓝玉山合上电话登记小册子,不甘心的问。

    “全部都登记上了的,绝对不会有漏掉的。”勤务兵很肯定的回答。

    “好了,没事了,你出去吧。”蓝玉山挥手,示意勤务兵离开。

    勤务兵离开后,蓝玉山独自坐在那儿,伸手摸着自己的下巴,寻思着这事。

    林小柔真的一直没有打电话过来?

    蓝玉山从来不曾为林小柔的事分过心,他感觉,林小柔就象他碗中的饭菜,他什么时候有空了,什么时候端起碗吃就行了。

    可现在,这丫头,居然一直没消息。

    蓝玉山隐隐中感觉有些不对,他得回去看看究竟。

    他告了个假,开着军用吉普车,离开了部队。

    经过半天的车程,蓝玉山把车开回了蓝家老宅,再绕去了旁边林小柔的那个小屋子。

    小屋子中静悄悄的,一切还保持着他当初离去时的模样,甚至,连他留在那儿的便条,被镇纸镇压在写字台上,一动不动的摆在那儿。

    蓝玉山心中升起不好的异样。

    他伸手,在写字台上细细的一抹,然后,举起了手指。

    手指上,沾了薄薄的一层灰。

    很明显,这小屋子,这阵子根本就没有人进来过,林小柔根本也没有回来。

    否则,以林小柔的性儿,怎么会由得这么多的灰尘,落满整个屋子。

    蓝玉山的眉头,轻蹙了起来。

    他一惯对全局,有一种极强的掌控能力。

    可现在,他根本就不会担心的事,居然有一点脱离他的掌控似的。

    在小屋中站了半响,蓝玉山才转身离开。

    坐回吉普车上,蓝玉山慢慢的掏出一支烟,含在了嘴上。

    他的烟瘾并不大,但想问题的时候,他习惯这么抽上一支。

    林小柔上哪儿去了?

    这是他所想的问题。

    他一直认为,林小柔是离不开蓝家的,她那么柔弱的一个女孩子,连说话的声音都不敢大声一点,她离开了这儿,能怎么过?

    所以,哪怕他回部队后,他都没有把这事怎么放在心上。

    他理所当然的认为,林小柔在外面走投无路后,自然而然,会回来的。

    他也笃定,林小柔会回来的。

    可现在,这些事,超出了他的掌控。

    想了一下,蓝玉山终于是想起什么似的,推开车门下车,进了老宅大门。

    蓝老首长已经转院出来,又回这儿来静养,除了他以往的保健医生些,现在又给他配了几名急救医生,各种应急设备也一应俱全。

    蓝玉山进去看望了一眼,蓝老首长似乎又在休息,蓝玉山没有打扰,退了出来。

    刚从房中退出来,谢玉兰这边正从花房过来,看着蓝玉山回来,谢玉兰有些意外:“玉山,你怎么回来了?”

    蓝玉山低声道:“我回来找你,有书房来谈。”

    毕竟,蓝老首长身边的各种照顾护理他的人太多,人多口杂,蓝玉山可不想这些事,让外人知道。

    “好。”谢玉兰也意识到有什么大事,看了看左右,才若无其事的跟着蓝玉山进了书房。

    进书房后,谢玉兰将房门关上,问着蓝玉山:“怎么了?玉山,出了什么事?”

    蓝玉山沉吟了一下,才问道:“你把林小柔弄哪儿去了?”

    他记得上一次,谢玉兰可是说过,要在外面找处房子,把林小柔安排到那边去,让林小柔安心的先把孩子生下来。

    蓝玉山现在就想的是,是不是谢玉兰把林小柔转到别处去了,所以,林小柔才没有回这边的小屋来。

    “我没有管她啊。”谢玉兰有些意外:“你上次,不是让我不要管这事吗?”

    她以为,蓝玉山不要她管这事,是蓝玉山自己私下有别的安排。

    毕竟,这么多年,蓝玉山跟林小柔的事,都一直瞒得死死的,要不是白童把这事抖出来,谢玉兰这个当妈的,都不知道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居然有这事。

    “你真的没管这事?你真的没把林小柔转移出去?”蓝玉山的眉宇,蹙得更紧了。

    谢玉兰听着,也感觉这事情有些严重:“玉山,是出了什么事?难道,你没有另外找地方,把林小柔安顿起来?”

    蓝玉山的薄唇紧抿着:“没有。”

    谢玉兰不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

    在这事上,她怎么就犯了这个错。

    她原本的打算,就是将林小柔给另找一个地方养起来,等她先把孩子生了再说。

    可现在,她跟蓝玉山犯了相同的错误,都误以为,是对方在暗自处理这事,就没有管了。

    “那现在,林小柔在哪儿?”谢玉兰追问着。

    “不知道。”蓝玉山回答:“她的屋子中,很久没人住过了,一直维持着原样。”

    “那她是去哪儿了?”谢玉兰继续追问。

    蓝玉山没来由的烦了。

    他就是不知道林小柔去了哪儿,才来问问谢玉兰情况,结果怎么反过来,是谢玉兰一再追问情况。

    “平时,她有哪些去处?”蓝玉山打听着这个情况。

    只是,看着谢玉兰那茫然的神情,蓝玉山就知道自己问错了人。

    这谢玉兰跟自己一样,根本就不知道,林小柔有哪些去处,他们平时对林小柔,根本就是关心得太少,少得她有什么朋友,能去哪儿都不知道。
小说推荐